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野蛮人”眼中的现代化  

2007-11-09 23:53:03|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4年6月4日《文汇读书周报》

 

“野蛮人”眼中的现代化

 

□ 江晓原  ■ 刘 兵

 

 

  □ 今天我们都认为现代化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它也确实是很好的东西。现代化通常总是被当作一个不断进步的过程,但是,在现代化的过程中,我们的生活质量是否也在同步地、线性地优化着呢?答案恐怕就要颇费踌躇了。

  80多年前,埃里希·索伊尔曼通过一个土著酋长——多半是他假托的——之口,发表了他对当时的现代化的种种批评意见。这些意见在那个现代化刚刚起步的年代,显得保守、没落、不合时宜,所以这本《帕帕朗基》沉寂了数十年。等到现代化达到相当程度,许多弊端显现出来,人们忽然发现,此书中所言颇有一点先见之明,于是此书被重新“发现”,风行起来。

  我看了以后,感到书中有些看法确实切中时弊,有点古人所谓“言谈微中”的感觉。特别是关于时间的问题——如果说,在享受着丰富的物质成就的今天,我们对生活质量仍有不满的话,我认为问题主要就出在时间上。

 

  ■ 我理解你讲的问题主要就出在时间上的说法,但在《帕帕朗基》中,那位酋长所谈到的问题,却不仅仅限于时间,而且,几乎就像是对于现代人的现代生活方式的一次全面清算!

  既然你针对那本书中谈到的时间问题特殊有兴趣,也正说明在你的现代化的生活中,时间的问题是特殊地突出(其实,对于我来说,也是一样,忙到极处,最发愁的是没时间睡觉),那么我们先集中地谈谈现代人的时间也不错。但在此之前,我还是想指出另外一点,即《帕帕朗基》一书对于现代人的现代生活方式的批判,无论其当时的动机如何,它现在又被重新发现并重新引起比刚问世时大得多的反响,恐怕与它所批判的对象在这几十年中向着它所批判的目标愈发迅速靠近有关。而且,这本书在重新被“发现”后又被称为“绿色圣经”,也说明了它在当时的批判,与今天在相当程度上几乎是不顾一切只求发展的那种在不断加速进程中的“现代化”之间的深刻矛盾。或者干脆可以说,它当年批判的“现代化”与今天的“现代化”相比,还显得不那么“现代”呢?

 

  □ 书中那位酋长说,帕帕朗基——白种人,也就是正在向着现代化狂奔的人们——总是感到缺乏时间,他们抱怨时间不够,为没有时间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如“去爱他的姑娘”)而痛心疾首。这位酋长认为,其实人们是有时间的,有的是时间,“从日出到日落的时间很多,远远超过人的需要”。现代人只是“自己强迫自己”去做那些在他看来没有意义的工作的。

  确实,向着现代化狂奔的人们,总是奔竞、浮躁、沉迷物欲、急功近利,“两眼一睁,忙到黑灯”,时间都在那些远离心灵家园的红尘俗事上耗费掉了。我们今天的现实就是如此。埃里希·索伊尔曼写《帕帕朗基》这本书的时候,他所抨击的欧洲当时的现代化,恐怕还不到我们今天北京上海这样的大都市的现代化程度,所以看看我们今天的现状,真是颇有点被这位假托的酋长不幸而言中了。我们现在没有时间。有些人喜欢指责别人“浮躁”,尽管他们自己实际上正十倍地浮躁着;我倒愿意承认自己是“浮躁”的,因为在现实的大环境中,我们经常身不由己。

  我认为,在时间问题上,我们应该有“抵抗意识”——抵抗外界对我们的时间的征用或消蚀。要抵抗就会有代价,这个代价就是放弃某些东西。那些东西也许很可爱,比如名利、地位、金钱之类,但是如果你的心灵在召唤你,要你去做某一件事——比如去爱你的姑娘,那就拿出时间去爱好了,别的事情先放一放也未尝不可吧?

