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罗生门》背后的希腊和唐代故事  

2006-02-13 01:03:47|  分类: 亲近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生门》背后的希腊和唐代故事

 

江晓原

 

 

  张艺谋回忆他1979年首次看到电影《罗生门》时的情景说:“我一下子被它迷住了。几年后,在戛纳,我坐在一个不起眼的位置上,亲眼目睹了黑泽明接受终身成就奖。……有一次,我去东京办事,一位日本友人建议我去见见黑泽明,我不敢去。无论如何,他是一位享誉全球的大师,在电影的王国里,我那时不过是个小人物。”《罗生门》和黑泽明这两个名字在电影界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1950年,黑泽明导演的电影《罗生门》为他带来了国际声誉。次年《罗生门》荣获威尼斯影展金狮奖及美国奥斯卡最佳外国影片奖,黑泽明从此声名大噪,确立了他在世界导演群中的重要地位。这也被认为是东方电影首次在国际电影节获奖。

《罗生门》中武士被杀、武士妻子真砂失身一案,共有四种版本:凶手大盗多襄丸供认的版本、武士灵魂叙述的版本、真砂叙述的版本、目击者樵夫所述的版本。评论《罗生门》的人,通常将注意力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影片中谁的说法是真相,二是导演究竟想表示什么(言人人殊,据说黑泽明最后表示是“揭示人性中的虚饰——哪怕死后也不忘虚饰”)。但是我最近看了《罗生门》,却从中看到一个希腊故事和一个唐代故事的影子。偶尔和友人谈起,被告知不应自秘,于是决定在这里拿出来与读者分享。

 

《罗生门》中多襄丸供认说,他轻而易举就将武士的妻子真砂奸污了,真砂只是起先有些反抗,但后来却很乐意地顺从了(据国外性学家的研究,这种现象在许多强奸案中都有发生);他本来不想杀害武士,谁知事后真砂却一定要他和武士决斗,真砂表示她只能跟从这两个男人中获胜的一个,于是多襄丸不得不将武士杀死。

在这个版本中,真砂的想法和做法,都使人想起希罗多德《历史》中吕底亚王坎道列斯的故事。坎道列斯认为自己的妻子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他一定要让他的亲信巨吉斯看王后的裸体,以便确认这一点,于是将巨吉斯藏匿在卧室,待他和王后就寝时,巨吉斯看到了王后的裸体。王后知道此事后,认为是奇耻大辱(这可以对应于真砂的失身),“原来在吕底亚人中间,也就是在几乎所有异邦人中间,在自己裸体的时候被人看到,甚至对于男子来说,都被认为是一种奇耻大辱”。王后将巨吉斯召来,给他两个选择:要么他将国王杀掉,“变成我的丈夫并取得吕底亚的王位”,要么立刻被处死。“你们两个人中间一定要死一个(这正可以对应真砂对多襄丸的要求)。”结果巨吉斯当然选择了前者,他杀死了国王(这正可以对应多襄丸之杀死武士),并娶了王后,登上了吕底亚的王位。

 

《罗生门》中武士的灵魂被召唤到法官面前,他陈述了案件的另一种版本:真砂失身于大盗多襄丸后,要求多襄丸将武士杀掉,多襄丸听后十分愤怒,遂将真砂踩在脚下,问武士这样的女人该如何发落。武士心中暗想,这大盗倒还仗义,“也就是可饶恕的了”。不料问答之际,真砂忽然逃跑,多襄丸追去,武士万念俱灰,遂自杀而死。

在这个版本背后,可以看到一个极其精彩的唐人传奇小说故事的影子。

唐代有个叫冯燕的年轻人,会武功,懂时尚,风流倜傥,因为打抱不平获罪,流亡到滑地,被当地军政长官看中,做了军官。不久冯燕和另一个军官张婴美丽的太太成了情人,张婴知道此事后,多次殴打太太,致使妻子家族对张婴十分怨恨。有一天张婴在外酗酒,冯燕和张太太又一次幽会,不料张婴酒醉归来,冯燕赶忙逃走,但是头巾还在枕边;幸好张婴大醉而卧,没有发现,冯燕向张太太指着头巾,意思是要张太太递给他,免得留下痕迹,谁知张太太会错了意,竟将枕边张婴的佩刀递给了冯燕。冯燕向张太太看了几眼,心想这个女人的心实在太狠毒了,就一刀砍下了张太太的头,然后戴上头巾走了。

第二天天亮时,张婴酒醒,发现妻子被杀,邻居认为是张婴杀的,就去通知他妻子家族,妻党的人愤然涌来,说:张婴平时就经常殴打我女儿,还要诬蔑她的清誉,这次竟将她杀害了!于是将张婴扭送司法机关。由于各种证据都表明凶手就是张婴(比如他经常殴打妻子、凶刀就是他的佩刀,等等),张婴百口莫辩,最后冤案成立,张婴以杀人罪被判死刑。

最戏剧性的场面到来了:在张婴被执行死刑的法场上,在上千人的围观下,冯燕出现了,他宣称张婴是无辜的,张太太是自己杀的。司法官带着冯燕去见军政长官贾耽,贾耽将此案据实上奏,并表示,宁愿免去自己的官职,也要为冯燕赎罪。最后皇帝的敕令是,将滑地的全部死刑犯同时赦免。

这样一件集香艳、义气、豪迈、勇敢、宽仁于一体的轰动案件,要是放在今天,除了媒体联篇累牍的报导,多半还会拍成电视剧,甚至拍成电影;即使在还没有这些玩意儿的唐代,它也不可能不在当时的流行文学中留下痕迹。那个时代的时尚文人沈下贤,写了传奇《冯燕传》;著名诗人司空图则创作了长篇叙事诗《冯燕歌》。诗人认为冯燕的所作所为是难能可贵的,诗人相信,这个故事将千古传诵:

窗间红艳犹可掬,

熟视花钿情不足,

唯将大义断胸襟,

粉颈初如切玉。

……

未死劝君莫浪言,

临危不顾始知难,

已为不平能割爱,

更将身命救深冤!

……

黄河东注无时歇,

注尽波澜名不灭。

……

此君精爽知犹在,

长与人间留炯诫,

铸作金燕香作堆,

焚香酬酒听歌来。

现在让我们回到《罗生门》中武士灵魂所述的版本上来。在这里,多襄丸可以对应于冯燕,武士可以对应于张婴,真砂则可以对应于张太太。女人的心肠如果太狠毒,会引起男人们共同的愤怒。

 

《罗生门》是根据芥川龙之介的小说改编的。在《罗生门》各个角色所述案件的四种版本中,前两个版本出自“上等人”之口,版本背后的文化意蕴深厚一些,似乎也合情合理。可以推测,吕底亚王坎道列斯的故事,和《冯燕传》的故事,对于倾慕唐代文化千年之久、后来又拼命强调“脱亚入欧”的日本人来说,象芥川龙之介和黑泽明这样的文化人,应该都是有机会读到的。因此,当他们在写作和导演《罗生门》时,这两个故事,或这两个故事的影子,有没有可能曾经浮上他们的心头呢?

退一步说,即使芥川龙之介和黑泽明根本就没有读过希罗多德《历史》和《冯燕传》,电影问世之后,观众联想到那两个故事上去,也仍然是有意义的——因为无论东方西方,今人古人,人性中其实有着许多共同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