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双瞳:在科学与迷信之间  

2006-02-18 13:51:45|  分类: 亲近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双瞳:在科学与迷信之间

 

江晓原

 

 

司马迁在《史记·项羽本纪》末说:“舜目盖重瞳子,又闻项羽亦重瞳子”。“重瞳子”就是双瞳——也就是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瞳人。照司马迁的意思,这似乎是某种伟人的特征,但是到了电影《双瞳》中,这成了一个邪教首领的特征。

  要给影片《双瞳》归类有些困难——可以算是警匪片,也可以算是惊悚片,还可以算是魔幻片。实际上《双瞳》刻意突出科学与迷信两者之间的对比、共存和冲突。它还特别涉及一个非常深刻的争论:即科学能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如果从唯科学主义的立场的出发,自然相信科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然而这只能是“相信”而已,因为生活中的实际情形往往并非如此。

连环杀人案许久未破,使得台北警方非常被动,于是一位名叫Kevin Richter的来自美国FBI的破获连环杀人案专家(David Morse饰),被请到台北市警局来协助破案。和他搭档的是一个落魄的警官黄火土(梁家辉饰),他被告知,只是因为他的英文“局里最盖”才摊上这个倒霉差使的——他的同事们显然不愿意看到这对异国拍档破案成功,因为这样会显得他们自己太无能了。

这位美国专家看来是一位坚定的唯科学主义者,他一再向黄火土及其同事们强调:我们要用科学方法破案。他的方法是完全依据科学和理性的,比如从罪犯遗弃的汽车里寻找碎片,进行化验,寻找产地,以此来推测罪犯的行踪之类。不能否认这位美国专家的科学方法曾对案情有所推进,但是最终他非但未能破案,自己也命丧罪犯之手。

原因何在呢?其实很简单——专家在用科学和理性破案,但是罪犯却并不按照科学和理性作案。罪犯实际上是一个邪教集团,他们的首领相信,用某种特殊的方式,诛杀某些特定的人,可以帮助自己成仙。这样一套神秘主义的迷信玩意,在科学的视野中,当然是不屑一顾的胡说八道,FBI的美国专家哪里会懂呢?

于是黄火土警官就去请教中央研究院一位研究文化人类学的院士,起先他还向院士遮遮掩掩,后来死的人越来越多,只好将案情和盘托出,院士这才帮助他分析明白了罪犯的逻辑和指导思想。可惜最终黄警官虽然将邪教首领杀死,自己却也以身殉职。

 

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是不是以迷信作案,就要以迷信破之?表面上看来似乎应该是这样。不过在这里理性仍然有其地位——就连那位FBI的美国专家也主张应该向专家学者咨询。知道邪教首脑不按科学作案,但邪教有邪教的迷信逻辑,根据这种迷信逻辑来分析案情,从更深的层次上说仍属理性。

然而《双瞳》的编导,却不愿意将事情搞得那么清晰明确——如果搞得那么清晰明确,那就难免成为我们多年来熟悉的所谓“寓教于乐”型的东西,就不好玩了。为了用神秘主义的东西来吸引观众,构成娱乐功能,影片安排了一系列荒诞的情节:

比如,邪教根据中国古代的“五行”学说,要按照金、木、水、火、土来杀人以求成仙,这“五行”或落实在方位上,或落实在工具上,或落实在姓名上,所以警官黄火土最终必定是要死的——他的名字对应于“五行”中的“土”和五色中的“黄”。事实上他在破案过程中,很早就怀疑到自己可能会有此结局,但作为警官,职责所在,他不能退缩。又如,那位FBI的美国专家,被认为是“要下拔舌地狱”的,结果他在黄火土家中神秘死亡时,舌头已被拔下,捏在他自己手中。

这类情节的客观效果,无疑会向观众传递这样的信息:世界上确实存在着某些超自然的神秘力量,存在着某些神秘事物。尽管《双瞳》从整体上看尚不出理性的格局,但还是为神秘主义留下了足够的地盘,使影片得以用它来构成作为号召的“惊险、刺激、恐怖”。

 

《双瞳》刻意强调科学与迷信之间的对比和冲突,还通过这样的情节表现出来:

邪教的首脑是一个具有双瞳的女孩,然而她的两名主要干将,却是学计算机出身、从美国学成归来、从事IT行业赚了大钱的“海龟”科学家。自从他们被邪教蛊惑之后,就放弃了IT事业,将巨额财产全数献给邪教,并且用他们的科学知识为邪教服务,他们自己,也从文质彬彬的计算机专家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影片中有一段他们率领徒众拒捕杀人的场面,极其血腥残酷(本片D9格式的DVD影碟中包含两个版本,其中一个是未经删剪的)。

优秀科学家陷溺于邪教,乃至对邪教中那些与现代科学理论水火不容的迷信邪说深信不疑,进而身体力行,这样的故事在许多地方都发生过。《双瞳》中那两个IT“海龟”的故事自然是虚构的,但也未尝不是现实生活的某种写照。几年前媒体颇热衷于讨论这个问题,试图寻找这些科学家陷溺于邪教的原因,结果自然是言人人殊,未见真正令人满意的解释。一个比较有启发意义的思路,是指出科学需要人文精神的指导和规范。《双瞳》中的IT精英陷溺于邪教,就是因为缺乏人文精神的指导和规范,结果他们的科学知识都用于为邪教服务,为虎作伥了。

与这两位疯狂的前IT精英形成对比的,是警官黄火土所面临的两大问题:妻子(刘若英饰)因他全力办案不能顾家而提出离婚,同事和上司都因为他太耿直而不喜欢他。他很苦闷,独自住在狭小混乱的办公室里,经常一个人下着象棋……。他的两大问题,都是科学不能帮助他解决的,而他忠于职守,不惜牺牲性命也要将恶魔绳之以法,恐怕应该是人文精神的指导和规范之功吧?所以影片结尾他殉职后,让他妻子为他抚尸恸哭,一方面是煽情一把,另一方面何尝不能视为向人文精神的一种致敬呢?

 

影片《双瞳》中的“双瞳”,实际上是“科学”与“迷信”这两者的象征。这两者从同一个眼珠里看出来的,将是一个何等矛盾、何等迷茫的世界呢?难怪影片的广告词这样说:“台北,热闹繁华的都会大城,现代高科技生活,与华人几千年的传统信念并存。在这个冷漠异境的城市里,人们相信鬼魂就像是高楼大厦般真实可及。城市车水马龙,人群往来穿梭,一个身心受创的警官,正和不知名的神秘恶魔搏斗,受威胁的不只是他的性命,还包括他的灵魂……。”

电影编导的立场,似乎也是依违于科学与迷信之间,颇为暧昧:既然将迷信的邪说和犯罪行为归于邪教,当然是对迷信持批判态度;但是又让黄警官和美国专家以邪教理论所预言的方式死去,似乎又在为迷信张目。毕竟,在他们看来,电影不是进行思想教育的工具,而是用来娱乐的,或是用来(通过吸引观众)赚钱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