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哈丁阿姨在中国——关于科学的文化多元性  

2007-03-22 00:29:10|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3年12月5日《文汇读书周报》

哈丁阿姨在中国——关于科学的文化多元性

□ 江晓原 ■ 刘兵


  □ 科学有没有文化上的多元性,在很多情况下是一个可以回避的问题。从理论上说,要否定科学的文化多元性也不容易。但我总觉得维持科学的文化“一元性”,能够使科学更“纯洁”,考虑问题时也更容易得到清晰的思路。或者说得更简捷一点,我们就说现代科学的血统是希腊的。也许这又是“缺省配置”在起作用了?
  按我的理解,这本《科学的文化多元性》中所谓的多元性,实际上又和科学的定义直接相关——我看只有拓展了科学的定义,科学的文化多元性才能够成立。但这样一来就会引起许多理论上的问题。记得你对哈丁此书评价颇高,你主要着眼于哪一点呢?

  ■ 确实如你所说,只有拓展了科学的定义,科学的文化多元性才能够成立。从目前国际上许多从事科学元勘,甚至于以明显或不明显的方式带有科学元勘倾向的科学史研究,也都已经在其实际的研究中应用了这种“拓展了”的科学定义。比如说,如果不做这种拓展,中国科学史(当然也包括印度科学史、拉美科学史、非洲科学史、阿拉伯科学史等等)学科研究的合法性就会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反来来想,我们原来的科学定义其实也并不完备,因而,在科学哲学中,划界问题才会一直是一个有争议而无普遍认可的答案的问题。只是我们由于“缺省配置”在起作用,往往不自觉地把原来并没有定义明确的东西给暗中加上了一元的限定。
  哈丁的这本书确实非常有意思,我曾推荐给一些人看,包括一些学生看,有人一开始不是那么欣赏,但当看过几遍,深入进去后,都觉得很有启发。其中值得注意的要点其实有许多。但我首位关注的,是她把后殖民主义思潮作为其科学史和女性主义研究的重要背景这一点上。而且,由此出发,就会带来许多许多我们以前几乎未曾想过,甚至不会敢于去想象的想像的新观点。

  □ 哈丁在此书的中译本序中说,因为她来自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文化,所以书中的“论证和主张,在其他文化中的相关科学技术语境中可能具有迥然不同的含义”,确实,只有非常关注文化多元性的人,才会强调这个问题。
那么,拓展科学的定义,使得科学的文化多元性能够成立,在现今中国这样的语境中,其积极意义何在呢?我担心未见其利,先见其害——因为其消极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接受宽泛的“科学”定义会给当代的伪科学活动开启方便之门。如果古代种种性质暧昧的学说和活动都可以纳入“科学”的范畴,那么今天许多类似的学说和活动──往往和伪科学很难划清界限甚至结着不解之缘──也就可以据此为自己争取某种合法地位了,而这恰恰是坚持科学立场的学者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其次,接受了宽泛的“科学”定义,就会直接引导到“中国古代有科学”这样一个结论,而这个结论显然会助长一部分中国公众在科学问题上的虚骄心理──如果宣称我们古代早就有了科学(而且还“长期领先于世界”),这就好比一个学习成绩很差的孩子,父母正在为他的学习问题忧心如焚,这时却来了一个阿姨──也许她是好心的──说道:啊呀!你们小宝这样的学习成绩已经是很好很好了呀,他在小学里早就是三好学生了呀……,那父母会怎么想?哈丁来到中国,会不会在客观上成为这样好心办坏事的阿姨呢?

  ■ 倒过来说吧,先说你的“其次”。其实,那个阿姨的做法,倒更符合现代教育理念。而担心她的教育有问题的家长,虽然不能说没有道理,却在不知不觉中顺从了本来并不一定是合理的现实的教育体制的要求。至于讲中国古代有科学,我只是说那样会给中国科学史的学术研究带来合法性。其实,同样地,也会为我们从更宽的视野来理解文化的多样性和复杂性提供更大的可能。说到公众的心理,那是与传播相关的,讲学术研究中承认中国古代有科学(其实因为已是学术研究,这种科学与狭义的欧洲近代科学的区分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与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为出发点面来向公众笼统地讲中国古代有科学,这本来是两码事。如果说公众在这方面有误解,那也只能说是普及传播工作没做好。当然,如果说某些学者在研究中竟然也抱有这样的心理背景,那就是另一个严重的问题了,那就是学者自身的问题,而不能说是这种视角的问题。
  其次(这是指我这段谈话的其次,不是你上段的其次),关于科学多元性立场与伪科学流行的问题,也可以做与上面的分析类似的讨论。还是反过来想,如果科学的多元性真的能够确立,那实际上将是对一元性科学所具有的特殊神圣地位的某种削弱,有了这样的削弱,称自己为科学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只是“增光”。当然,伪科学的问题又是非常复杂的,就算没有科学多元性的说法,它们还不是照样蓬勃地发展着?再者,如果没有了多元性的立场,我们还会失去更多本可获得的东西。就算是对于那种狭义的一元的科学自身的发展,也未必就真的是件好事。
  这里,作一个不一定恰当的类比,那就是生物多样性对于整个生物系统的意义。

  □ 看来,哈丁阿姨的学说颇得你心,你为她作的辩护也是有道理的。但是我感到还有问题:哈丁主张历史上欧洲之外的文化也曾对现代科学有贡献,以及某些自外于当今主流科学理论的行为或学说也可以对今后的科学有贡献,但是能够为这种主张辩护的例子,似乎都是实用技术方面的。也就说,只有模糊了“科学”与“技术”这两个概念之间的界限,她的学说才可以成立。而我们知道,包括你本人在内的许多中国学者,都认为我们现在将“科学”与“技术”这两个概念混淆起来(我们特别喜欢用独特的“科技”这个词汇),是非常有害的——现今最大的害处是用管理、评价技术的标准,来管理、评价科学(甚至延伸到人文学术的管理和评价)。既然如此,哈丁阿姨在中国,就仍然有可能好心办坏事啊。

  ■ 对此,我还可以做些辩护。首先,我同意你说的问题的存在。但那些现象的一个隐含的前提,是基于现代意义上的主流的科学和技术。如果按照后殖民主义科学观的看法,把科学和技术的观点有了充分合理的拓展,那么,原来的那种说到科技就只想到惟一的现有主流的科学和技术,并把其中的某些做法,特别是把现代技术研发的管理方式不分清红皂白地应用到包括人文研究在内的各种学术研究的管理和评价中的做法,也许反而会因为科学和技术的广义和多元而得到消解。当然,我也知道现实中的存在在现实中的巨大影响和惯性,我的上述说法也许在很长的时间内只能一种理想化的理论情境中才成立,但是,面对现实的问题,难道我们连一种带有理想追求的美梦都不能做吗?

  《科学的文化多元性——后殖民主义、女性主义和认识论》,(美)桑德拉"哈丁著,夏侯炳等译,江西教育出版社,2002,定价:18.5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