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十年重读《小世界》  

2010-08-05 10:22:00|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7年3月2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54)

 

十年重读《小世界》

 

□ 江晓原  ■ 刘 兵

 

十年重读《小世界》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 我们俩人都喜欢的小说《小世界》又出了新的译本,新书想必你也已经拿到了。十五年前,《小世界》第一个中译本问世,我最初并未注意到,还是你向我推荐的呢。记得当时我正在为我的《世界历史上的星占学》一书编索引——那时可是要用手工编的!这活儿非常无聊而且痛苦。我编一会儿索引,读一会儿《小世界》,如此交替进行,一周后索引编完,小说也读完了。有趣的是,我们俩人当时不约而同都为《小世界》写了书评。前些天在上海召开的《小世界》新译本研讨会上,我们俩人当年的书评都被出版社找出来印在会议的资料中了。

  老实说,我当年读《小世界》时,对各种后现代的理论和玩意儿几乎毫无接触。虽然对于戴维·洛奇在小说中所采用的类似“圣杯传奇”的结构,对于人物名字中的隐喻之类,我倒是有一点点相关的知识背景,但我完全没有将这些拼贴、隐喻之类的技巧与“后现代”联系起来。十五年过去,这期间我对“后现代”有了一些了解,也接触了更多的西方现代小说,现在再重读《小世界》,上次那种“惊艳”的兴奋感不见了,这让我略有点沮丧。所以我很想知道你此次重读——如果你重读了的话——的感觉。

 

  ■ 这次读了一些,但没有读完。不过在此之前我可是读过不只一遍。这已是我见到的第三个中文版本了。第一次读也颇有你所说的那种“惊艳”之感。因而对作者留下了极深印象。后来当作家出版社又推出戴维·洛奇系列著作时,就一本不漏地全买了回来。

  最初我曾向一些朋友大力推荐了这部小说,不过,对于推荐对象还是很有些选择的,因为我觉得并不一定所有的人都会喜欢这部小说,但能够喜欢它的人,肯定与自己有某种共同的欣赏趣味。后来的结果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

  你问我重读此书的感觉,我想,在不那么有“惊艳”这点上我们应该是共同的。但经过这些年对后现代的接触,也派生出另外一种不同的感受,即对其中一些内容理解的似乎要更多了一些,有了更多的意会,因而,我不会为读后感觉的不同而沮丧。

 

  □ 你说的三个版本我也都有。仅这一点,我也不应该为不再惊艳而沮丧了。

  《小世界》里充满了智慧的洞见,最近洛奇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他构思《小世界》,一度为寻找一个故事结构而绞尽脑汁,“(后来)当我想到关于亚瑟王、圆桌骑士和圣杯的传奇时,局面就豁然开朗了。因为我所熟悉的学术环境确实与这些传奇不无共通之处。”这段话让感到十分鼓舞——我二十多年前成为“金(金庸小说)迷”中的一员,就是“因为我所熟悉的学术环境确实与这些传奇不无共通之处”。甚至可以说,洛奇借用古代骑士传奇构造了他描绘当代学术生态的《小世界》,金庸则借用当代文坛(当然也可以包括学术界)的结构和机制构造了他的武侠世界。在意识到古代与当代的某些“同构”这一点上,洛奇与金庸是相通的。当然,无论是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的世界,还是金庸笔下的武侠世界,其实都是人为建构起来的,但是洛奇上面的话表明,我对于当今学界生态环境的感觉,至少和他的感觉是类似的。

 

  ■ 在我的感觉中,阅读《小世界》倒是可以更为加深对于后现代的理解。我尤其感兴趣的是,作者可以通过故事情节的叙述,将各种后现代的要素巧妙地融入其中,大量运用各种象征、隐喻的手法,将整部小说化为一种对后现代理论的阐述,当然这种阐述是隐含在故事之中的。

  除了在学术的意义上阅读、理解和思考之外,人们也会对小说中的不少情节会心一笑,这些故事情节表面上看似荒谬但却与现实颇有吻合,例如那些教授们穿棱在会议中,对学术研究随心所欲地胡来等等。这恐怕也就是你所说的对当今学界生态环境的同感吧。这是一种与关注情节背后极强的学术理念有所不同的阅读方式。

  但在这两种阅读方式之间,似乎又有某种关联,就像对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但又实实在在地影响着人们的思考的后现代理论一样,也许后现代观念本身也同时意味着对于自身的反省和解构。

 

  □ 《小世界》确实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许多学界趣事。在我自己的学术生涯中就有一位“扎普教授”,他是×国人,有几年时间里,在我遇到他的所有学术会议中,他永远都做同一个演讲——关于某个古代仪器的复原。那时还没有流行微软的PowerPoint,大家演讲时要用透明薄膜做投影,这位教授将薄膜做成A4尺寸的幻灯片——有硬质的边框保护,这样薄膜就可以反复使用而不损坏。这当然还算不上“对学术研究随心所欲地胡来”,但在我们当时看来,也就够夸张的了。

  在当年的那篇《小世界》书评中,我曾说“中国的扎普教授们已经成长起来,更多的柏斯们则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现在看来,我们这里的情况“发展”极快,竟已经出现了相当荒谬的情景,比如学术上的“量化考核”导致学术泡沫弥天而来——出版了无数专著,发表了无数论文,召开了无数会议,提升了无数教授,扩招了无数博士……总而言之,许多场景已经极具反讽意味了。不止一个中国学者曾表示自己打算写一本当代的《围城》或《儒林外史》——因而也就是写一本中国版的《小世界》。这种想法其实相当普遍,只是通常我们都没有洛奇(或钱钟书)那样的才华,所以至今也未见有人写出来过。

 

  ■ 尽管我们学界现实存在的问题与《小世界》中虽有夸张但却体现了其最荒谬之处的描写如此一致,但在我们生活的大千世界中,学界毕竟还只是一个“小世界”,在这个“小世界”中也上演着与此外的大世界里其他小世界类似的剧情。洛奇以后现代的视角所描述的小世界的种种境况,其实只是在后现代的有色眼镜下看到的一个具体的圈子内形形色色的场景,倘若将这样的写作延伸到其他领域,恐怕也会写出一系列的《围城》和《小世界》。

  这样的思路也让我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作者不是一位出色的后现代学者,没有了后现代的理论准备,他是否还能对学界作出如此入木三分的描述?也许能,但肯定会有所不同。我们经常讲理论如何抽象、脱离实际,但在这里,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个理论融入文学写作的实例。这也许就是后现代的意义,以及它与现实生活有着密切联系的一个有力例证吧。

 

 

  《小世界》,戴维·洛奇著,王家湘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定价:28元。

 

 

 

 

  评论这张
 
阅读(56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