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温柔地清算科学主义——专访《南腔北调》两作者  

2007-06-16 15:36:37|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7年6月13日《中华读书报》13版

 

温柔地清算科学主义——专访《南腔北调》两作者

 

采访者:《中华读书报》记者王洪波

受访者:江晓原、刘 兵

 

《南腔北调》内容简介

  本书以新世纪以来问世的书籍为引,行文化思想评论之实,关注的焦点是当代科学与人文之间的关系。举凡科学主义、反科学主义、“科学大战”、后现代、建构论、强纲领、伪科学、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幻想……,无不纳入对谈的视野。两位作者分居京沪,一南一北,2002年以来,通过网络进行对谈,形成了几十篇对话体文章,现辑为一书,名之为《南腔北调》。

  (《南腔北调——科学与文化之关系的对话》,江晓原、刘 兵著,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1月第一版,32.00元

  

  记 者:关于书名,你们在“前言”中说,用“南腔北调”一词有多重寓意,其二是说:书中“这种颇有些另类的声音往往也不是正统主流的腔调”。那么,你们的声音,是否为与某种“正统主流”的观点争鸣而发?这“正统主流”的观点为谁所有?具体内容如何?

  刘 兵:“南腔北调”一词,从我们以前在报纸上的对谈开始,到这次在把对谈文字结集时用作书名,都可以在不同的意义上来理解。所谓“正统主流”的观点究竟为谁所有,这倒不好一概而论,放眼望去,在各种媒体中,乃至于在平常的各种场合,主流的观点倒处都是,否则,也就不叫主流了。这类观点,说它们“正统”,其实它们也有某种“传统”的意味。当然,我们在对谈中的这些带有“另类”意味的观点,确有是针对某些正统主流的观点而发的。记得十多年前,我曾在给江晓原的一本著作写序时,评价说他有“反潮流”的倾向,当时他还未敢把那段文字真正用在书中,但现在我想他应该不会再有这样的犹豫了罢。那所谓的“反潮流”,不也就正是一种与正统主流有相异之处的“另类”观点吗?当然我们是认为这样的观点有价值才会展开谈论并予以传播的。

 

  记 者:副标题为什么用“科学与文化之关系的对话”,而不是“科学文化对话录”这样更为简洁的说法呢?“科学与文化”一说似乎把科学与文化对立了起来,而且隐含有科学不在文化范畴之内的意思,可以如此理解吗?

  刘 兵:我们在这里用这样的副标题,倒并非是想要把科学与文化对立起来。因为时下人们在采用科学文化的说法时,一是指一个包含了各种以科学为对象的人文研究的研究领域,二是指与科学相关的文化。而在这里,我们实际上想要强调的,是科学与更为宽泛的文化之间的关系,“关系”这两个字才是关注的重点。当然在这样的用法中,这种谈话本身,也可以是属于作为一种研究领域的“科学文化”中的一部分的。

 

  记 者:某种程度上,这本书可以看做一本书评集。以书为引,“行文化思想评论之实”(见本书前勒口),不正是对书评文体性质的概括(虽然不能涵盖所有书评类型)吗?书中涉及近年来最受关注的科学文化图书40余种(一个建议:这本书应该做一个书名索引),包括《科学的反革命》、《科学的文化多元性》等理论著作,《最后的炼金术士:牛顿传》、《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等科学史图书,《基地》、《天使与魔鬼》等科幻小说,等等,根据这份书单来说,近年来的科学文化出版有怎样的特点?

  刘 兵:说是书评集,也对,也不完全对。在许多情况下,所谈的书,更是一种引入话题的方式,我们经常在谈论中,就顺着话题的走向,将谈话的内容延伸到了所谈之书以外了。不过,这种既从书谈起,依托书而谈,又不受通常书评不应写得与书离题太远这种限制。所以,我觉得这更是一种有点类似于书评但又更加自由的文体,这种文化更适于有某种思维的发散性的对话。

  江晓原:五年来我们在《南腔北调》专栏中所关注的科学文化书籍,确实包括你所注意到的几个大类——科学哲学或科学社会学的理论著作、科学史著作、科幻作品。我们可以看到,后现代思潮对国内科学文化方面的书籍出版已经有了很大影响,许多关于“科学大战”、科学知识社会学等领域中的重要理论著作,已经先后被译介到国内,并且对知识阶层在思想上与时俱进产生了很大的推动作用。科幻作品也不可能不受后现代思潮的影响,许多作品都在质疑科学技术无限发展的未来,以及科学技术被滥用在当下已经产生的弊端。这些书籍都是我们两人近年来比较关注的。

 

  记 者:我觉得,这本书的核心主题是科学观的讨论,你们二位基本站在人文立场上,对科学主义予以“清算”。实际上,关于科学主义的争论确是近年来思想界一个热点。我想问的是,国内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场讨论?学术内部的动因是什么?外部的刺激又为何?

  刘 兵:我同意说这本书的核心主题与对科学观的讨论密切相关,当然也不仅限于此。如果说我们这本书的核心主题是对于科学主义的“清算”,也同样可以成立。国内之所以出现有关科学主义的讨论,从学术上可以说,是随着科学的发展及其对社会的深刻影响,随着人们对科学本身认识的深入,而出现的一种时代的要求吧。

  江晓原:“时代的要求”听起来好像说得大了点,尽管实质上确实如此。而要说“清算”科学主义,我觉得措词是不是有点咄咄逼人了?——就算是“清算”,我们也是很温柔地“清算”。“学术内部的动因”基本上可归因于“与时俱进”和“与国际接轨”来解释,毕竟中国在这方面还处在补课和向别人学习的阶段。“外部的刺激”则应该看到近年来围绕着大学官僚体制化、学术“量化考核”、环保、建坝、“敬畏自然”等一系列的热点争论。

 

  记 者:一般社会大众常常觉得你们学者老在谈论一些玄之又玄的话题,与大家的现实生活没有关联,科学主义的讨论可能就被很多人归于此列。你们觉得这场讨论有现实意义吗?与普通人相关吗?

  江晓原:有很多事情其实和我们每个普通人都息息相关,只是我们以前没有注意到而已。科学主义问题就是这样一件事情。一但从科学主义的“缺省配置”升级,你看到的世界就和以前大不一样了——大到国家大事,小到看病吃药,都是如此。美国《科学普及:2061计划》早就要求公众认识到科学技术的“长处和局限性”,道理也就在这里。

 

  记 者:你们的对话对科研体制、教育体制、学术评价制度等话题都有涉及,这在讨论《背叛真理的人们》、《权谋:诺贝尔科学奖的幕后》、《爱因斯坦全集》等书时有所体现,而副编中更集中地谈论了这些问题,我觉得在国内的相关讨论中,是比较有新意的。你们揭示了现在弊端丛生的学术体制其实颇多科学主义、工程思维的气息。可以这样说吗?

  江晓原:可以这样说。虽然弊端本身通常都是形形色色的当事者“研发”出来的,但是有关部门容忍甚至促成这些弊端,背后的思想根源之一就是科学主义。在我们之前,国内好像没有人指出过这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