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有一个话题,讲一百遍也不够  

2011-01-22 13:59:00|  分类: 江晓原出版书籍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11年1月21日《文汇读书周报》

 

有一个话题,讲一百遍也不够

 

江晓原

 

有一个话题,讲一百遍也不够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2002年秋季,当时的《文汇读书周报》和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双方领导来找我,说他们打算合办一个定期版面,希望我来主持,这个版面的全部稿件都由我负责组织。我一听,这不就变成编辑了吗?由于在这类文化工作方面,我对还没有尝试过的新玩意都有兴趣尝试,想到以前自己总是给各种出版社、杂志、报纸等扮演“作者”的角色,还从来没有扮演过“编辑”的角色,何不趁此机会尝试体验一番?于是就答应下来,版面的名字就叫“科学文化”,定于每月的第一个周五出版。因为只是一个月一次,这样的工作量我是可以忍受的。

  不过当时我提出了两个条件,双方领导也都非常开明地同意了。这两个条件是:

  一、版面上评论、推介什么书,完全由我决定,出版社和报社不得“布置任务”。

  二、版面上评论、推介的书中,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的书,和其他所有出版社的书一样,不享有任何特殊地位。

  我之所以要提出这样两个条件,当时的主要想法,就是对于这个标明为“特约主持江晓原,《文汇读书周报》·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合办”的版面,我必须努力避免它成为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书籍软性广告场所的嫌疑。

  真没想到,这个版面竟一做就做了九年!当年报社负责这个版面的美女责编,后来升任报社领导,后来又调走了,报社领导已经换了几次,出版社的领导也换过了,但是双方合作的这个版面,却一直保持下来,从无异议。这个版面甚至还得到过上海市新闻出版局的通报表扬。

  现在看来,也许我当年提出的第二个条件,对这个版面起了积极作用——几年以后这个版面就逐渐有了一定的品牌效应,它被不少书业和媒体人士关注,有些出版社和作者甚至开始以自己的书曾在这个版面被评论过为荣。

 

  在我开始做“科学文化”版面时,我找到多年老友刘兵教授,和他一起开始做这个版面上的“南腔北调”对谈专栏。从“科学文化”版面第一期——开始于2002年10月——就有这个专栏。

  专栏的名字“南腔北调”原是随意起的,因为刘兵在清华,我在上海交大,一南一北。没想到这个专栏竟也一谈就谈了九年。一个专栏持续九年本身就是相当罕见的——它的持续时间之长超过了我们两人曾经写过的任何专栏。而同时,“对谈专栏”则更加罕见。

  采用“对谈”形式的文章当然早已有之,不过许多这种文章其实都是一个人写的,只不过作者将自己的话分派给甲、乙口中而已。但我们的对谈是真正的“对谈”,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是对谈中的“不确定性”——我们的对谈每次都是先由我开始写一段发给刘兵,然后他添加一段再发回给我,我再添加一段发回给他,如此往复多次,直至由他结尾。与平时人们谈话一样,我说话的时候,虽然对他的反应会有所预期,但是并不能确切知道他会如何回应,比如是赞成还是反对我刚才说的。由于我们的这种对谈形式保持了交谈讨论中的不确定性,也就体现了思想交锋中的某种鲜活气息,这或许是这个专栏受到一定读者群欢迎的原因之一。

  我们思想交锋的另一个特点,是我们两人都深韪“君子和而不同”之旨。虽然我和刘兵已经是将近30年的老友,而且我们的友谊在圈子里是出名的,但我们两人迄今仍在许多问题上有不同看法(比如关于女性主义),我们在对谈时不时各抒己见甚至发生争论。观点虽有不同,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之间融融洩洩的交往,我们的讨论乃至争论也是和风细雨的,古人所谓“君子和而不同”,我猜想应该就是这样的光景。

 

  复旦大学有一位著名教授曾对我说:你和刘兵的“南腔北调”专栏,我经常看,不过我发现你们的观点和立场,最后似乎总是归结到反对唯科学主义上去。这位教授的话,曾经引起过我的若干思考。确实,在反对唯科学主义这一点上,我和刘兵的基本立场是完全一致的,这种立场当然会反映在我们的对谈中。那么,这种立场是不是表明一次之后,就没有必要再次表明了呢?

  以前曾经有过所谓“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之说,这我们现在当然早就不再讲了,但一个正确的道理,显然并不是讲过一次就无需再讲了,因为需要针对不同的事情、不同的对象、从不同的角度而反复阐述。

  考虑到唯科学主义在中国是何等的根深蒂固,何等的深入人心,它仍然影响着许多人的思想。所以反对唯科学主义这个话题,在今天就是再讲一百遍也不够。就我们的专栏而言,层出不穷的一本本新书,就是不同的话题、对象和角度。我们需要针对这层出不穷的一本本新书,作出源源不断的一次次新评论。

  被“南腔北调”讨论的书,既不是我们批评的对象,也不是我们赞扬的对象——尽管批评和赞扬都会出现在我们的对谈中,它们是我们“讨论”的对象。至于讨论哪一本书,每次都是我和刘兵共同商定的。我们的选择标准是:这书本身具有一定的思想性和学术性,同时又有一定的阅读趣味——当然这只是我和刘兵的趣味。

  九年来,在“南腔北调”中被讨论过的书,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瑞士、印度、丹麦、墨西哥、古希腊,当然还有中国作者的著作。这些著作基本上可以被归入一个大类,即“科学文化”——包括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幻想、科学社会学、科学编史学等等领域,但凡涉及科学与社会文化的互动关系、涉及对科学技术进行反思、涉及科学传播或公众理解科学的书籍,都有可能成为我们讨论的对象。

  这个专栏中的文章,已经先后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文集《南腔北调——科学与文化之关系的对话》(2007)和《温柔地清算科学主义——南腔北调2集》(2010),最近又将在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要科学不要主义——南腔北调百期精选》,后者既是对《文汇读书周报》与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之间合作的纪念,同时也是对我和刘兵以及“科学文化”版历任责编共同工作的回顾。

  在《要科学不要主义》中还有一个附录——“南腔北调”专栏对谈书目,里面提供了被我们讨论过的上百种“科学文化”书籍的书名、作者、译者、出版社、出版年份、定价等基本信息。这在相当程度上,可以视为一份国内新世纪十年“科学文化”书籍的选读或选购书目,也算是我们为科学文化出版做的一点资料整理吧。

 

 

2010年8月2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

 

 

 

  评论这张
 
阅读(47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