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疯狂的石头》:何必为它疯狂?  

2006-08-10 01:40:12|  分类: 亲近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疯狂的石头》:何必为它疯狂?
 
江晓原(上海交通大学教授)
杨 波(《解放日报》记者)
 

  杨 波这个夏天,一块“疯狂的石头”仿佛从天而降,是否真如一些评论所言,《疯狂的石头》开创了中国电影新的类型片模式,它的成功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江晓原:平心而论,我觉得这些天“一边倒”的评论是太言过其实了,太夸张了。且不说这种类影片在国外早已有之,单就一部电影的影响力而言,是不是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意义,也只能等过了几十年以后再说。这种评断应该是经过大浪淘沙的比较、追认之后才能够作出的。比如1906年片长只有6分钟的默片《火车大劫案》,也许在当时并不起眼,但随着时光流逝,我们重新回过头来再看时,它在整个电影发展历史长河中的文化意义和影响力便凸显出来。
  所以对于刚刚问世的新事物,评价不必拔得太高。若干年后我们再来看这部影片,也许会同意它是里程碑,也许会觉得它其实并没有现在说的这样好。
  类似《疯狂的石头》这样的国产电影,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比如《寻枪》、《大腕》等等。只是《疯狂的石头》更搞笑,更“黑色”。整个故事情节非常紧凑,演员的表演相当出色,剪辑技术应属精良,叙述手法上也颇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几个镜头的回溯,因果倒置,借鉴了国外电影的一些拍摄手法。这部片子与很多中国电影最大的不同之处还在于,它成功地讲述了一个故事,这个故事的发展由很多巧合事件推动,其间又充满了许多让人会心一笑的黑色幽默。比较难得的是,电影里头没有一点说教味。所以观众由衷赞叹,电影确实“好看”。这其实是对一部电影很高的评价。
 
  杨 波:但是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一向苛刻的媒体影评人,这回却几乎步调一致地为《疯狂的石头》而“疯狂”。某市影评协会还专门就《疯狂的石头》开了一个专题讨论会,赞誉之声几成“一边倒”态势;电影制片人张伟平最近则称:若在今日,《霸王别姬》《大红灯笼高高挂》两部片子的票房加一块也超不过《石头》。
  江晓原:电影票房和专业影评并不代表一切。不同时间段里出现的不同影片,好比坐标轴上的函数,时空有别,加之观众的兴趣口味、时尚潮流等都在改变,票房好坏是很难比较的。电影票房有时与书的销路是一个道理。有些书刚出来时并不畅销,但却是“长销”的;有些可能刚出版时火爆异常,实际上却是昙花一现。再说现在影碟盛行,光看短期的电影票房也不足以对一部影片的受欢迎程度作出准确判断。
  至于所谓的专业影评,只是代表极少数人的意见罢了。在影评人士眼中“好”的影片,市场也许并不认可;被影评人士贬斥的“烂片”,也许广受观众喜爱。比如《救世主》,据说在北美票房相当不错,然而影评人士却将之视为“烂片”。也许只是这部影片不符合某些专业人士的某种喜好而已。从非专业的电影爱好者的角度来看这部影片,我认为非常好,其背后的思想资源也相当丰富。
  当然,对于像《疯狂的石头》这样几乎众口一词赞好的影片,我们也要考虑一个事实:以中国之大,每年只生产200部左右的电影,其中又只有约十分之一得以在影院播放,这个时候出现一部轻松搞笑、不带任何说教色彩的黑色幽默电影,并且得以播放,的确是会给人以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换句话说,这也许也是观众腻烦了大而无当、华而不实的电影之后的一种逆反心态。
 
  杨 波:有人认为,《疯狂的石头》之所以成功,是因为其中出现了“久违的真实”,你觉得如何?
  江晓原: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们说一部电影“真实”与否,主要不是看其镜头里所展现出来的东西,而主要是看故事本身。《疯狂的石头》其实是一个用真实化的语言、图景所讲述的荒诞、夸张的故事。你不能否认它的取景很真实,一些桥段和人物很真实,但它的故事本身是荒诞夸张的。
转型期的中国,有破蔽丑陋的真实,也有美仑美奂的真实。不能想当然地认为,只要拍旧城的穷街陋巷就是真实,拍了浦东的摩天大厦就不是真实。更不要认为“现实主义”就一定是表扬。
 
  杨 波:也有人认为,作为刘德华“亚洲新星导”计划中唯一的大陆作品,《疯狂的石头》受到关注实属必然?
  江晓原:《疯狂的石头》其实就是一部独立电影,刘德华的投资之于导演宁浩的意义,与其他投资者之于其他年轻的独立电影人的支持(比如贾樟柯早期电影得到的支持)一样,并无任何特别之处。拍摄资金来自何方并不重要。
 
  杨 波:《疯狂的石头》火了,导演宁浩也出名了:有人对其寄予厚望,认为他是“国产影片的明天”;也有人认为他是在“恶搞”,《疯狂的石头》不过是“迎合时下浮躁市场”的一个“闹剧”而已;还有人不屑于他的“小制作、平民化”,认为“大制作、大投资”才是中国电影的未来。对此,宁浩的回答是:“导演就像木匠”,每拍一部电影首先要搞清楚自己做的是椅子还是桌子。
  江晓原:这种态度是职业电影人的态度。同等条件下,投入越多,场面越大、音效越好、制作越精良,拍出来的电影往往更好看,这是事实。但是,“钱越多越好看”也并非绝对。对某些类型的影片,场面过分好看了说不定反而有害。
  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拍摄“制作恢弘、场面壮观”的影片,或者拍摄得以充分表达自我、反映个人梦想的艺术片(比如侯孝贤《最美好时光》那样的),自然很好。但对于很多导演来说,在目前这种事情还只是一种幸运,是可遇不可求件的。
  什么是中国电影的未来?什么才是“方向”?这些问题都很难预知。电影尤其如此。电影是高度依赖于想象力的,其发展方向有太多的可能性。现在作出任何预判或“指导”,都毫无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