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科学是魔法吗?  

2007-12-18 16:55:42|  分类: 二化斋图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7年7月27日《第一财经日报》

 

科学是魔法吗?

 

江晓原

 

 

  在国内,至今许多人认为,科学是人类迄今所拥有的最好、最可靠的知识。或者相信,只要假以时日,科学早晚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至多稍退一步,用布赖恩·里德雷在《科学是魔法吗》中的说法:相信“只要时间足够长,科学就可以解释一切,包括传统上属于宗教和人文领域的那些永恒的人类奥秘”——他认为这就是“科学主义”。

  上面这种信念,或者说这样的科学主义,在西方早已退潮,被普遍摒弃。有人甚至夸张地将科学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相提并论。但是,将科学从神坛上请下来,不再对它盲目地无限崇拜和迷信,让它和人类的其他知识平起平坐,并不意味着就能够对科学本身获得正确的理解。“科学究竟是什么”这样的问题,从来就是很难获得确切答案的。可取的替代方案,是指出“科学不是什么”(即哪些东西不是科学),或指出“科学中有些什么”(不是面面俱到的列举——因为这不可能)。《科学是魔法吗》就试图作这样的工作。

  作者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指出“科学所留下的魔法残余与人文学科之间的关系”。当然他不是将科学说成和魔法一样坏,而是将魔法说成和科学一样好——他要将魔法“从平日笼罩在它周围的迷信、胡言乱语以及恶的东西中解救出来”。然后他指出:科学与魔法曾经是融合在一起的,而即使到了今天,它们之间也难以截然分开,因为神秘主义(或者说就是魔法)的思想仍然无处不在。他强调:“科学能够宣称已经从赫尔墨斯(神秘主义)的信仰或热情中完全解放出来吗?显然不能。迫切希望用科学来解释宗教、道德和审美,不就是一个明证吗?同样,追求一种万有理论,试图说明宇宙的开端和终结,不也是它(赫尔墨斯神秘主义)的一种表现么?”

 

  既然科学与魔法的关系无法彻底撇清,这就从另一个角度动摇了科学先前一度获得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它在各种知识体系中间也就无法占据统治地位了。《科学的统治》要讨论的,正是这方面的问题。

  本书书名就让人颇生遐想——我们是被科学统治着(或治理着)吗?在我们熟悉的语境中,这是一个陌生的说法。我们习惯于说我们“掌握科学技术”。夫“掌握”者,当然是“掌握”的人控制着被“掌握”的东西,我们“掌握科学技术”当然意味着我们控制着、利用着科学技术。但是现在已经有许多人在担忧,这个我们自以为被我们“掌握”着的东西,很可能已经(或将要)反过来控制(或统治、治理)我们了。

  书中有许多在我们习惯的语境中闻所未闻的论断。

  比如,作者说:“科学家的大脑和非科学家的大脑看来几乎没有任何区别。即使得到过‘正确’的形式逻辑、统计方法和实验设计等训练,科学家同非科学家一样容易犯错误和抱有思想偏见。”那么,和普通公众相比,科学家为什么能显出知识方面的巨大权威和优越性呢?作者说:这是因为“科学家是有组织的,这种方式使他们在整体上远远超过部分之和。”仔细想想,这真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思考。

  又如,对于“提高公众科学素养”,作者颇不以为然。理由之一是:“提高民众的科学素养本身不能为民众参与科学行为提供任何新的机遇。”作者拒绝以“科学素养”作为向公众展示科学的策略,因为这种策略“充其量只是保护了(公众)某种被灌输的姿态,而不能提供广大公众(对科学活动)的真正参与”。

  再如,作者甚至说:“科学技术研究(STS)——研究科学知识的社会成果的跨学科领域——有助于促进公众对科学的不满。”这话听起来似乎十分离经叛道,但是再想想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上面这些,基本上都是学者们的思考和讨论,那么这些思考和讨论对广大公众有什么影响呢?《优化公众理解科学》一书在此时引进,真可说是非常及时。本书是在欧盟“第五框架计划”资助下,于2000~2003年间,由“优化公众理解科学”(OPUS)课题组提交的研究报告,长达50余万字。报告中详细介绍了能够代表欧盟各类国家特点的英国、法国、比利时、葡萄牙、奥地利、瑞典六国的有关情况,同时也反映了西方学者在科学传播研域中新的理论成果。

  在西方发达国家,以往那种对科学一味顶礼膜拜的迷信早已开始动摇。比如报告中说,在英国,“科学顾问扮演的角色在公众眼中受到怀疑,科学和政治之间关系的缺陷变得非常明显。……尽管人们对科学有兴趣,但公众对科学的信任在降低”。对此报告主张“科学需要更好地理解社会的变化,从而转变其立场”。这倒与前不久中国科学院、中国科学院学部主席团发布的《关于科学理念的宣言》中所说的“避免把科学知识凌驾其他知识之上”,非常一致。

  现在我们知道,真正的“科学素养”,除了记忆某些科学知识,还必须包括对科学技术负面作用的了解,对滥用科学技术可能带来的灾祸的警惕等等。在份报告中,经常谈到公众对科学的担心,以及对科学信任的下降,这何尝不可以视为公众科学素养提高的表现呢?

 

 

  《科学是魔法吗》,(英)布赖恩·里德雷著,李斌等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5月第1版,定价:25元。

   《科学的统治——开放社会的意识形态与未来》,史蒂夫·富勒著,刘钝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定价:20元。

   《OPUS:优化公众理解科学——欧洲科普纵览》,(奥)乌里克·费尔特等著,本书编译委员会编译,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2006年12月第1版,定价:48元。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