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天文·天学·天文学:江晓原专访  

2010-08-25 07:56:00|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氧气生活》杂志2010年第8期

 

天文·天学·天文学:江晓原专访

 

撰文 | 文丹尹 摄影 | 皮的里

 

天文·天学·天文学:江晓原专访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江晓原著《世界历史上的星占学》韩文版

  Astronomy被翻译成“天文学”,一开始就稍欠考虑。天文者,天之纹也。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天象。中国古人讲“天文”,观天识象,实则是在占星。

   往遥远的年代想一想,当人类的头颅摆脱地心引力的束缚,直立身躯站立在大地之上,伴随着抬头的动作,天上的星星便出现在人们的生活中。这些嵌在夜晚黑色天空中的亮点,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幻着不同的位置和组合。一眨一眨闪烁着的星空,好似在暗示着解开不可捉摸命运的钥匙,其实就早就摆在人类的面前——仰望星空即可。

  公元前二千多年,古埃及人发现了天狼星与尼罗河水之间的奥妙。几百年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的巴比伦,曾留下从天象中窥得收成好坏的文字记录。中国古老的典籍《易经》里面就曾提到“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而这“天文”的说法,据专家考证,起码有着两千年的历史。

  职业观星,早在中国秦朝就已经存在。从掌管天象立法的太史令,到唐朝的司天台,宋元时期的司天监,再到明清的钦天监,作为世袭的皇家职位一直用文字记录着天象的变化。

四百多年前,意大利人伽利略发明了天文望远镜之后,整个天空以无比精确的程度展示在人们面前。相对于对人类自身甚至自然界中当时仍尚未知晓的现象,变化莫测的星空随着开普勒发现的行星三大定律慢慢地有条理可循。

  工业革命的时代,尽管哲学家康德的宣言,“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总是以惊叹和敬畏充满我们的心灵”,令仰望星空时的心情顿时沉重不少。但提到“天文学”或者是观看星空时,那些经过科学概念熏陶的脑神经就会冒出一群穿着白大褂的科学家在巨大的天文望远镜旁边记录着数据,随着科技的进一步发展,这个想象又添加出摆在望远镜周围的电脑,屏幕上闪烁着用比特速度快速运转的数据。

  在观看星空引发的科学的演变也好,抑或是从浩如烟海的文字中一窥古人的观星行为,习惯上冒出来的字眼总是“天文学”。这么一个统一的命名,在专家眼中却存在着一个致命的疏漏,因为在中国古代,此天文非彼天文学。

 

  著名学者江晓原早在1991年就提出一个概念,“天学”。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词,原因就在于,“英文的Astronomy被翻译成‘天文学’,一开始就犯了错误。天文者,天之纹也。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天象。中国古人讲“天文”,观天识象,实则是在占星。在英文中,占星有一个专用的说法Astrology”。Astronomy是人类探索自然的科学研究,Astrology却是纯粹的占卜,尤其是中国古代的天学“看的是国家的命运”,所以江先生称之为“军国星占学”。

  目前是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主任及博士生导师的江晓原教授,说起他的科学史研究,受到的关注不仅是专业领域内,普通读者稍微翻阅一些与科学搭边的文化杂志报刊,都能从跳脱理论束缚、如同“侦探小说一样好读”的鲜活文字中,记住这位在科学史学术领域已是无人不晓的学者。

  初中毕业之后在工厂做了六年电工,却能在1977年刚刚恢复高考的时候,考进南京大学当时最难考的天体物理专业。本科尚未毕业,就已经拿到中科院自然史研究所天文学史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导师正是中国科学史界的泰斗、以研究历史超新星而闻名的席泽宗院士。

听来传奇的经历,若是走进江先生的“二化斋”,看到满屋子的书,就能想象背后的阅读和研究的艰辛。用上了图书馆库房里才会设置的轨道来安置书架。但就是这样,摆放三万多册的书还是不够用,最后连走道上也安插上了几排书架。

  江晓原先生的一个学生在自己的博客里提到过一桩轶事,刚考入科学史专业研究生的时候,江先生建议他们必须读的是说过“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的陈寅恪的著作。“科学文化人”,无疑可以说是“二化斋”——劳动人民知识化,知识分子劳动化——的最新版解释,化理科与文科疆界于无形的意思。这就使得江先生的研究思路有着更宽泛的视野。“天学”的概念,就是在对照历史典籍与西方天文学资料中得来的判断。

