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疾走天堂:小人物之替天行道  

2006-02-15 23:08:27|  分类: 亲近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疾走天堂:小人物之替天行道

 

江晓原

 

 

  30年前,我在一家纺织厂当电工。这是一个需要“三班倒”的工作——上海的纺织厂曾经多少年来都是24小时开工的。轮到夜班(晚上22点~至次日6点),整个电工房只有我和徒弟两人,真正是夜深人静。因为夜班电工一般没什么事情(车间里电器出了故障才需要电工出手),而我又经常有办法弄来西方名著,就和徒弟两人夜读。那时我们发现,一部小说是不是吸引人,放在夜班检验是最灵验的——只要稍有枯燥沉闷之处,你就会瞌睡;而那些精彩的小说,可以看得你不知东方之既白。

  在“非典”时期,工作到午夜0点,通常也就近于强弩之末了,这时开始看影碟,我发现当年检验小说的法子可以搬过来用——只要稍有枯燥沉闷之处,你就会上床;而那些精彩的电影,可以看得你在影片结尾时惊呼“啊呀已经两点了!”

  就在这样一个万籁俱寂的深夜,《疾走天堂》(Heaven),一部小制作的、表面看起来很典型的警匪片,平平淡淡,没有俊男美女,没有国际巨星,没有宏大叙事,没有枪战打斗,却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感动。

  影片片名的翻译,照例是不确切的,不过因为本片的导演(Tom Tykwer)导过一部有点名气的影片《疾走罗拉》(Run, Lola Run),本片中文名字被译成《疾走天堂》,也算攀附得有一点点道理。

 

  故事的背景被设为一个意大利城市。第一个替天行道的是女主角——她是一个平平常常的英语教师,既不漂亮,也不富有。她丈夫和孩子都死于吸毒,为此她对毒枭怀着深仇大恨。在向当地警方揭发、举报该毒枭数年之久,都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之后,她决定自己来替天行道——往毒枭办公室安放了定时炸弹。随后她给警方打电话,宣称毒枭将在五分钟后被炸死。不幸的是,就在她安放好炸弹之后,清洁女工清理了办公室的字纸篓(炸弹就在里面),结果炸弹炸死了四个无辜的人。

  于是女教师被作为恐怖分子受审。无论她怎样坦白地说出她行为的动机,没有任何人愿意相信她。她告诉警方,她有证据:几年来她向警方投寄或亲自送交的揭发、举报该毒枭的信件,有警察局的收据,都存放在她家里。然而警方去她家搜查的结果,却宣称没有发现任何她所说的这种收据!看到这里观众都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警方实际上是和毒枭紧密勾结在一起的,他们正好借搜查的机会销毁了这些证据。

  现在,毒枭和警方都清清白白,而女教师对自己安放炸弹的行为也供认不讳。她不仅未能替天行道,反而伤及无辜,死罪难逃。仇恨和悔恨,一起咬啮着她的心,这个弱女子显然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然而,就在此时,第二个替天行道的人出现了。

  他当然就是影片的男主角。事实上他早已经出场,但是到此时为止谁也没有注意过他,因为他只是警察局长身边一个跟班的小警察。小警察的弟弟,碰巧是女教师班上的学生,他相信老师一定是好人,无论如何不会是十恶不赦的恐怖分子。于是小警察成了第一个相信女教师的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审讯过程中,小警察冷眼旁观。他对女教师由信任而同情,由同情而爱慕。最后他决心以他个人之力,与毒枭和警察局长的联合势力对抗——他要出来替天行道。

  小警察偷偷向女教师传递了一个采访机,里面的磁带录下了他向女教师交代的帮助她越狱的方案。虽然警察局长窃听了这盘磁带,布下了陷阱准备将他们两人一起击毙,却不料小警察将计就计,临时变换了方案,竟然越狱成功。原来小警察那已经退休的父亲,先前也是一个警察局长,家学渊源,他对警察局里那些手段并不陌生。

  越狱只是复仇的开始。小警察给毒枭打电话,说局长请他晚上到办公室商议要事,毒枭不知是计,依约前来,没想到等待着他的是女教师复仇的枪口。第二天人们发现毒枭死在警察局长的办公室里,而且凶枪就是警察局长的,顿时在媒体上掀起轩然大波。正当满城风雨之际,这对苦命鸳鸯踏上了逃亡之旅。

 

  小人物激于义愤,毅然挺身而出,以一人之力,与庞大的恶势力抗争,这种个人英雄主义的故事,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都是令人感动的。比如在金庸的小说《倚天屠龙记》中,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张无忌,在光明顶上路见不平,以一人之力,力败六大门派的绝顶高手,最终保全了明教,也是一个这样的个人英雄主义故事。

在好莱坞电影中,替天行道通常由身怀绝技的英雄侠客之类的人物来实行,但在《疾走天堂》中,却换成了两个平凡小人物来实行,并使用了类似“连环套”的形式来强调表现。此外,好莱坞路见不平挺身而出的英雄,往往有着一个自己的美好梦想,比如《虎胆龙威》(Die Hard)三部曲中,布鲁斯·威利斯演的那个警察,梦想和太太共度一个浪漫的圣诞之夜,等到激于义愤挺身而出,就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以此突显其崇高,达到煽情效果。而在这部德国导演的影片中,小警察原本没有什么梦想,过着平淡的生活,他的出人意表的挺身而出,更显出正义的力量,显出“公道自在人心”。

最后,当警察们乘坐直升飞机追踪到小村庄,四散搜查女教师和小警察的藏身之处时,躲在直升飞机附近的女教师和小警察反客为主,夺取了直升飞机远走高飞。直升飞机向上越升越高,直至消失在云端,警察们向天射击的枪声,是如此的无可奈何,如此的虚应故事,甚至更象是在为这对年轻人鸣枪送行。这个浪漫的、有点情理之外的结尾,既落实了《疾走天堂》的片名,也给观众留下了一个想象空间——这对小鸳鸯的逃亡能成功吗?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