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梁二平神游在地球两边  

2013-01-18 13:54:00|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10年10月8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97)

 

梁二平神游在地球两边

 

□ 江晓原  ■ 刘 兵

 

梁二平神游在地球两边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 大约十年前,我发现有些古地图颇具装饰效果,就尝试用它们做电脑壁纸——我现在的电脑壁纸就是一幅神秘地图。此后我在国外参观各种博物馆,总要找馆中陈列的古地图拍几张照片。我当然无意研究古代地理,只是欣赏它们的装饰效果。去年我的《欧洲天文学东渐发微》一书出版,出版社问我对封面的意见,我提供了一张古地图,建议作为装饰,不料被告知“地图乃敏感之物,弄不好要出事情”,遂作罢。现在看到梁二平这两本书:《谁在地球的另一边》和《谁在世界的中央》,里面收集了上百幅古地图和海图,那还不敏感死人啊?

 

  ■ 关于说地图在出版中是敏感之物的说法,我也曾听说过,这大约因为地图总是与国家、政治、主权等一系列东西相联系之故吧。因而,在读这两本书时,我倒是也曾想过这个问题呢。可是,对于研究地理史,或者研究地图史的学者来说,在这样的限制下,又如何发表研究成果呢?这个问题我也一直没有想通。

  除了研究之外,相关研究的普及也是一个相关的问题。这两本书还是颇有可读性的,我也没有专门研究过地理史或地图史,但就阅读印象来说,我觉得,对于以地图作为切入点来向公众普及地理史以及一般历史,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做法,而且是很有文化感的知识普及,更何况这样的书,又很自然地兼有了图文并茂的特点。

  这两本书的作者,并不是专业的地理史研究人员,但从书的写作来看,他确实又是花了极大的力气来做这件事的。如果这件事做得好,既有可读性,有文化,又有学术质量的保证,那也许能对我们以前曾谈过的“民科”(此处纯系中性意义,毫无贬意),或者换个更中性的措词,即业余研究者的问题,会有一些新的启发吧?

 

  □ 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值得我们认真讨论一下。

  我一直对“民科”、“民历”持宽容乃至欣赏的态度。尽管这种态度会招致两方面的批评或批判。

  一方面当然是来自科学主义者的批判,科学主义者因为坚信“科学神圣”,所以认为任何对科学知识的言说都必须先有“资格”——最好是由他认定的;而且这种言说在任何场合又都必须“准确”——仍然是由他认定的。而“民科”既无“资格”,又不“准确”,就必须在讨伐消灭之列。主张对其宽容,就要被批判。

  另一方面则是来自某些“民科”、“民历”的批评,认为我这种所谓的“宽容”只是高高在上的怜悯,仍然是精英主义傲慢的表现形式。他们中许多人希望的是,立刻得到主流科学共同体、主流历史学界的高度认同和接纳,承认自己是一颗耀眼的新星。

  而我最欣赏的,就是不屑寻求“主流”承认和接纳,同时也不狂妄自大,而是淡定自如乐在其中的“民科”和“民历”。若梁二平者,正是如此。

  收藏古地图的人,很容易萌发对历史的研究兴趣。梁二平这两本书,先后由同一出版社出版,从装帧设计方面也将它们处理成姊妹篇,但实际上这两本书还是有相当大的差别。《谁在地球的另一边》是以他多年收集的古代地图、海图为基础,通过介绍这些图,展示了古人如何逐渐认识了我们的世界。而《谁在世界的中央》的重点是讨论“古代中国的天下观”,地图只扮演了一个配角。

 

     ■ 就此问题,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尽管在现实中,你说的两方面的问题依然非常普遍地存在。

  你说到,收藏古地图的人,很容易萌发对历史的研究兴趣。其实这个范围还可以更大,收藏各种古董的人,如果真是认真地收藏和把玩,而不仅仅是为了升值发财,也大多会对历史产生相应的兴趣,并有所“研究”。就算是那些以“发财”为目标而玩收藏的人,要想真正达到目的,必要的历史知识也同样是不可缺少的。因此,我们或许可以说,在古董收藏热非常普及的今天,实际上为“民历”准备了比较理想的可能性空间。

  但是,在广大的收藏爱好者当中,能够把自己的研究写成书,与他人分享,而且能够做好这点的,实在还没有多少人。也正像你说的,这两本书的作者梁二平先生,正是能够做到这点而且能够淡定自如乐在其中的人。

  如果推而广之,能够对科学有关的事感兴趣(这在少量情况下也可与收藏有关,而在更多的情况下,可以有更广泛的类别,例如,观鸟就是其中之一),这也同样可以成为关心、思考甚至“研究”科学的某种“民科”。这里,说“民科”二字,同样不带贬意,例如,我们的朋友刘华杰本业是北大的科学哲学教授,但因其热爱植物,也出版了几本植物方面的书,他就多次坦称自己在植物方面是“民科”。

 

  □ 在将自己的研究“与他人分享”这一点上,“民历”有时甚至有优于“主流历史学家”之处——因为“主流历史学家”如果时时处处意识到自己的“主流”身份,就会端着身架,“普及”就经常做不好。而“民历”则无此精神负担,自己研究有所得,欲与他人分享,即便在“主流历史学家”看来卑之无甚高论,但娓娓道来,平易亲切,有时会成为很好的大众阅读文本。近年当年明月等人的通俗历史书籍大受欢迎,我想也与这一点有关。

  梁二平的可取之处,至少可以举出两端:其一,态度认真,是下了很大学习功夫的,故我披阅两书,尚未发现硬伤或外行话,这对于一个业余研究者来说,确属难能可贵。其二,梁二平作为记者,文字功夫确实很好,故这两本书读起来趣味盎然。其中有些文字上的小技巧、小情调,十分可人。比如谈论鸿沟的一节,介绍了一些楚汉相争史事,结尾处暗用屠洪刚唱的《霸王别姬》一曲,不知者看着也很不错,知之者则会心微笑了。

 

  ■ 看来,在这两本书的评判方面,我们的立场和看法是基本一致的。我也觉得,与目前市场上类似的书相比,这两本书的特点,除了具有可读性之外,有文化,有品味,应该是其超出那些过于追求畅销的形式而多少带有一些恶俗感的作品的明显不同之处。而在目前为数众多的更为标准的“科普”书中,像这样的作品却很少见。这也再次表明了,作者的个人兴趣、个人修养、个人品位,以及非官方、非意识形态导向的写作和出版,是优秀普及性作品的重要前提条件。

 

 

  《谁在地球的另一边——从古代海图看世界》,梁二平著,花城出版社,2009年7月第1版,定价:48元。

  《谁在世界的中央——古代中国的天下观》,梁二平著,花城出版社,2010年6月第1版,定价:52元。

 

 

 

  评论这张
 
阅读(86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