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埃舍尔:惊奇是大地之盐  

2006-04-29 10:43:45|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埃舍尔:惊奇是大地之盐
 
□ 江晓原  ■ 刘兵

  □ 很高兴你我都有机会将这本《魔镜》先睹为快。记得我第一次接触埃舍尔(Escher)的画,是在念大学的时候,是杨振宁一本小书《基本粒子发现简史》(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63年第一版,1979年第二次印刷,0.35元)中的插图,那时书中的译名是“爱许儿”。所以中国学者至少在1963年就有机会在中文读物上见到埃舍尔的画。稍后出现了“走向未来丛书”中的《GEB——一条永恒的金带》(四川人民出版社,1984),逐渐有较多的中国学者知道埃舍尔的画了。等到上面这本书的全译本,美国人侯世达(D. R. Hofstadter)的《哥德尔、埃舍尔、巴赫——集异璧之大成》,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已经是1996年了。据我猜想,中国读者大多只是觉得埃舍尔这些画挺怪的,挺有趣的,但是要深入阐发这些画的蕴意,以及相关的思想背景,恐怕还是从这本《魔镜》入手比较好。
 
  ■ 其实,我开始注意到埃舍尔,也是从那条金带开始。由此可见,当时“走向未来丛书”在传播新观念方面曾走到的重大影响。不过,虽然后来的《集异璧》这个全译本以更精良的译文在国内出版,但影响却似乎反而不如原来带有许多问题的节译本影响大。也许,是因为全译本内容太深了吧。相比这下,这本《魔镜》要好读得多——尽管有些内容要想真正读懂,也必须要下些功夫才行。可是,无论那一本书,我想,也都不能彻底地解决每个读者心中关心的问题。这也许是由于埃舍尔的画所蕴含的内容太丰富了,并且需要每个人独立的一些思考,经过这个过程,才能得出一些个人的结论。比如说,对于在这些画中所蕴含的对这个世界的时间和空间的思考,或者说,对于悖论的形象化反映。
 
  □ 在埃舍尔的画中,可以读出许多东西,而且可以见仁见智。这本《魔镜》则是迄今所见对埃舍尔绘画最好——或者说,最接近埃舍尔本意——的解说。但是每个读者都可以从埃舍尔的画中读出自己的收获。而我读《魔镜》,最大的收获却是开始思考一个《魔镜》作者并未提及的问题:我们应该怎样发掘科学的娱乐功能。
  我们向来的习惯,不是将科学神圣化,就是将科学实用化。神圣化,则令科学远在云端,高不可攀,深不可测,公众只能向科学顶礼膜拜。实用化,则将科学混同技术,急用先学,立竿见影,领导只想要科学产出效益。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科学也可以有娱乐功能。埃舍尔的画,在我看来,其中有许多就是在尝试开发科学的娱乐功能。
 
  ■ 对于大众来说,科学确实具有娱乐的功能,甚至于,对于科学家们自己,这种功能也同样存在。开发这种功能应该是科普的重要内容,因为,作为娱乐的附产品,可以是一种教育,而且,即使不谈教育,仅仅娱乐本身,也完全可以凭其资格成为科普的重要内容。
  开发娱乐功能也好,或者是拓展科普的内容也好,埃舍尔的绘画都可以被包括在内。其实,我想埃舍尔本人在画这些画时,倒并不是为了什么科学的目的,而是通过绘画来表达他作为非科学家对这个世界的一种思考。但人类的思考总有某种相通性,因此,科学家们才会注意到他的绘画,科学哲学家等人也才会去分析和发掘这些画中重要而且深刻的内涵。正是在此基础上,也才为科普将其吸收进来准备了基础。因此,谈到科学的娱乐功能,埃舍尔的绘画只是提供了一个典型的案例,类推开来,基于娱乐的科普的潜在领域应该是非常广阔的。
 
