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江晓原:“为什么相信星座?”是一个伪问题  

2009-08-31 13:19:02|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优悦生活》杂志2009年第8期

 

江晓原:“为什么相信星座?”是一个伪问题

 

文/胡远行 摄影/任玉明

 

 

  按照西方生辰星占学中黄道十二宫的分布和命名,江晓原属于双子座。谈论星占学的体系、操作以及背后的文化演变,国内再没有比江先生更具话语权的人士,他的学术著作《中国星占学类型分析》刚刚由上海书店出版社出版发行。

  迄今为止江晓原的研究工作可以分为五个方面:

  古代中西方天文学交流,涉及古代巴比伦、埃及、印度、欧洲和伊斯兰天文学与中国的交流及相互影响;

  运用古代天文学资料解决当代天文学课题,如运用中国古代资料解决了困扰国际天体物理学界百余年的“天狼星颜色问题”;

  对古代中国天学之性质与功能研究,这方面的代表专著《天学真原》成为近年在天文学史、科学史和人文学术领域中知名度和引用率都很高的成果,被认为“开天文学史研究的新纪元”;

  利用天文学方法解决历史年代学问题,确定了两千年来聚讼不已的武王伐纣年代问题,重现了这一重大历史事件的日程表,后又推算出了孔子诞辰的准确日期;

  中国性文化史研究,是“文革”结束后国内最先发表性学史研究成果的学者。

  作为国内最为著名的天文学史、科学史研究学者,介于“知天命”与“耳顺”之间的江晓原,思路敏捷,谈吐层次分明,史料典故旁征博引、信手拈来。江晓原乐于通过写作分享他的发现和成果,更难得的是,他文字功夫了得,能够在平实而幽默中,讲述科学史上最为纷繁复杂的观念,以致有评论说他“写的学术专著像侦探小说一样好读”。

  访谈安排在江先生的书房,一侧墙壁摆放着正规档案馆使用的钢制轨道移拉书架,这也只能收纳他藏书的一部分,多达3万册的书籍让江晓原的藏书量在上海的读书人中可排进前10名。除了令人垂涎的藏书,房间里还有很多好玩意,其中一架台湾朋友赠送的小型天文望远镜价值不菲,可以根据地球自转精密调整镜头方位,令给江先生拍摄人物肖像的摄影师对着它狂拍一气。

 

  忧悦生活:先请您谈谈生辰星占学在西方的起源和发展。

  江晓原:所谓生辰星占学,又被称为天宫图星占学,核心是一幅算命天宫图,即婴儿诞生时刻或其母受孕时刻,七大行星——太阳、月亮、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在黄道十二宫间的分布位置。星占学中,太阳、月亮也被称之为行星。根据某人的这样一幅算命天宫图,星占学家预言此人的健康、性格、气质、财运、婚恋等等。

  黄道十二宫的划分最早是古巴比伦文明的产物,古巴比伦人很早就已经注意到七大行星在十二宫间的分布变化。也就是说,今天我们接触到的所谓由十二宫星座推演运程这种运作模式,古巴比伦文明时期都已经有其雏形了。

  古巴比伦人对黄道十二宫的划分,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生辰星占学,传到古希腊后,古希腊人使之发展得更精确更精致。古巴比伦人对七大行星的推演是建立在数值模型之上的,我们中国也是如此,而古希腊人则创造了推演的几何模型,相比前者,几何模型的推算结果要更精确。

  而更精致,则是说,古希腊人在文学想象和视觉形象上,塑造、定形了西方文化意义上的生辰星占学。从古希腊,经中世纪、文艺复兴直到近现代,这一套东西基本上没有大的变化。

 

  忧悦生活:就是说,在古巴比伦的骨架上,古希腊人为生辰星占学添加了血与肉。

  江晓原:我们现在接触的这一套星座推演运程的种种说法,只是西方生辰星占学的一部分,一个简化版本、pop版本。星占学的操作是很复杂的,所谓星占学家,要有一定的专业门槛,还要有丰富的社会经验、生活阅历,不是普通人随随便便可以从事的职业。比如在文艺复兴后期的英国,一位星占学家往往集算命师、心理医生、私家侦探、政治谋士等多种身份于一身。

 

  忧悦生活:您在《中国星占学类型分析》一书中提到,生辰星占学在中国无由产生,并且异域传入之后也无法立足。您能否详细展开说说?

