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看科学家如何看科学  

2007-12-10 17:09:52|  分类: 南腔北调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4年8月6日《文汇读书周报》

 

看科学家如何看科学

 

□ 江晓原  ■ 刘 兵

 

 

  □ 如何看待科学,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和西方的科学家可能是有很大不同的。这本《怎样当一名科学家——科学研究中的负责行为》中译本已经出版了一段时间,还引发了不少争论。我因为向来对于这类争论不感兴趣,所以也没有太关心。最近阅读此书,发现它的附录非常有价值,值得讨论一番。

  本书附录了两个文献:附录1是《1999年世界科学大会(WCS)文献选编》,附录2是《中国科学院院士科学道德自律准则》。而附录1的篇幅几乎占了全书的一半,其重要性至少在出版者看来是不言而喻的。

  我得到的印象是,这个附录中的某些观点,其实已经被我们的高级科学官员所接受,至少是愿意考虑了。前些时间,科技部长徐冠华,中国科学院院长路甬祥,他们公开发表的讲话中,都有与这一文献相当一致的观点,不知你是否注意到了。

 

  ■ 是的,我早就注意到了你说的这个问题。不过,你提出的这个问题还可以再细分析一下,即其中“某些观点”已为“我们的高级科学官员”“接受”或“至少愿意考虑”。对此,我们可以说,在中国现有的体制下,高级科学官员接受了这种代表了国际科学界主流观点这件事,是很有意义的,尽管也本应该是正常的。但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我们国内的科学家共同体,对于类似观点的张扬却不那么明显,而一些号称代表科学家群体的人,却在大力地抨击着其中的一些观点,并力图把他们自己那些与这种国际主流看法不同的观点,说成是真正代表了科学界的观点,其作法看上去颇带给人一种逆历史潮流而动的感觉。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我们国内广大科学家对这些已为高级科学官员接受的观点又持何态度?更为广大的公众呢?在我们的科学文化传播领域中又是否已经充分地体现出了这些观点呢?

 

  □ 我的看法可能要比你乐观一些。

  比如《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宣言》第39款说:“从事科学研究和利用从中所获得的知识,目的应当始终是为人类谋幸福,其中包括减少贫困、尊重人的尊严和权利、保护全球环境,并充分考虑我们对当代人和子孙后代所担负的责任。有关各方均应对这些重要原则做出新的承诺。”象这样的观点,我觉得在我们当下的科学文化传播领域中已经不时可见——当然和“充分体现”还是有一些距离。

  至于有少数“号称代表科学家群体的人”,确实发表一些保守、荒谬甚至恶意的言论,但这些言论基本上只出现在无需负任何责任的网站上(比如自己个人的网站上),在严肃的平面媒体上,其实并没有多少市场。

  我们国内的广大科学家,对待这些已为高级科学官员接受的观点的态度,我推测应该是接受的人非常多——如果他们曾经注意到、或有机会接触到这些观点的话。但是我担心可能很多国内科学家不一定会去关心这些事情,因为象“世界科学大会(WCS)文献”这类东西,在我们这里通常会被认为是很“虚”的,而中国人总是强调“务实”。

 

  ■ 这正是很关键的一点。因为就科学文化传播来说,至少在专业的科学文化传播工作者还几乎没有,或者说人数极少的情况下,科学家阵营本应在这方面起到很大的作用。而且,对于公众来说,科学家们的观点,也经常会更有影响力。如果科学家共同体对这些先进的有关科学与利用科学的看法不感兴趣,没有了解,那肯定会极大地影响到公众对此问题的认识。

  由此似乎可以说,对于像《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宣言》中的观点,我们既要向广大公众传播,与此同时,也更要向广大的科学家们传播。尽管后者在中国现实情况下,可能由于对“虚”的问题不感兴趣,再加上目前体制所要求的相当极端的“务实”(比如只是追求成果的数量,追求经济的效益等),会对于这些问题持有一种很淡漠的态度。但实际上,我们会看到,《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宣言》实际上正是国际上的科学家群体们提出的,其中的许多观点与科学史、科学哲学、科学社会学中的当下的主流观点是很一致的。这似乎也说明,在这些领域中的观点,至少在国际的意义上,对科学家阵营来说并不是没有影响的。

  另外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传统的科普领域中,由于过分注重对具体科学知识传播,再加上比较传统的科学观,也很少传播类似的观点,因而,这也从另一个方面更说明了在某些方面与传统科普有所差别的科学文化传播工作的重要性。

 

  □ 这么说来,西方的科学家群体恐怕比我们这边要超前一些,或者说,他们已经有了更多的人文关怀——《1999年世界科学大会(WCS)文献选编》基本上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文关怀的标本。这些文献表明,西方科学家群体已经开始关心这样一些事情:他们自己所掌握、所探索的知识,到底对人类的幸福起着或将要起着什么作用?

正是这种关心,促使他们提出:“敦促科学界、各国政府和各有关机构保证无条件地尊重社会和人的尊严。科学家应当遵从基本的社会和道德义务,始终恪守尊严、平等和尊重个人及反对无知、偏见与剥削人等民主原则。”(《科学议程——行动框架的解释性说明》第30款)

  联系到当年某些西方科学家与纳粹德国当局合作的历史,以及当代大量欧美科幻影片中对未来独裁者利用高科技统治和管制人类的前景想象,上面这段话之有所指,就很容易理解了——他们始终担心科学知识被坏人利用所带来的巨大灾难。

 

  ■ 在《科学和利用科学知识宣言》中,还涉及到了“现代科学与其他知识体系”的问题。认为“现代科学不是唯一的知识,应在这种知识与其他知识体系和途径之间建立更密切的联系,以使它们相得益彰”。这也是一个很重要问题,我们在一些西方近期重要的基础教育改革文献中,也会看到类似的说法,即我们应对那些在西方近代主流科学之外的其他“科学”知识体系,也予以一定的承认和重视。

  其实,这也是一种宽容和多元的观点,在这种观点下,不容易形成强科学主义,也不会把许多我们还并不太明白的知识过分轻率地抛弃或斥为伪科学或反科学,而是作为人类多元认识中的成员来审慎地看待。

  扯开些说,这样的倾向,与那种反对或者说不强求一元真理的观念,与那些认可多元文化的价值的取向,与像后殖民主义中的那种否认西方近代主流科学是惟一正确、惟一可让人接受、惟一值得学习的倾向,与科学哲学、科学史和科学社会学中许多前沿的观念(这些观念之间是确有很多相通之处和共同倾向的),也都是相当一致的。而这些,在我们传统的“主流”科普中,不也正是缺少的,因而也正迫切需要补充的吗?要知道,这可不仅仅是来自“少数”研究科学的人文学者的“偏见”,而是来自权威科学家阵营的正式宣言!

  你看,这些科学家们也用了“宣言”这两个字,不过好像也没惹出什么麻烦。

 

  《怎样当一名科学家——科学研究中的负责行为》,(美)科学。工程与公共政策委员会编,刘华杰译,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定价:18元。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