  从文献的角度来解决理科的问题,江晓原还用这种方法在纯粹的天体物理学科里面解决了一个国际上的难题——天狼星的颜色问题。尽管现在观测天狼星的颜色都是白的,但西方的古代文献资料里面都有红色天狼星的描述。如果说那时真是红的,那么现有的恒星演化理论在天狼星上面就不成立了。因为在两千年左右的时间里恒星从红色变到白色,是不可能的。一百多年来,西方对这个问题都无法解决。江晓原就用中国古代文献来证明,两千年来天狼星在中国文献里面一直是白色的,而且这个文献的确切程度要比西方来得更高。江晓原的文章在《天文学报》上发表之后不久,英国的一家天文学杂志译载了这篇文章,国际上关于这个问题的权威专家认为江先生给出了最可靠的文献证据。

  天文,天学,天文学,这三个词摆在一起,不是专业人士还真难讲出其中的异同,但在江晓原先生好比高手拆招的轻松自如旁征博引之间,便使原本迷雾笼罩的文字迷宫豁然显露出直达出口的小径。

 

问答:(○:氧气生活 ★:江晓原)

 

  ○:看您的书《天学真原》,发觉里面引用中国古代“看天命”的资料,其实最终旨在窥皇帝和皇朝的命运。能谈谈您的看法么?

  ★:古人并不是知道天文有什么观赏性,我们现在看得到的现象,比如月球的表面环形山、行星位相之类,这些都是古人看不到的。他们自己也没有觉得是在做科学研究。包括留下来的文字记录,虽然我们今天是当做天文学的科学资料在使用。但他们记录的时候不是为了科学,而是为了星占。

 

  ○:为什么古人那么看重天学?

  ★:古人需要和上天沟通,一方面是因为上天是神和鬼待的地方。他们伟大的祖先都是要上升为神的,治理人间的知识在上天藏着,这些知识都要从上天重新获得。就好像原始部落的祭祀与巫术,都是与上天沟通的方式。以前人们没有注意到,星占是最直接的沟通。古代帝王要做某些事情,都要事先占星。他们默认上天有指导的意见,所以通过看到的天象来理解人间的事情。天学的解读不是随便乱写的,

 

  ○:古代的“天学”家们需要做些什么?

  ★:在中国,有着起码三千年以上的星占体系。专业的星占学家都是世袭制,他们要做的是熟读文献,学会熟练操作观天仪器。弄清楚什么天象意味着什么,还要掌握太阳、月亮和五大行星的运行规律,这样才可以为帝王执政决策提供参考意见。

 

  ○:中国古代天学家的预言在可以查到的资料里显示出来的,可信度都很高。这是因为他们确实有这个能力么?

  ★:古人留下的材料都是有选择的,留下的都是成功的例子,不好的早就已经删除了,自然就看不到了。成功的星占学家,精通推算天象,操作仪器,知道未来一些日子天象能怎么变化。对于五大行星和太阳、月亮的运行,战国时代就已经能大致推算,虽然按照今天的标准精度不高,但在那时候已经足够用了。但是真正决定他们预言成功的还是审时度势的能力。中国古代的星战学家地位都很高,一般都能看到自己国家和周边国家的军事机密情报。有政治智慧的人会根据这些来对局势进行推测。

  比如说,历史上后秦被东晋的北伐军灭了,皇帝被抓到建康斩首。当时的星占学家崔浩预言,因为火星运行到了某一个位置,它的去向,按照分野理论,对应的那个国家就有危亡的祸害。他的话正好提前预言到了这场北伐战役的结果。可是要知道是东晋的刘裕要北伐,相当于从江南走到今天的陕西,这是场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起码提早很长时间就要准备粮草,军事情报的探子早就把消息传到的崔浩这里。

 

  ○:专门为皇家观测天象的从明清开始被称为钦天监,那么老百姓有观测天象的风俗么?

  ★:钦天监是给皇家算命的,是政治巫术。古人的政治理念里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只有有通天能力的人才有资格为王。不是说仅靠军队实力强大,就有资格。要让人承认能与上天沟通,皇帝所以要设立钦天监。天学是有资质的认证,只有皇家才能做。民间“私习天文”是不允许的,如果被人告发,此人就会“黥面留海岛”。告发的人还可以拿到赏钱,最高赏钱十万。这种特殊的制度在中国实行了很长时期,直到明朝后期才稍微有所放松。

 

  ○:那么有时是否还发生过皇帝为了出师有名和星占师串通起来的情况?