  江晓原:讨论此事时,有两个概念先要区分一下:星占学是需要工具来实施的,物质的工具当然是观天的仪器之类,理论的工具则是数理天文学(mathematicalastronomy)——也就是中国古代的历法。

  我们刚才说的西方的这一套生辰星占学,是由印度传入中国的。古希腊文明经由亚历山大东征传入印度地区,对印度文明影响极大。在星占学的工具天文学方面,印度接受了古希腊的一套体系,再随佛教传播至中国。南北朝时期,民族融合、佛教东进,为之后隋唐吸收西方天文学的一些技术手段做了足够的准备。唐代高度开放,当时皇家天文机构的负责人,可以任命一个华化的印度人担当,开放可见一斑,那么拿印度的方法做参考也就是自然而然的。

  但是,对技术的吸收是一回事,在运用星占学的观念上,则仍然是中国传统政治、文化中一以贯之的军国星占学。在中国上古的政治观念中,极重“通天者王”。能够了解上天的旨意的政治人物,才有资格为王。反过来说,为王之人,必须要能够“上窥天意”。这关系到一个政权是否具有合法性。在所有“通天”手段中,最重要的就是星占,由星占学家观天,告人王以天意。这是统治权合法化的必要条件。

  明清时期,西方天文学知识随传教士而进入中国。清朝近二百年里,皇家天文机构钦天监是由耶稣会士执掌,但是他们的身份仍然是政治巫师,只是引入了方法技巧,指导运作的观念仍然是中国的。即使到了近现代,这种观念仍旧在起作用,只是不那么公开明显。民国成立,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以国家名义颁布的第一条法令,即通告全国改用阳历。这条法令的背后,其实就是一个政权合法化的问题。古时观天所用的设备,那些天文仪器,属于礼器,彰显统治权的这一整套程序、知识,事关政权根本,是不允许民间私习的。

  当然,不准私习,主要还是针对老百姓而言。士大夫阶层,还是有很多人研习星占,但是,一来,这样的研习还是为了服务于政权,为进言皇帝提供“理论”依据,“判明”政治走势等等;二来依然有所禁忌。明朝有位皇帝,上朝时询问臣下昨天是否曾夜观天象,有何见解。大臣们颇为惶恐,都说没有没有,臣下哪可私习观天之术。这位皇帝就说了一番话,大意是,不准私习是对老百姓来说,你们“与国同休戚”,对国家社稷要有所进言,可以不受“禁止私习天文”的约束。

 

  忧悦生活:所以在中国古时,对个人命运的推究,不是根据星占,而是通过八字。

  江晓原:生辰八字,本质上和算命天宫图是一样的。“四柱八字”的模式出现较晚,直到五代以后才确立。隋唐时代,印度传来的生辰星占学一度在中土流传过,但是随着以佛教为代表的印度文化元素在中国的本土化,生辰星占学逐渐消歇。这其中,八字算命术是否曾直接或间接地收到印度生辰星占学的启发影响,是一个有趣的问题。目前史料欠缺,还难以作出定论。而且,在中国,算命术根本无法同皇家垄断的军国星占学相提并论。

 

  忧悦生活:那么隋唐以前的情形如何?您刚才说到星占是为政权提供合法性和某种程度的指示,那么大一统之前,这种垄断的意识应该还不是很强烈,民间为什么没有形成预测个人命运的一整套方法?

