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史斌《电报通信与清末民初的政治变局》序  

2012-12-29 18:21:00|  分类: 二化斋书前书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2

 

史斌《电报通信与清末民初的政治变局》序

 

江晓原

 

史斌《电报通信与清末民初的政治变局》序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史斌是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由我指导的博士研究生之一。史斌最初给我的印象,是成熟、懂事、整洁,但又不是工于心计或城府甚深的那种,而是坦诚开朗的。总之一眼就看得出是个好小伙子。我几乎将先师席泽宗院士昔日指导我的光景完全照搬到史斌身上——除了指导一下大方向,一切都听任他按照自己的兴趣和心思去研究。

  最初他考虑过一个论文题目“阿波罗登月骗局说”,来找我商量,看是否可行。这个题目我也觉得非常有意思,但作为博士论文题目是否可行,却不是轻易能够判断的。当时我建议他先花功夫调研,如果调研的结果使他相信此事真有可能是骗局,就用作博士论文题目;如果调研后他判断此事不可能是骗局,就放弃这一选题。过了一段时间史斌向我汇报:调研的结果使他相信,阿波罗登月不是骗局。于是不再考虑这一题目。不过史斌这一番调研功夫并未白费,也获得了一个小小的学术成果,即他后来和我联名在《自然辩证法通讯》杂志上发表的题为《阿波罗登月质疑与公众科学话语反思》的论文。

  史斌学业认真,兴趣广泛,不久他的目光又投向了清末民初的电报问题。关于此事已经出现过不少论著,我说你要想再做这个题目,得有明显的胜出前人之道,才可以站得住脚。我知道当时“盛宣怀档案”方在整理之中,主其事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熊月之教授,遂与熊教授联系,承他善意,惠然允许史斌前去使用尚未对外公开的“盛档”。史斌从2009年起正式接触“盛档”,他深知此一机会得来不易,很快就一头钻了进去。我知道以史斌的勤奋严谨,有机会钻研尚未对外公开的“盛档”,明显胜出前人之道已具,博士论文的选题“电报与清末民初的政治变迁研究”也就顺理成章地确定下来了。

  此后,史斌顺利完成论文、顺利通过答辩、顺利获得学位,一切都如我所预期的那样,毫无悬念地完成了。在这过程中,史斌付出了艰巨的努力,显示了极好的学术素养,我则几乎什么都不用操心。我不止一次对朋友感叹:遇到史斌这样的学生,那真是太省心啦,他真正就是self-taught的。看到自己这么省心,我有时甚至暗暗有点惭愧和不安呢。

 

  本书就在史斌博士论文的基础上修订充实而成。如果说这是迄今为止关于清末民初电报问题最完善的研究成果,应该不算太夸张。

  做科学史研究,有内史、外史之分。内史者,顾名思义,是研究科学技术“内部”的事情,这里有一点科学技术的所谓“专业门槛”。外史则主要是科学技术与“外部”的社会文化、政治军事、思想传统等等方面的互动关系,这往往会和历史学研究接壤。但科学史研究的特殊性在于,脱离了内史的外史研究是很难立足的,因为科学技术的许多事情不从内部先搞清楚,外史研究就没有可靠的基础,有时甚至会导出错误的结论。通常历史学研究者都会有意无意地回避那些比较“硬”的(一般来说就是数理程度比较高的)科学技术史内容,原因就在这里。

  具体到清末民初的电报这件事而言,其内史部分,虽然去今未远,却已经极少实物遗存,以前也很少见到详细的技术资料,再加上“专业门槛”的限制,所以先前的研究者往往语焉不详或有所回避,而将注意力集中在外史,即通常形式的史学研究上。但这些外史研究也往往因材料的局限而未能全面。

  史斌在此书中,充分利用“盛档”所提供的丰富史料,大大推进了这方面的研究。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首先是在内史方面。由于盛宣怀和中国电报事业的特殊关系,而且他留下的档案极为完备,殆近巨细靡遗,这就使史斌得以详细考察这一时期电报技术在中国的传播和应用情况,他的研究包括许多前人未曾涉及或深入的内容,如当时中国各电报局实际应用的几种电报机型,各机型的功能、参数、异同优劣,以及当时中国各电报局所雇佣的“洋员”(外籍员工)的作用,等等。这些问题的深入研究,完全是因为有了“盛档”中所提供的详细资料,才成为可能。

  其次,在电报引入中国之后,任何一次重大政治事件或军事行动都不可避免地与电报有着密切联系。这原本是前人已经有过较多研究的方面,但由于“盛档”提供了许多以前不为人所知的详细史料,史斌也得以将电报在“甲午战争”、“庚子西巡”、“东南互保”、“宋教仁案”等重大历史事件中所起到的重要作用进行深入的阐发,这集中体现在全书最后的四章。这四章为电报与近代中国历史——特别是政治和军事领域——的密切关系,提供了一系列典型的历史个案。

 

  史斌入我门下数年之后,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他原来和我还有一项大大的同好。那天他和我指导的另一个博士穆蕴秋小姐来我书斋聊天,谈话是海阔天空随意所之的,不知是什么契机,触发他们两人开始回忆各自中学时代迷恋电影的种种细节和趣事。这两人的中学时代,一个生活在云南,一个生活在内蒙,堪称天南海北,但是他们迷恋电影的种种光景,却真是异曲同工。我在一旁听他们絮絮道来,趣味盎然,听之不倦。我也已经迷恋电影多年,但据他们二人中学时代的故事,他们虽是后辈,但作为影迷却比我资深——在他们念中学的时代,我还没有开始亲近电影呢。

  上面这段趣事,具有相当的象征意义,因为穆蕴秋和史斌,后来都开始将电影和学术联系起来,这或许可以算我对他们直接或间接的指导。穆小姐后来以研究幻想作品的论文《科学与幻想:天文学历史上的地外文明探索研究》获得博士学位,并和我联名发表了一系列与科幻电影有关的学术论文。史斌毕业后去了杭州的高校执教,他在学校开设了公选课《科幻电影与科学文化赏析》,戏言这是“尝试着作一个小小的科学文化人”。

  眼看着学生们一个个毕业离开,到天南海北的地方工作、安家、成长,我也一年年老去,虽然以我现在的年龄,要讲“老怀弥慰”之类的话,可能会被人指为矫情、装老,但看到学生们的成长,我内心确实是非常愉悦的。

  师生间之际遇,殆如男女间之恋爱,要讲缘分。遇有缘者,在学时可教学相长,毕业后在师友之间,理想状态,莫过于此,若史斌者,可当之矣。

 

江晓原

2012年8月8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与科学文化研究院

 

 

 

  评论这张
 
阅读(87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