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自然〉百年科学经典》:不再重建“正确”…  

2010-07-16 09:29:00|  分类: 二化斋图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10年7月13日《中国图书商报》

 

《〈自然〉百年科学经典》:不再重建“正确”丰碑

 

江晓原

 

《〈自然〉百年科学经典》:不再重建“正确”…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自然》(Nature)杂志如今已经在中国获得了神话般的地位和声誉,它被许多外行视为“国际顶级科学杂志”,前些年甚至有这样的传说:“谁在《自然》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他当院士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实际情况当然没有那么夸张,尽管《自然》杂志也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杂志。

  最初听说将要出版一套《〈自然〉百年科学经典》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又要为科学建立一座“正确”丰碑了——这些从《自然》上选出来的文章,一定会显示出这样的一幅图景:科学发展的历程,就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让一个成果接着另一个成果。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反应呢?这和我当时正在做的两件事情有关。

  小的一件,是给天文学史的国际大权威霍斯金(Michael Hoskin)的《天文学简史》(The History of Astronom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写中文版序。这种纲要性质的科学史著作,最容易写成这样的“正确”丰碑了——舍此确实也很难有别的写法。

  大的一件,是审阅我的博士生穆蕴秋小姐的学位论文《科学与幻想:天文学历史上的地外文明探索研究》,奇妙的是,这篇博士论文恰恰和霍斯金的著作形成鲜明对比——或者也可以说是形成某种互文。穆小姐在她的论文中,以地外文明探索为个案,收集分析了许许多多我们今天难以想象的史料,这些史料表明,在天文学发展史上,那些伟大的科学家们,曾经发表过——包括在《自然》杂志上——多少在今天看来完全荒唐无稽的论述!科学家们曾经走过多少弯路、遭遇或制造过多少骗局!而所有这些奇情异想、大胆猜测、探索过程、弯路骗局,后来统统都被从“科学的历程”中清除得干干净净!难怪我们通常读到的科学史著作,都是一座座“正确”的丰碑了。

 

  《〈自然〉百年科学经典》(The Living Record of Science)预定出版十卷,全部中英文对照。本书有两位英方主编,其中第二位即《自然》杂志主编坎贝尔(Philip Campbell),中方主编是路甬祥院士,李政道为总顾问。就在穆小姐论文答辩的前夕,第一第二两卷快递到了我手中。读了李政道的序和坎贝尔的前言,我就知道我先前的反应在很大程度上是没有必要的了。

  李政道在序中说:“科学精神并不是认为科学万能,科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它应该是一种老老实实、严谨缜密、又勇于批判和创造的精神,更重要的是,它具有一种坚持为人类福祉而斗争的信念。”这种对“科学精神”的定义,否认科学万能,强调人类福祉,已经带有对唯科学主义的批判色彩。

  李政道支持在本书中“将一些后来证明是错误的文章囊括进来”的做法。关于这一点坎贝尔在前言中有更多的阐述,他主要提供了两个理由。

  第一个理由是,这些已经在本领域被证明是错误的文章(“文章中的实际发现并没有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可能对别的领域有过启示用:“这样的文章并不只是具有历史价值,他们可能对科学的其他领域发生的事情有启示作用。”

  第二个理由就涉及我前面所说的重建“正确”丰碑的问题了。坎贝尔认为应该尽量忠实呈现历史真相,他以达尔文《人类起源》发表后的影响为例:“《人类起源》发表至少50年之后,《自然》发表了许多关于优生学的讨论:通过选择生育来调控人类的遗传。这些想法在现代社会已被摒弃,但是忽略掉它们不仅是对历史的不忠实,也会使读者曲解当时的生物学家对于达尔文理论的解释。”事实上,本书在这方面相当勇敢——书中甚至收进了一些在坎贝尔看来“简直算得上是臭名昭彰”的文章,比如关于“水的记忆”的文章,以及关于名噪一时的“冷核聚变”的文章。这两个事件现在基本上被界定为骗局。

 

  阅读这部鸿篇巨制时(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只是挑某些自己感兴趣的篇章阅读),我认为有一个问题必须弄明白,即《自然》杂志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杂志——而这一点恰恰是国内不少人士颇有误解的。

  坎贝尔曾以《自然》杂志主编身份给中国读者写过一封信,其中有一段对于理解《自然》杂志的性质非常重要:

  我们在编辑方针上是独立的,我们应当发表什么内容由我们自己来判断。关于作者所投论文的决定,由我们与专家审稿人协商做出。但我们没有编委会,所以我们经验非常丰富的编辑人员可以不受约束地就哪些论文会对不同领域产生重大影响做出自己成熟的判断。完全独立的另一个好处是,在判断我们的读者喜欢阅读什么样的内容时,我们可以不必苛求意见一致,我们的学术思想可以更加灵活。

  这段话的要点是:《自然》杂志并非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学术刊物。我们通常意义上的学术刊物,以国内在编辑审稿制度上早就“与国际接轨”的《天文学报》为例,首先是一定有编委会,其次,一篇文章是否发表,既不是主编也不是编辑部的什么人能说了算的,而是取决于审稿专家的意见,最终由编委会决定。

  坎贝尔在本书前言中,对《自然》杂志的性质有更为简明的概括:最初《自然》杂志是一份“完全针对专业人士的期刊”,但它早就经过转型,现在是“一个集记录科学与将科学的最新进展以易于理解的方式呈现给读者为一体的出版物”。至于它记录什么、呈现什么,如上所述,由主编和他的工作团队决定。所以它本质上并非科学界的公器。

  事实上,从1869年创刊至今,《自然》杂志从来就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科学”,它曾经——并且现在依然如此——刊登过许多“好玩”的东西。对于这一方面,本书仍然采取了“过滤”的方针,对此坎贝尔在前言中也并不讳言。

 

 

  《〈自然〉百年科学经典》(英汉对照版),Sir John Maddox、Philip Campbell、路甬祥主编,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麦克米伦出版集团·自然出版集团联合出版,第一卷、第二卷,2009年11月第1版,定价:388元、368元。

 

 

 

  评论这张
 
阅读(6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