  ★:古人圣人以神道设教,意思就是只要向老百姓装出相信的样子。圣人自己是知道的,只是用神道来教化老百姓。例如,历史上的明成祖是篡位当上皇帝的,当时在北京被宣布为新首都时,御用钦天监的设备都在南京。古代,从南京运到北京,尤其是沉重的青铜仪器,速度那是非常慢的。何况古代的天文仪器是根据安装地的纬度固定的,搬过去还不能直接使用,要重新改装。明成祖在北京即位的时候,叫人去城头上肉眼观天。我们知道肉眼观天,没有仪器,几乎就是行为艺术,为的是给全北京城的人看,他有钦天监,能观星,是天命所授。

 

  ○:同样是看星,西方的星占学与中国古代的天学有什么区别?

  ★:西方历史上的星占学都是个人行为的。比如罗德岛上的希帕恰斯的天文台,都是属于个人的。皇家也不会资助你,全靠个人自理。后来,西方贵族开始喜欢在宫廷里供养一个星占学家,就像养个门客差不多,但不仅仅是好玩。

  历史上最著名的是,丹麦国王花费巨资供养第谷,给他钱在汶岛上建天文台。因为当时西方有一种观念认为,宫廷里能供养某个领域著名的专家,是宫廷的荣耀。第谷在国王赠送的小岛上造了两个天文台,还有印刷厂、仪器厂等等,这个岛俨然是科学基地,他在那里做的很多事情就是现代意义的天文学。不过作为国王的门客,同时也要为国王尽义务,就是为王子公主算命。第谷当时算命的原件还在档案馆里保存着。算命天宫图和分析报告,长达三百页,因为丹麦王后只看得懂当时还属于老百姓的方言语言德文,所以这份报告用拉丁文和德文各写一遍。不过同样是供养,著名的开普勒也被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供养,只是老是被拖欠工资,待遇要比第谷差了很多。

 

  ○:如今由于城市化的进程,就连像位于上海郊区的佘山天文台也受到城市光污染、大气污染的影响,坐落在城市中的天文台,是不是只能做些理论研究?

  ★:天文学的研究,不观测星星就没法研究理论。不过天文台有自己的特殊情况,因为全世界天文台的观测时间是共享的。比如说佘山,365天中总有一段时间是适合观测星空的,就是当地设备的工作时间。这段时间都是向全世界天文学家开放,只要申请接受,就可以到那里观测。和物理或者生物实验室不一样,这些现代科学实验室在哪里造都是一样,因为在地球上哪个角落都服从同样的物理规律。但望远镜是不一样的,当设备永久性地安置在一个地方,就有它所在位置的不同纬度来决定看到的东西。而且每个不同的天文台,他们的天文望远镜都有自己的特色。

 

  ○:能说说不同的大型望远镜特色又在哪里?

  ★:世界上没有绝对理想的望远镜。比如,由于地心引力作用,镜面就会变形。天文望远镜的镜面又非常庞大,就是在自身重力的影响下也会变形。所以人们要么用一大堆小镜子合成一个大镜面,或者在某一点功能上做的特别好,比如口径大,清晰度更高,各有不一样。一般来说,不同的天文学课题会需要用到不同的望远镜来做研究。

 

  ○:就拿最近的来说,去年发生日食的时候,有许多爱好者们自发组织在一起带着准专业设备区观测。如今,在网络上也有不少天文爱好者们的网络论坛和小组。在您看来,为什么天文学能引起如此多的爱好者?

  ★:平常把自然科学分成天文、地理等等学科,大部分学科其实离公众很远。最具观赏性的就是天文。一旦有观赏性,就会吸引爱好者。天文有一些特殊的天象,比如日食、月食、流星雨,并不一定要用天文台的望远镜才能看,甚至还可以用相当初级的望远镜看。所以各国都有一些天文爱好者(很少有类似的物理或化学爱好者),只要进行一些简单的培训,看看各式各样的观星手册,就能尝试着开始天文观测了。这个学科与公众有很好的接口,这是其他学科所没有的。尤其是在科普方面,天文扮演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

  我自己就有一个带转仪钟的望远镜,只是上海市区的光污染太严重,星星是不大能看了,但是平时还可以用它看到月球表面。

 

  ○:其实现在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对天文学产生兴趣,是因为星座的流行。甚至和陌生人第一次见面,除了问姓名之外,另一个必须要问的就是星座。您怎么看相信星座的流行风尚?

  ★:“相信星座”的说法很不正确,你怎么能说那么多人相信?人们谈论星座不代表他们就相信星座理论。有几个人会完全遵照星座理论的指示做?不宜出门的时候就真不上班了?谈论星座没什么坏处,给人们多一种社交的话题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7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