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性,不能只有科学   

2016-09-06 06:40:00|  分类: 两性关系,性爱,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82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131

性,不能只有科学

□ 江晓原  ■ 刘 兵

 

□ 真没想到,你也会建议谈一本这种主题的书。不过这种类型的书在我们的对谈中倒也从未涉及过,本着多样性的原则,谈一谈也不无益处。

文人写作,或多或少总要讲究一些技巧。在比较老派的文人那里,如果话题严肃,则文笔可以活泼;如果话题敏感,文笔就要严肃。或者是学术话题可以八卦写法,八卦话题则用学术写法。这些其实也就是兵法中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的意思。在许多中国人看来,性这个话题属于高度敏感,高度八卦,所以通常要用严肃的话语和文笔来谈论它。现在他们看到这本《科学碰撞“性”》,顿生“惊艳”之感——因为它八卦话题还用八卦写法,几乎是“虚还虚之,实更实之”,总之是变本加厉肆无忌惮。

本书作者是一位中年女士,洋阿姨就是大胆,谈论性这样的话题,还敢用如此放荡的文笔。在我认识的中国女作者中,有类似勇气和能耐的,只有两人而已——不过她们的文笔还是要比这位洋阿姨典雅不少。

 

     ■ 你提到了两个问题,一是在表面上直观地涉及写作风格及其与题材的关系问题,你认为此书以八卦写法来写八卦话题,这包含了你对性问题的看法等潜在立场。其二,是隐藏在你说的问题背后,此书的另一特殊性,即科学要素与性研究的结合,包括如何在通俗普及著作中来表现和评价性。

    与你首先关注作者的写作风格略有不同,我读到此书时,更感兴趣的倒是后者,即在当下的文化环境中(包括一般文化环境和性文化环境),如何看待对性的科学研究,以及将此主题转化成普及读物的问题。

     一个突出的感觉是,此书在主体倾向上,仍是更多地站在科学的立场上(尽管带有着强烈的娱乐化导向),把本来极度复杂、与文化、心理、人文不可分割的性问题,过份简单化为用科学手段的研究对象。不知你对此是否有同感?

 

□ 我比较喜欢使用包容度更大的“性文化”一词,“性知识”或“性科学”当然都可以包括在内。在谈论性文化时,一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风格。其中之一,就是将与性有关的种种问题都尽量“科学化”。这个路径不是只有中国才有,西方也一直有,包括某些经典的大师。但是这种风格在中国却有很长一段时间大行其道,在改革开放初期,性学在中国刚刚踏上破冰之旅的阶段,尤其如此。极力强调性的科学性,是试图为性学研究尽快争取到一席合法之地,

现在这本《科学碰撞“性”》,也强调用科学手段研究性,我想应该是作者自己对这方面特别有兴趣之故。她谈到的有些实验或观察,确实别出心裁,比如用磁共振成像仪观察性交时男女双方性器官的变化——这要求两位志愿者在极其狭小的空间内完成性交,但确实突破了以往无法直接观察性交中双方性器官变化的“技术瓶颈”。其实这个实验观察的报导我很早就在别处看到过了。

 

■ 用科学的方法来进行性的研究当然有其道理,但这样做的局限也是很明显的。我在阅读此书时总有一种感觉,即这些研究者似乎只是在以性为对象的“科学”研究中自娱自乐而已,许多研究的内容并非指向更有“实际意义”的应用。毕竟,性科学还是应用指向相对突出的学科。

另一个感觉,就是此书中谈及的这些研究相当的杂乱,这也许是作者有意将不同类型的实验和观察整合到一本书中,但仔细想想,读过这些内容,给读者留下的,也许更多地只是研究的娱乐。这样的娱乐,加上本来就因神秘甚至敏感而强化了其吸引力的性话题,这种读物就市场而言,也是会相当成功的。但对于性科学本身,其普及的功能却肯定不会那么理想。当然书中作者也曾略带自嘲地借被采访者之口为这样的倾向给出了某种解释:“我认为你现在也应该知道科学究竟是怎么回事了。你以为自己知道得很多,可一旦涉及最基本的问题,你就傻了。”

 

□ 事实上,这位罗琦阿姨谈论这些话题时极不严肃,极不认真,几乎是信马由缰。纯粹从写作技巧来说,这也不是可取之道。因为这样的作品会给读者杂乱无章的感觉,读者要想从本书中获得较为靠谱的“性知识”那是不能指望的,读者实际上只能从本书中获得一些关于性的谈资,用来在饭桌上调节调节气氛,或者拍拖时哄哄女朋友(注意,女孩子可不能用这些谈资来哄男朋友哦)。

作者行文中还无谓地穿插了过多的关于访谈人物或社交过程的细节。西方作者在撰写非虚构作品时,确实经常使用这一招,比如“那天,我在杨振宁位于北京的办公室中采访他时……”云云。这一招最常见的作用是用来营造一个生动具体的气氛;也有许多时候是用来自高身价,表示自己和这些大人物有过直接的、面对面的交往。但这位罗琦阿姨在本书中却把这一招用滥了——她在书中插叙的许多访谈或社交过程,对于文章的主题毫无作用。如果一定要我推测她这样做的动机,我只能想到一个——注水,增加文章的篇幅。

 

    ■ 此书把视线主要集中的性与科学研究之上。但是,性,尤其是人类的性,心理的、文化的、人文的方面是绝对无法与之分割开来的。因而,讨论科学对于性的认识,固然是重要的,但脱离开人文只讲性的科学的一面,肯定是极为偏颇而且不得要领的。如果说性科学这个概念作为科学的分析能够成立,那它的研究(主要地还是因为涉及人,尤其又是涉及到性)就恰好是提示人们不能过份坚持科学主义的最好范例之一。

其实就是在此书中,人们在哪怕是夸张地、娱乐地用科学的眼光看待性时,也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当下的科学,对于性这样一个人类至关重要的生活方面,其理解是远远不尽如人意的。当我们只依赖科学来了解人类的性的时候,会不会把人降低为动物?或许,当我们在默认的前提下谈论性的时候,正是承认了性是人类独特地有别于其他动物的本质之一。

 

《科学碰撞“性”》,(美)玛丽·罗琦著,何静芝等译,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6月第1版,定价:35元。



  评论这张
 
阅读(1493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