 

  ■ 你说的确实是一种理想的境界,尽管在现实中达到理想境界并不容易,但总还是值得为之向往和努力的目标吧。

  也许是因为时间的问题让我们两个对谈者现在直接的感受太深,所以就此多谈了一些,但实际上,从那本不厚的小书来说,谈论的问题倒绝不仅限于时间的问题,它还谈到了像金钱崇拜、服饰演化中的反自然、城市化的弊端、贪婪的物欲、机械化的力量与其负面作用、现代职业化对人性的侵蚀、现代化传播带给人类的幻象、现代化与信仰的矛盾,等等,等等。可以说,它近乎于一部在前现代化时期对于现代化的超前的后现代的全面批判。当然,现在世界上关于后现代的理论研究要远比《帕帕朗基》中朴素的观念复杂、精致得多,但考虑到它写作和出版年代,其先见就不能不令人钦佩了。

  说到这里,我们其实还可以想到,尽管一方面当下的后现代理论等对于现代化给出了比《帕帕朗基》80多年前更系统的批判,但另一方面,人们却并不——至少是很难全面地、彻底地——将这种批判落实在具体行动的改变上。在这两者当中,似乎存在着尖锐的冲突。那么,面对现代化似乎不可阻挡的潮流,人类是否真的就无能为力呢?

 

  □ 埃里希·索伊尔曼写这本书的时候,还没有后现代理论,所以它也可以被视为后现代理论的一个先驱?当然,他既然假托一个土著酋长来说话,有时候也就故意说几句极端的话,不过这些话对于强调他的观点仍有积极作用。

  至于面对现代化的潮流,人类是否真的无能为力,我还抱有一定的乐观。我认为现今我们看到的种种弊端,包括“没有时间”等等,在现代化大体完成之后,应该有可能逐渐克服,或者至少在程度上有所缓解。

  我在欧洲看到许多人(不仅是老年人,也有许多年青人;不仅是富人,也有许多一般的公众)过着悠闲的生活,和我们今天大都市里人人步履匆匆形成鲜明对比,这个现象是可以令人安慰的——现代化完成之后,也许我们还能够重新拥有富裕的时间?

  又如在台湾,我看到有些年轻人选择了非常冷门的学问作为职业,这些年轻人自己及其父母等人,也不认为一定要去追逐热门的职业,因为在那里,这种冷门学问也已经可以提供一份不错的收入。这时他们就有可能听从心灵的召唤(按照兴趣做事),不再被十丈红尘裹胁着而身不由己?

 

  ■ 如果仅就这本书中谈论的时间问题,我觉得你的预期还大致可以,但如果总体地看这本书所批判的东西,对未来的预期也许就不一定那么乐观了。我讲一个我自己深有感触的例子吧。

  在后现代主义对现代性的批判中,很有那么一部分内容是有关现代化与生态环境问题的,虽然现在人们从一般意义的理论上都认可生态环境需要保护(当然也总少数人不在此列,例如我们经常在网上文章中看到的那几个经常指责别人“反人类”而实际上却正在他们自己反对努力保护环境的言论中进行着反人类的实践),但在具体实践中,保护生态环境却又总有那么多的障碍。在我因工作或其他原因而接触到的一些现在在社会上最为积极地以相当的献身精神来从事环保的人士中,我发现,他们中大多数人对于那种终极意义上的目标,其实是持一种悲观态度的——当然这并不妨碍其对环保的献身,而且两者间的对立恰恰显示出他们的崇高。

  也许人类总会面对着许多的矛盾,一些矛盾也许最终是无法解决的。上面的例子便是一个实例。不过,也许人类之所以为人类,毕竟在于他们还有某种批判精神和反思的能力,即使面对也许无法最终解决矛盾,也仍然要为之而奋斗不已。在这种意义上,我觉得在《帕帕朗基》书中涉及的所有问题中,至少你对于解决时间问题的乐观看法还是可接受的吧。

  我也希望如此——虽然只是希望,总还有是一个盼头。

 

 

  《帕帕朗基:一个土著酋长关于现代人文明生活的意见书》,(德)埃里希·索伊尔曼著,王泰智等译,海南出版社,2004年4月第1版,定价:2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