  □ 关于埃舍尔作品与科学的关系,你有没有进一步的看法?我觉得这里面颇有文章。按照《魔镜》的说法,有时似乎是一些“暗合”,例如,在周期性平面分割上,对适当的图案进行自我复制,有平移、旋转、反射、滑移反射等等,总共可以有17种操作;令人惊奇的是,埃舍尔在没有借助任何相关数学知识的情况下,将这17种操作全部发现了。又如,数学家认为他的一幅画表现了黎曼曲面,但他自己却不知道,也不愿意承认,他自述说:“两位博学的先生,凡?丹齐格教授和凡?韦恩加登教授,曾想说服我,我(在《画廊》中)所画的是黎曼曲面,但他们没有成功。……我对什么黎曼一窍不通,对理论数学也一无所知,更不用说非欧几何了。”
 
  ■ 谈到这个话题,倒让我联想起两年前我主编的一套“大美译丛”中的那本《艺术与物理学》中的一个贯穿始终的观点。如果根据我自己的理解,用我自己的话来总结的话,那就是艺术与科学都是人类以不用的方式对外部世界和内心的认识,这两条线索平行展开,其间有相互的作用,但也在相当程度上彼此独立。不过,在这两类认识活动中,艺术家和科学家以不同的方式发现了许多相当类似或者相能的东西。我想,埃舍尔的画和他的说法也许是对这种观点的一种最好的诠释。也就是说,他并不是出于科学研究的动机,但由于人类思考和认识中的某种共通的性质,他也完全有可能用艺术家的方式“独立”地发现许多科学家在科学领域中曾经或者后来做出的发现。这种认识的特征也可以说是科学与艺术之间的一种更为深层的联系。
  不过,对于科学家和艺术家在认识中的这种特殊的吻合,又是需要专门的研究的,目前至少我还没有见到更多的有关研究,当然这也许是我见识的局限所致。另外,也确实只有那些真正天才的人物、真正善于独立思考的大家,才能达到这种水准。埃舍尔肯定是这样的大家之一。
 
  □ 埃舍尔在透视、反射、周期性平面分割、立体与平面的表现、“无穷”概念的表现、“不可能结构”的表现、正多面体、默比乌斯带等等方面,都作了大量探索;而这些都与数学、几何、光学等有关。他创造那些奇妙的作品时,往往事先要作大量研究和探索,他留下来的大量设计草图可以证明这一点。而你的联想,又使我联想到另外一些事情。有些当代作品,望之如鬼画符,却硬题上一个和现代科学相关的标题,就被某些人士吹捧为“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其实只是穿凿附会,南方人谓之“硬装榫头”。我觉得在埃舍尔的作品中,我们才真正看到了科学与艺术的有机结合。
 
  ■ 确实如此。有几次,在一些高校等处我做有关艺术与科学的讲座时,也常常会谈到这个问题。甚至于还不仅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有人甚至只因为某某科学家也有某种意义的爱好,或者只是靠着字面或形式上想像中的联想,就把艺术与科学“联系”了起来。我觉得,艺术与科学这个话题是需要深入的学术研究的。否则,只靠那种表面的联系,肯定不会给人们带来什么有益的新认识。
  不过,在诸多的艺术家中,埃舍尔又确实是一个异数,一方面他的作品引起了一些科学家和许多热爱思考的学者的极大兴趣,另一方面,他在艺术家阵营中却似乎没有得到如此重视,这里面,似乎也潜在地隐藏着一些有趣的问题。
 
  □ 埃舍尔确实是“无法归类”的艺术家。有整整十年,当时主流的艺术评论几乎对他不屑一顾,但这种状况到1950年代以后开始改变。不过,埃舍尔似乎并不是很愿意厕身于艺术家的行列——他认为,艺术家追求的是美,而他追求的“首先是惊奇”。所以他有一句名言:“惊奇是大地之盐”。这惊奇,不仅是要让读者看他的作品时感到惊奇,更重要的是他本人在观察、思考中所感受到的惊奇。他用他的作品来表现这些惊奇。

  《魔镜——埃舍尔的不可能世界》,布鲁诺?恩斯特著,田松等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定价:60元。

载2003年1月13日《文汇读书周报》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