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科幻文学没必要追求“重返主流”——专访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  

2012-04-02 14:15:00|  分类: 好发议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12年3月25日《深圳晚报》

 

科幻文学没必要追求“重返主流”——专访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

 

深圳晚报记者 李福莹

 

科幻文学没必要追求“重返主流”——专访上海交通大学江晓原教授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近日,刚刚出版的2012年第三期《人民文学》杂志,以专题形式刊发了刘慈欣的4部短篇科幻小说:《微纪元》、《诗云》、《梦之海》和《赡养上帝》。这一事件引发了“时隔30余年,科幻文学重返主流文学界”的评价,媒体躁动,评论家热捧,科幻迷倍受鼓舞,似乎此事对科幻文学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荣耀。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江晓原教授却对这一现象保持冷静:“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当然是一流的作品,但至于是否重返了主流文学界,我认为还不能简单论断。”

  在江晓原看来,大部分人都未认识到科幻文学的思想价值,囿于“有无被主流文学认可”的局限,认识始终停留在“科幻多提供了一种文学样式”上,这是对科幻文学的一种低估。科幻文学并不需要主流文学的承认,它能够建立自己的独立价值。对其他事物的反思,可以由很多文学样式来承担,但对科学技术的反思,只能由科幻文学承担。

  早在2007年,江晓原在第二届国际科幻·奇幻大会(中国成都)上发表主题演讲时,就提出科幻有三重境界:一、科学境界,这是“呼唤”、“讴歌”科学技术的;二、文学境界,让科幻作品摆脱“科普”的初级身份,寻求主流文学的接纳;三、哲学境界——也是科幻的最高境界,主要表现为对科学技术的反思,思考科学技术的滥用及其自身的负面作用。在国外,至少在19世纪末开始,迈向第三重境界就是科幻的主流;在国内,20世纪90年代之后,大部分科幻作家与时俱进“与国际接轨”,也已经进入这一“反思”的境界。

  江晓原说,“科幻重返主流文学”其实是一个伪命题。很多严肃文学作品,哪怕销售量很差,也是一批人心目中的主流殿堂;而像金庸的武侠小说或《鬼吹灯》这样在市场上表现很好的作品,仍被认为登不上大雅之堂,不能被归入主流文学,科幻文学也遭受着类似的待遇。无论是市场销量的表现,还是在严肃文学界,科幻文学从来就没在国内主流文学殿堂里待过,何谈“重返”?更何况,基于科幻文学具有独立价值这一层面,科幻文学根本没有必要追求“重返主流文学界”。

 

对话江晓原:《三体》放到国外也毫不逊色

 

  深圳晚报:在玄幻、魔幻、穿越小说如此火热的今天,有人说,科幻小说成了陪衬,您认为呢?

  江晓原:我不认可这种说法。至少在科幻小说爱好者心目中,玄幻、魔幻小说等都是科幻的陪衬,是科幻的“变种”。像刘慈欣写“三体”系列,需要相当多的科学知识支撑,而玄幻、魔幻等小说的作者,几乎很少做科学的功课。

 

  深圳晚报:刘慈欣曾说,好的科幻作品要经过市场检验,您的标准又是怎样的?

  江晓原:作为一位作家,刘慈欣这样说有他的道理,但我有我的标准。一部科幻小说好坏,我的标尺是“思想性”,完全不会考虑市场的反应。

 

  深圳晚报:为何会建立这样的“标尺”呢?

  江晓原:我的理由是,对科学技术发展进行反思,只有科幻小说才能做到。改革开放之前,一直推至清朝末年,国内对科学技术是以讴歌为主的。在西方,凡尔纳便是这个“讴歌”旧纲领的代表。从19世纪末开始,科幻作家所遵循的是另一种新纲领——反思科学给人类带来的问题、困惑和灾难。如今中国科幻也正在与国际接轨,科幻电影和科幻小说不是为了科普而存在的,而是为了反思科学。

 

  深圳晚报:刘慈欣是公认的“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其“三体”系列被封为“当代最优秀的长篇科幻小说”,也中国本土原创科幻作品中在市场上表现最成功的。您如何评价他的作品?

  江晓原:刘慈欣是一个特殊的作家,为何这么说呢?因为在大多数科幻作家都接受了“反思纲领”时,他始终相信科学技术能够解决人们的问题,他是唯一一个不在“反思纲领”之下创作而取得成功的作家。

 

  深圳晚报:您刚才说过,喜欢在“反思纲领”之下的科幻小说,而刘慈欣的创作并不在这个纲领之下。

  江晓原:我所说的思想性,并不意味着绑定在“反思纲领”上。刘慈欣的作品注重对人性的拷问,可以说是另一种并行不悖的纲领。比如史蒂芬·金也喜欢对人性的拷问,对人性经常是“严刑拷打”。但刘慈欣比史蒂芬·金更硬,更具科幻色彩。而他拷问的结果是悲观的。

从早年创作到现在,刘慈欣越来越悲观,使得他客观上越来越靠近我所说的“反思纲领”所带来的悲观色彩。尤其是“三体”系列中,这两个纲领有某种殊途同归的味道。

 

  深圳晚报:听说刘慈欣的“三体”系列,是为了图解您和他做的一次“思想实验”?

  江晓原:这种说法当然是夸张的,但他确实把我们所做“思想实验”的场景,在“三体”系列中呈现了不止一次。2007年8月,我和刘慈欣在成都“白夜”酒吧做了一次对谈,说实话,我们的观点是直接冲突的。刘慈欣当场提出了一个“思想实验”:

  假如人类世界只剩下刘慈欣、我,还有当时为我们对谈作记录的美女王艳。我们三个携带着人类文明的一切,必须吃了王艳才能生存下去。刘慈欣的答案是“毫不犹豫地吃”,他认为宇宙的全部文明都集中在我们俩手上,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不吃的话,这些文明就要随着这个不负责任的举动完全湮灭。

  而我的答案是“坚决不吃”,因为我觉得不吃比选择吃更负责任。如果吃,就是把人性丢失了。人类经过漫长的进化,才有了今天的这点人性,我不能就这样丢失了。我想到影片《星际战舰卡拉狄加》中最深刻的问题:“为什么人类还值得拯救?”我们吃了王艳就丢失了人性,一个丢失了人性的人类,就已经自绝于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还有什么拯救的必要?

  这段对谈有着相当重要的象征意义。刘慈欣的立场并非毫无道理,但这确实表明他是一个强烈的科学主义(技术主义)者。

 

  深圳晚报:中国科幻小说在世界这个平台上同台竞技,是否可以和世界上最好的科幻小说抗衡?

  江晓原:整体实力是弱的,但刘慈欣的科幻小说像一朵奇葩,“三体”系列即使放到国外也是毫不逊色的。

  被认为是中国当今最优秀的三位科幻小说作家之一的韩松,在看完《三体III:死神永生》之后的评语是:“叹服,太伟大!刘慈欣这部小说……把我们写的那些科幻小说碾得粉碎。”他甚至在科幻小说四个字上加了双引号(好像与刘慈欣相比,其他人写的那些简直就不是科幻小说了)。一部作品被同行如此推崇,实属罕见。

 

 

  评论这张
 
阅读(1023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