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沉思对我们意味着自由”  

2008-03-08 14:11:08|  分类: 二化斋图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7年11月2日《第一财经日报》

 

“沉思对我们意味着自由”

——《世界历史沉思录》与《科学及其编造》

 

江晓原

 

 

  雅各布·布克哈特(JacobBurckhardt,1818~1897)的名字,中国读者早就不陌生了,他的名著《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化》早在26年前就出版了中译本,他早年的重要著作《君士坦丁大帝时代》的中译本去年也出版了。布克哈特经常被视为一个艺术史家,但他作为历史学家,同样占有重要地位。这本《世界历史沉思录》被认为是布克哈特身后出版的最重要的著作。

  本书原是他在巴塞尔大学讲课的讲义,他讲授的这门课程名叫《关于历史学习》。当年这门课程有一个后来名满天下的听课者——尼采。尼采在自己的著作中表现出对布克哈特极大的尊敬,他称布克哈特是“有智慧的学者”、“我们伟大、最伟大的导师”,并大量引用布克哈特的论述。

  不过,《世界历史沉思录》这个书名却并不符合布克哈特的本意——甚至可以说是后人强加给他的。这个书名会让人以为本书是关于世界历史的,然而布克哈特在写给尼采的一封信中曾明确说过:“我所讲授的历史从来不是人们通常充满激情地称之为‘世界历史’的东西。”这个书名也会让人以为本书是关于历史哲学的,然而布克哈特在本书导言中开宗明义就说:“我们在这里不谈论历史哲学。历史哲学说起来有点像半人半马的怪物,是一种明显的自相矛盾。”

  本书的主题是讨论国家、宗教、文化三者之间相互作用的关系。布克哈特设想了这三者两两制约的六种情形,一一详加论述。但是,根据本书编辑者维尔纳·卡埃基在“编后记”中的意见,恰恰是《世界历史沉思录》这个不符合布克哈特本意的书名,“帮助布克哈特的书走进了世界各地读者的视野中”——当然,自己的书能否走进世界各地读者的视野,那原是“身后是非谁管得”。

  布克哈特出身于巴塞尔贵族之家,一生未婚,且一生定居于巴塞尔这座小城,以授课、写作为业,这似乎与有点像康德,然而布克哈特却又是社交和学术活动非常活跃的人物,俨然李白自夸的“十五好剑术,遍干诸侯;三十成文章,历抵卿相”光景——他是依靠旅行和书信来做到这一点的。他经常在南德、法国和意大利等地旅行,而他去世后被整理出版的书信多达十卷。

  布克哈特毕竟是艺术史家,他在谈论历史时,所用的语言依然充满诗意。比如他说野蛮人“之所以处于野蛮状态,是因为他们没有历史”,他看不上美国人,说美国人“放弃了历史”,所以“他们的文化没有历史的根基”——在1870年左右这样看美国人当然还不算很离谱。而“从事艺术的人一开始就要拿生命当赌注”、“沉思对我们意味着自由”这样的论断,虽然听上去很武断,但也有着很大的想象空间。

  布克哈特生活在19世纪,却具有相当后现代色彩的历史观。他认为历史是一门“超科学”的学问,历史的根本任务是“描写所有能够从美学的角度感受到的人类精神活动”,他认为历史“可以像一幅图一样”,“可以描画”,这和我们熟悉的“历史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女孩子”之间,又有多大距离呢?今天我们早已知道,历史归根结底都只能是社会建构的,所以才有“一切历史都是思想史”(柯林武德)、“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克罗齐)之类的名言。

 

  非但“超科学”的历史被认为是可以社会建构的,一贯被认为“客观”的科学,也早已被指为是可以社会建构的——也就是说不再具有独特的客观性。

  澳大利亚的科学哲学家艾伦·查尔默斯多年前就以一本小书《科学究竟是什么?》而为中国学者熟悉。那本书篇幅虽小,却在西方和中国都享有声誉,一致认为是一本关于科学哲学的优秀入门书——它也长期被我指定为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研究生报考科目的参考书。多年之后,查尔默斯不仅修订了《科学究竟是什么?》的新版,又写了它的续编,即《科学及其编造》。

  查尔默斯在《科学及其编造》的序言中抱怨说:“与我的初衷相反,我(前一本书)的立场被解读为一种否认科学知识具有任何独特客观地位的激进怀疑立场。”为此他不仅要进一步申述他前一本书的要旨,澄清他的立场,还要在这本《科学及其编造》中表明:对于科学作为客观知识进行一种“有限辩护”,还是可能的。

  本书延续了查尔默斯前一本书简洁明快的行文风格,这种风格之所以能够实现,是建立在作者对所论内容的深刻理解之上的。

  不过他的上述抱怨可能有一点点自作多情——起码我多次读过他的前一本书,就从来没有派定他有上述“激进怀疑立场”。倒是这本《科学及其编造》,至少有着一个相当激进、相当先声夺人的开头,他引用科学哲学家拉卡托斯的演讲,强调关于科学与伪科学的划界问题“不是一个空想哲学家的伪问题,它具有严肃的伦理和政治蕴涵”。拉卡托斯引用的例子,是前苏联在1949年宣布孟德尔的遗传学是伪科学,并将在前苏联提倡这一学说的瓦维洛夫院士杀害在集中营里。联想到前些时候国内的那场“废伪”争论,看看国外科学哲学家的这些思考,其实还是很适合我国国情的呢。

 

  《世界历史沉思录》,(瑞士)雅各布·布克哈特著,金寿福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6月第1版,定价:28元。

 

  《科学及其编造》,(澳大利亚)艾伦·查尔默斯著,蒋劲松译,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2007年8月第1版,定价:17元。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