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霍尔顿镇压得了这场反叛吗?  

2009-10-30 08:13:56|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6年5月12日《文汇读书周报》

南腔北调(44)

 

霍尔顿镇压得了这场反叛吗?

 

□ 江晓原  ■ 刘 兵

 

 

  □ 关于20世纪末期席卷西方的反科学主义思潮,以及由此引起的反击,两边都已经有不少重要著作被介绍到中国来了。本书应该算“反击”阵营中的一种,因为出自名家之手,调门也比较高,所以值得注意。

  对于反科学主义思潮,霍尔顿认为是一场“对科学的反叛”,他写此书就是试图从历史渊源上全面清算这场反叛。不过,要是霍尔顿知道此书对我所产生的效果,恐怕就会不无遗憾了——通过他的清算,我反而知道了更多的反科学主义的思想渊源,其中有些我以前虽然也读过,但是限于当时的视野,并未将它们和反科学主义联系起来,比如施本格勒《西方的没落》就是如此。

 

  ■ 说起来,霍尔顿可以算得上是老一代科学史家中的著名权威人士,他出身物理,后转向科学史,除了作为爱因斯坦的权威研究者之外,他与许多科学史家不同的地方,还在于他曾致力于科学教育的改革,为在美国的基础科学教育中引入科学史做出过重要贡献。而且,也像许多老一代的科学史家(而且是关心科学文化与科学文化传播的科学史家)一样,他也可以说是非常经典的、有代表性的传统“科学主义”立场的代表人物。由这样一位资深的、有分量的人物来讨论“科学主义”和“反科学主义”的问题,其观点当然是绝对值得我们予以充分重视的。

 

  □ 在霍尔顿看来,科学主义的敌人还着实不少呢。你看,施本格勒、弗洛伊德、浪漫主义,还有“社会学中所谓‘强纲领’的建构主义,大众媒体的一部分,一小撮但却不断增长的政府官员和政治追求者,以及与先锋派的后现代运动相联系的文学批评和政治评论中的活跃部分”。这些人发动了一场“对客观世界、对客观性概念”的战争,已经“永久性地动摇了……在行为活动中对普遍的客观真理的信仰”。

  霍尔顿认为,科学主义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就已经“遭到了拒绝”,知识分子对科学的“忠诚”已经消失——他当然认为这种忠诚先前曾经是存在的。他说他“十分经常”地听到这样的意见:认为“科学研究是一项讨厌的、没有灵魂的活动”。他哀叹道:“科学知识本身的追求目标并不是普遍价值的可操作系统的一个有力部分。”

  总而言之,在霍尔顿眼中,这场对科学的反叛,已经如火如荼,已成燎原之势。这使我想起相传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大反叛之一黄巢的诗句:“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在这种局面下,霍尔顿几乎是以哀兵出战,他镇压得了这场反叛吗?

 

  ■ 是啊。在霍尔顿的总结中,这场“反叛”的波及面确实是太广泛了。例如,他甚至把美国历史博物馆的一个永久性展室“美国人生活中的科学”也归入在内,因为那个展览“把大量的展位用于对科学危害的揭露和所谓的公众对技术的幻灭上”。在我们这里,一本颇有影响而且被人们通常看作是对学术做伪的揭露的重要译著,美国人写的《真理的背叛者》(中译本名为《背叛真理的人们》),也被霍尔顿划在了“反叛”之列。由此可见,他在反对反科学主义方面的激进性,甚至超出了我们这里的一些科学主义者。

  问题是,如果局面真的像霍尔顿总结的那样,那至少从另一个视角表明,在西方世界社会文化领域里的当代普遍性的看法中,这样的“反科学主义”已是一种“共识”,其在普及领域中的表现,恰恰说明了源于学界的影响的深刻性和全面性。只靠一两个个人的力量,绝对是无法对这种超大规模的“反叛”进行有效的“镇压”的。

  在这样一场霍尔顿看来如此全面的“反科学(主义)”浪潮中,像他这样坚持传统观点的人,特别是在西方世界对科学的人文研究领域中,如果不是独一无二的,超码也是极为罕见的。对此,人们真是不由得不再次想起科学社会学中那条有些玩笑性的“普朗克定律”。

 

  □ 事实上,霍尔顿虽然在本书的开头摆出了要“镇压”的架势,并且——我想是不太明智地——扩大了他所指控的敌对阵营,但是他对论敌的反驳往往是缺乏说服力的。例如,对于一些认为科学不应该发展得过快的主张,霍尔顿说这是“要求科学暂停,要求一个科学的禁欲期。在这一时期内,人类将最终发展出一套恰当的精神或社会资源,以应付现代技术成果的非人道应用的可能性”,可是他对此的反驳却是:科学家是停不下来的,因为“认为他们在追逐知识是一个错觉;而是相反,知识在追逐他们,抓住并征服了他们。”如果他说的确实是事实,那岂不是非常可怕——人类已经成为某种不可抗拒的力量的奴隶,只能听任这种力量来操纵自己的未来?

  霍尔顿此书分成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他对“反叛”的理论讨伐,第二部分是以爱因斯坦为个案来进一步说明他的观点。那么,我们当然期望在第一部分(第一至五章)中,看到他对反科学主义思潮作出有力的清算和驳斥。但是,在第一章中他勾画了敌对阵营,第二章中给出了一些并不是很有说服力的反驳,而从第三章开始,连这种并不是很有说服力的反驳也几乎不见了。霍尔顿摆开阵势之后,却并不和论敌决战,而是有点象在那里自说自话。这给我的印象是,他对我们所期望的决战缺乏信心。所以他恐怕不得不先实行“费边战略”(避免决战,缓进待机——因古罗马统帅Fabius而得名)了吧?

 

  ■ 如果说一定要有一场像霍尔顿所期望的“镇压”战役的话,其一,对这场战役的胜负可能就连霍尔顿本人也敢有太多的幻想;其二,我们可以设想,如果真有这场战役的话,参战的主力军又会是什么人呢?就目前的形势来看,应该不会是来自人文阵营的大多数人士,也不会是来自对科学进行人文研究的大多数人士。科学家那边呢?恐怕也只是其中极少数的人——因为科学家那边虽然赞同或潜在地倾向于霍尔顿的观点的人为数不会太少,但真正热衷于参与这样的战事的人却不会很多,他们才顾不上这样的专业之外的事情呢!

  在国际上是如此,在中国,我们则会看到,对垒同样存在,但阵营格局另有不同。不过,按时我们时下所经常愿意讲的与国际“接轨”的倾向来看,在国际大趋势下,未来的局势也很难回到霍尔顿所希望的科学主义的一统天下了——科学主义的未来,恐怕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爱因斯坦、历史与其他激情——20世纪末对科学的反叛》,(美)杰拉尔德·霍尔顿著,刘鹏、杜严勇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1月第1版,定价:28元。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