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美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国家安全”?   

2015-06-19 09:28:00|  分类: 冷战,军备竞赛,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

 

美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国家安全”?

——石海明《科学、冷战与国家安全》序

 

江晓原

 

美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国家安全”?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称“美国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激起了一片“凭什么”的质疑声浪。美国其实从来也没有真正“领导”过世界,所以奥巴马的宣言,在世界已经趋向多极化,而中国正在和平崛起的今天,听起来仿佛是生活在幻觉之中的人所发。

  恰好此时石海明博士的《科学、冷战与国家安全——艾森豪威尔政府外空政策变革(1957~1961)》一书问世。石海明博士在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获得博士学位,本书就是在他的博士学位论文基础上形成的。本书研究的虽是美国上个世纪50年代后期外空政策变革的个案,却也有助于读者了解美国是在怎样的心态下试图“领导世界”的。

  世界上想当“领导”的人很多,通常出于下面三种动机:

  一、寻求权力带来的好处,目的是谋私。

  二、寻求安全感,因为掌握权力之后往往使别人不容易加害于自己,而自己却拥有更多加害于别人的能力和条件。

  三、无私奉献,愿意承担义务而为人民服务。

  前两种动机经常交织在一起,很难明确区分。出于第三种动机的情形,在日常生活中还是有的,但处在国与国的关系中时,通常政治家很难说服自己国家的人民同意自己这样做。这种情形,倒像是中国儒家政治理想中对古圣先贤的期许,也许孟子心目中的“齐桓晋文之事”,约略近之。

  那么奥巴马宣称“美国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是出于哪种动机呢?

  石海明博士的书,正好可以帮助我们作出判断——或者说为全世界有识之士早已作出的判断提供一个证据。

 

  石海明博士在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求学期间,好学深思,勤奋刻苦,笔耕不辍,成绩斐然。他大量使用美国各部门的解密档案,包括美国国防部、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中央情报局的解密档案。这些档案主要可见于Digital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ference System两个数据库中,中国国家图书馆和几所大学的图书馆已经购买了上述两个数据库。石海明博士以极大的耐心和毅力研读这些解密档案,同时还大量阅读已经公开出版的相关史料。在此基础上,详细描述和分析了前苏联人造卫星上天后,在世界范围内引发的剧烈反应,和美国国内多方政治博弈中导致的外空政策转向及美苏大规模军备竞赛的开启。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世界分成两大阵营:以前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和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上个世纪50年代,冷战方殷,双方用直接军事冲突之外的手段激烈争夺。冷战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要向世人证明,自己阵营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比对方的优越。

  怎样才算优越呢?国强民富当然应该是根本指标,但“科学技术先进”同样是最重要的指标之一。所以当苏联领先一步,于1957年10月4日成功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之后,社会主义阵营一片欢腾,意气风发。当时苏联、东欧社会主义诸国和中国的报刊杂志上,以文章、诗歌和漫画等形式,联篇累牍地对这一成就进行激越赞颂和引申发挥。这次人造卫星的发射被视为苏联科学技术比美国领先的象征。而这种反应背后所暗含的逻辑是:证明我们的科学技术比对手先进,就证明了我们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也比对手先进,就可以在冷战中坚定我方信心,提升我方士气。

  有意思的是,上述逻辑是当时冷战双方都同意的,所以苏联人造卫星的发射,也被美国政客用来批评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外空政策。

  艾森豪威尔本来是不赞成和苏联阵营搞军备竞赛的,他主张优先发展经济和改善民众生活,这不仅符合在二战废墟上重建家园的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也应该是全球发展的正确方向。但他的政敌、当时尚属在野的肯尼迪等人,一直不赞同艾森豪威尔的上述主张,苏联的人造卫星给了他们一张王牌,使他们得以对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军事政策和外空政策发起更为有力的攻击。

  在这种攻击中,他们经常拿“国家安全”来说事。在他们看来,苏联在人造卫星方面的技术领先,极大地威胁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为了应对这种批评,美国国务院对外发布了宣传手册《外空入门》,解释苏联人造卫星并不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形成技术上的威胁,艾森豪威尔为手册写了序,序中仍然强调“我们发展的是和平的空间技术”。

  但是肯尼迪方面的观点看来还是占了上风,随着他当选总统,恰好又遇到苏联宇宙飞船载人上天的刺激(1961年4月12日),更是火上浇油,肯尼迪急切地表示:“如果有人能告诉我如何赶上去……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很快就有人告诉肯尼迪如何赶上去了,办法是两步棋:

  一是搞出一个比苏联加加林上天难度更大的航天行动,来证明美国的科学技术比苏联的优越。“阿波罗”登月工程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台的,这个工程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个政治工程,而不是许多普及读物中经常渲染的纯粹的“科学探索”行动——当然它需要用到科学技术作为工具。目的是在前述冷战双方都同意的逻辑下,以这样的象征性成就,来证明美国的科学技术比苏联优越,从而也就证明美国的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比苏联优越。

  第二步棋,就是开启大规模的军备竞赛。

 

  肯尼迪心目中的美国“国家安全”到底在哪里呢?“肯尼迪坚持认为,安全只存在于更多的核弹头和更多的远程弹道导弹中。”他的这个幼稚想法,此后半个多世纪,至今仍被许多美国政治家奉为圭臬。这是一个唯科学主义的安全观,和以前毛泽东批判过的“唯武器论”有相通之处。

  这种安全观强调自己在全方位的优势和控制地位,如果别人在某个事情上领先了,或者仅仅是接近自己了,就毫无例外地被视为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挑战和威胁。所以持有这种安全观的美国,不可能容忍任何别的国家的崛起——哪怕这个国家只是在经济上开始崛起,其总体军力还远远小于美国时,美国就将不能容忍。

  如果是一个持有这种安全观的美国,宣称“还要领导世界一百年”,你说它的动机是什么呢?它又凭什么来“领导”呢?

  在这种安全观里,人心的向背完全被忽略了。在历史上,依靠武力和装备的优越建立的帝国有过不少,最后都难免灰飞烟灭,原因何在?不是因为它们在技术上被别人超越了,而是因为它们失去了人心。两千年前,孟子已经对这种情形做过精彩的说明:

  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叛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叛,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就国家安全而言,技术装备当然也不能落后,但仁义不施,人心不向,就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全,更不用说“领导世界”了。

 

2014年6月4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评论这张
 
阅读(7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