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反科学文化人谈论学妖与现代化   

2015-07-25 09:12:00|  分类: 学妖,现代化,阿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12年11月2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122)

 

反科学文化人谈论学妖与现代化

 

□ 江晓原  ■ 刘兵

 

反科学文化人谈论学妖与现代化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 本书共讨论了八个与科学文化有关的问题,第一个是“学妖与四姨太效应”,另外七个问题依次是:1、对于当今科学不能解释的现象,以及和当今科学不相容的理论,我们应该持什么态度?2、物理科学的辉煌时代过去了吗?3、应该如何看待民间科学爱好者?应该如何看待伪科学?4、阿米什人和纳西族:今天拒绝过现代化生活是可能的吗?他们的故事对我们有何意义?5、规律可不可以被违背?6、外部世界的客观性问题。7、工业文明(现代化社会)的前景。这七个问题有着相当紧密的联系。相对来说,“学妖与四姨太效应”倒恰恰是最游离于本书主题的,它之所以荣膺作为全书书名的待遇,估计是因为它最容易吸引眼球。田松教授和刘华杰教授,分别执教于北京师范大学和北京大学,可以说都是国内最优秀的中青年学者行列中的成员。他们之所以要讨论这些问题,是因为他们是“反科学文化人”。

 

     ■ 不过,“学妖与四姨太效应”那篇成为全书的标题,虽然可能有你说的为吸引眼球的原因,但它自身还是颇有趣味的。它可以被视为是中国学者在中国特殊的语境和特殊的科研环境和体制下,由中国学者提出的很有中国特色的科学社会学的概念与模型,看上去虽然有些另类,但与现实相关联,对于人们理解当下中国科研运行的某种特征,是颇有启发意义的,也可以说是中国学者原创式的科学社会学贡献。

     而另外七篇对谈,我以为,大致反映了这两位学者近些年来关心的主要问题和研究兴趣,包括对科学主义、现代化、发展问题、客观性等的解构性的思考。而这种与当下社会上甚至于学术界那些“主流”而且声势强大的研究观念与立场颇为对立的思考,对于更广泛的读者来说,其价值显然更不可低估。

 

  □ 他们关于“学妖”的提法和概念让我很感兴趣。本来在我们习惯的语境中,“妖”字的意义通常总是负面的,比如“妖魔鬼怪”、“兴妖作怪”、“妖形怪状”等等,标题中将“学妖”与“四姨太”并列,其贬斥之意也是明显的。然而在论述中,他们对学妖似乎又有正面的评价。刘华杰说:“学妖是中国当前学术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在同行评议中担负重要角色,在学术民主、资格评定等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而当他将学妖与“麦克斯韦妖”、“拉普拉斯妖”联系起来时,“妖”在这里就几乎变成“magic”这样的意思了,“学妖”岂不就是“神奇学人”?事实上,按照华杰的定义,今天中国学术界的许多重要人物都可以算学妖了。他们在“学妖”这个问题上的这种矛盾状态,似乎是有着某种深层的原因的。也许,今天中国的学术界,本来就是有着某种“妖气”或“妖氛”的?

 

  ■ 呵呵,这首先应该是与他们两人的科学背景相关,特别是与田松的物理学背景相关。物理学中的“麦克斯韦妖”,其本意,就是那个神奇的操纵者。而“学妖”的正面或负面的功能,则是在其面对中国科研环境、制度和运作方式的现实分析中得出的。这种“学妖”的概念,并不仅仅适用于中国,在国外的科学界,在某种程度上,也有部分的适用性,只是中国的情形比较极端而已。至于你说的“矛盾状态”,我想,倒也真与当下现实中的“妖气”和“妖氛”颇为吻合。

  当我读到本书中其他对谈时,还是会再次被他们的思考和表达所吸引,其中有不少内容我们这个圈子中只有他们俩最有资格来谈,比如,在涉及现代化问题时,对于美国的阿米什人和中国的纳西族的讨论。就正是他们两人曾有深入研究的问题。

 

  □ 是的,在“妖”和四姨太这样的开胃菜之后,两人很快进入了本书的主题——对现代化的反思。这种反思,在科学主义的“妖氛”长期统治的领域,不仅非常必要,而且是批判唯科学主义之后必然会进入的思想阶段。

  美国的阿米什人和中国的纳西族人,是两个相当典型的例子。前者极力抗拒现代化,这种抗拒虽然不是完全成功,外部世界也很少有人愿意追随,但他们仍然用自己的方式顽强生存下来,成为现代化沙漠中的一块绿洲(我猜想这是田松愿意使用的比喻,但在科学主义者眼中,也许更愿意说成是现代化绿洲中的一块沙漠)。而纳西族人的意义,主要在于他们曾经是另一个非现代化文明。这样的文明本来在世界上非常之多,但几乎都难逃在现代化冲击下崩溃的命运,纳西族人似乎也未能例外。纳西族人传统文明崩溃前夕(或崩溃过程中),田松对它进行了深入考察。这种来自现代化世界的考察降临在纳西族人身上已有上百年了,但田松在这些考察者中非常与众不同——因为他是一个对现代化世界持强烈批判态度的人。而他对纳西族人传统文化的考察,又反过来增强了或丰富了他对现代化的批判。纳西族人昔日的文化,为田松的现代化批判提供了某些思想资源。

 

  ■ 这些关于现代化问题的讨论,对更多的受众具有启蒙意义。这两位对谈者一些特有的背景,构成了他们这本对谈的重要基础。田松做博士论文开始研究纳西族的自然观,现在已发展为更系统地对现代化和工业文明的批判,他在这方面众多兼具大众阅读趣味与学术文本思辨的系列文章,脍炙人口,流传广泛,他的一些文章的标题甚至在我们这群人中成为某种“典故”。而华杰从一个坚定的科学主义者转变成为一个坚定的反科学主义者,并极有特色地以突出关注博物学且身体力行地实践博物学观察论述而著称。他们持有与当下主流的发展观不同的立场,又有他们各自专业研究中的特殊关注,使得他们在思考和谈论现代化的种种问题时,既有理论的把握,又有实例的支撑,而不只是空泛地议论。这恰恰是这本生动的对谈集最突出的特色之一。

 

  《学妖与四姨太效应》,田松、刘华杰著,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2年8月第1版,定价:20元。

 

 

  评论这张
 
阅读(6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