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阮郎才去嫁刘郎——“非典”时期的三种生活  

2006-03-18 23:08:09|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阮郎才去嫁刘郎——“非典”时期的三种生活

 

江晓原

 

 

  唐许浑《寄房千里博士》一诗,素为喜欢艳诗者所爱,姑不论其中“五夜有心随暮雨,百年无节待秋霜”一联,甚合如今“时代潮流”,就是“为报西游减离恨,阮郎才去嫁刘郎”这最后两句,也别有一番香艳。刘晨、阮肇入天台山,各娶了神仙美眉的故事,旧时文人心向往之,已千数百年;后来阮郎刘郎的典故有多种用法,例如,经常被用来指两个堕入情网的男性朋友——当然不是同性恋,不过他们也许共爱着同一女子。到了许浑诗中,阮郎(房千里?)西游,满怀离愁别恨,而诗人却劝他不必如此多情,因为他刚刚离去,他所爱的女子就移情别恋了。

  如今“非典”来了,各种会议取消或延期了,各种文化人的聚会几乎绝迹了,老朋友也很少见面了,有的朋友竟已经十天未下楼!这一番变故,恰如阮郎西游,若是诗中那位多情女子,禁不起离恨消磨,难免就要移情别恋,此即“阮郎才去嫁刘郎”也——当然,这里只是一个比方而已,移情者未必是女子,而可以取得“刘郎”位置者,厥有三种:

 

  其一,自然是读书。

我想很多人都会同意,一个荒诞的局面正形成:市面上好书越来越多,而人们读书的时间却越来越少。作为例证,我先从自己身边开始考察。

太太是政府官员,几乎天天加班,每个周六也几乎都要加班。每天回家最早也要将近晚上8点,如今战“非典”,加班更多,回家更晚,至多入睡前在床上翻翻报纸,或看上几页书。她没有时间读书,我们可以用“工作太忙”来解释。

  女儿是高二的学生,住校。平时有无数功课,每当周末回家,看见书房或厅里又出现了新书,其中有许多都是她喜欢看的(她的阅读已经成人化了),这本也想看,那本也想看,最后则总是长叹一声:还得先做作业啊!她面对不停出现在家里的好书,有一句学来的“名言”——我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她没有时间读书,我们还可以用“应试教育的恶果”来解释。

  我自己则如今在读书问题上,可以说是“受尽煎熬”!从根上说,我当然是喜欢“读书”的,要不也不会选择现在这个职业,况且我的某些工作还使我有必要、同时也有机会比一般人接触更多的书籍,特别是新出版的书。然而“煎熬”恰恰就在这里出现了——既然喜欢读书,好书又不停地出现在眼前,不停地诱惑你,可是偏偏没有时间去读,以至于不得不为读书而“争分夺秒”,而“忙里偷闲”,可是这样一来,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乐趣,早已被消解大半。

  我也试图在我所能接触的圈子中作过了解,得到的印象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家毫无特殊之处。也就是说,人们没有时间读书,是一个颇为普遍的现象。

  我至今不明白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要克服它,需要相当大的毅力才行,毅力不够,往往只能身不由己,因循下去。现在好了,“非典”来了,既然可以十天不下楼,那总可以玩命读书了吧?以前我看着那些来到书房里的好书,已经放了快一个月,还没有时间和她们亲近,经常感到难以为情,现在总算有机会可以稍事弥补了。

 

  其二,与读书类似,是看碟。

  这回“非典”影响了不少行业,饭店门可罗雀,电影院则关了门,更别说那些舞榭歌台了。但是有一个行业却反而繁荣起来,那就是卖影碟的。如今的DVD影碟,出炉不久的正版大片,比如《英雄》,也不过12元一张,那些D版只要8元甚至更少,质量也毫不逊色(只要不是眼下最新的片子)。现在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得几十上百元,在家看碟片确实经济实惠,时间还可以由自己任意操控。

  这个身份暧昧的行业,这些年已经悄悄地、但是却彻底地打破了以往我们对外国电影的限制——以前我们只能观看那些被“引进”的外国片,许多著名影片我们只能闻其名而不得见其面,而如今许多人已经开始象买书那样买碟片,聚在家中慢慢欣赏。有一位年轻的女作家告诉我,她每月要买1000元左右的碟片(估计是有一段时间如此)!我给她初步算了一下,如果她买的碟片每部都从头看到尾的话,她需要每天看碟约8小时。当然事实上她不会这样做。但这个故事至少提示我们,如今我们可以看到的电影已经非常之多——远远超出电影院里放映的那几部。

影碟聚得多了,也会产生和书同样的问题——市面上好碟越来越多,而人们看碟的时间却越来越少。现在好了,“非典”来了,既然可以十天不下楼,那总可以玩命看碟了吧?将往日积在家里的和新买的影碟猛看一回,自然也十分过瘾。

 

其三,则可谓之“网战”。

“网战”者,网上“掐架”之谓也。例如某论坛重开,“前度刘郎今又来”——不过这刘郎非本文开头所言之那刘郎也。也许是看《英雄》碟片看得入了迷,网名都变得十分“英雄”:有的叫“飞雪”,使人想着张曼玉;有的是“十步一杀”,叫你记起李连杰;只是还未见“如月”,居然冷落了章子怡。至于金庸小说的传统营养,当然不会缺席,至少谢烟客的“玄铁令”已经重现江湖。

先前我以为网上“掐架”这种事情,多半只有年轻人喜欢,象我这样的“中老年”就从不参加,一向只是观战而已。近来却发现战团之中,既有斗志昂扬的少镖头,也有义愤填膺的老前辈。斗志昂扬,自然是据理力争;义愤填膺,难免要意气用事。在这段可以十天不下楼的日子里,“网战”方殷,十分精彩。虽然意气用事的、强词夺理的、上纲上线的、诬蔑谩骂的,只能是速朽之物,人们很快就会忘记;但是理论上的探讨,则构成思想资源的积累,终将成为文化上的财富。

 

三件事情,各自迷人,“非典”时期的生活就这样流淌着。我敢肯定,当击败疫魔,解除警戒之后,当意外地被“非典”压抑下去的种种恶习报复性反弹之时,必有许许多多人,开始怀念这段可以十天不下楼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