  江晓原:主要可以从这方面来解释,即中国文化传统上最注重的是群体,很少关注个人。

  另一方面,古人认为,人们总是要在正确的时间点做正确的事。这个观点现在看来也一样是有道理的,简单而朴素的道理,比如春天播种秋天收割,不可能颠倒过来。但问题是,古人把这个观念扩大化,扩大到生活方方面面,比方说,犯人只能在秋后处斩。相对于现代而言,古时的日常生活很简单,具注历(即注有宜忌的、后来被称为“黄历”或“皇历”的东西。这种东西的早期形态在先秦时代就有了)已经为普通人提供了指导,这也在某种程度上代替了算命术的效用。

 

  忧悦生活:您提到中国古代的历法95%都与推算、描述日、月和五大行星的运行相关。那么中国古代对天象的了解达到了怎样的精确程度?

  江晓原:用我们自己的方法可以达到相当的精度。中国古代的数理天文学学和古巴比伦一样,是建立在数值模型之上。古人在日食方面的推算,在唐代,最好的可以达到半小时到一小时的误差,在行星运动方面的推算误差,则在几度的范围之内——这样的误差,通常对于“上窥天意”已经足够了。

 

  忧悦生活:看您书中举的事例,我发现,中国古代星占学对天象的解释,大部分都是凶兆。

  江晓原:吉凶的对比,大概是一比九。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天是道德化、人格化的。古人认为,上天是扮演着严父的角色,严父很少表扬孩子嘛,都是指出不足。可以这样联想,这个和中国传统的教育理念、方式,即“贾政”式教育,是相关联的。老派父亲都是这样,小孩子很少能听到他的表扬。考试得了99分,中国的父亲往往表述的是,为什么没考到100分?不足在哪里?同样,为什么都是凶兆?那是天父对天子的教育啊,这其实是传统人伦在政治层面的一种映射。

  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呢,吉凶是相对的。这个涉及到星占学中的分野理论,不同天区对应中国不同的地理行政区划,从而决定昭示吉凶的天象“应”在何地。而在多个政权并立的时期,吉凶更是相对,此政权之吉,往往是彼政权之凶,这为星占学家上下其手在人主面前转寰腾挪提供了空间,甚至凶兆也可以解释成吉事。比如三国时,魏明帝有一次问黄权,哪国是正统?黄权的解释是,往年曾有火星停留在心宿的天象,这是凶兆,结果魏文帝曹丕驾崩,而吴、蜀都没事,可见正统在魏国。国丧因此就成了一件令人愉快的事。

 

  忧悦生活:您对现在人们热衷于通过星座预测运程如何看?

  江晓原:很多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多人相信星座”?我说这是一个伪问题。绝大多数人只是在可有可无的事情上参考星座,也多是引为谈资,或是提供一个自我安慰的工具,真的靠星占来决定人生大事,那是极少数。也不必是人生大事,就说明天有一个重要的面试机会,有几个人会根据星座推算来决定去还是不去?我们只能说大家是在谈论星座。

  前面说过,八字,本质上和算命天宫图是一样的。这套东西我们也有,为什么现在人们更倾向星座而不是八字?更多是文化上的原因。星座这一套体系能够提供强烈的视觉诱惑和文学想象,从古希腊起,西方文化为此准备了无数美术形象、文学形象,装饰意味很强。而八字太过于抽象化。另一个原因则是,我们过去对迷信的铲除很彻底,一代人对八字的观念定型了。但星座不在此列,它更多是作为西方古典文学艺术呈现的背景摆在那里,并且,它也更容易与天文学等科学混淆——黄道十二宫在今天全世界天文学家都使用的坐标系统中仍然原封不动。相比而言,八字“出身”不好。当然,我们也不必为八字抱屈,八字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

  《优悦生活》的编辑跟我打招呼说要做一个关于星座的专题,谈到会请占星师来谈论星座,我就开玩笑说不会是骗子吧?尽管现在互联网上很容易就下载到推算星体运行的软件,但是真正的星占还是需要很高的专业门槛。说到底,所有对个人福祸休咎的预测,给出的都是劝诫。所有的劝诫,本身都是有益的,也往往是模棱两可的,放在哪一个星座都可行的。

 

  江晓原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jiangxiaoyuan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