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科学不是上帝,技术倒像魔鬼  

2008-04-11 23:59:28|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8年2月28日《外滩画报》

 

  “年年岁岁一床书”这个专栏名称,其实六年前就曾在《科学时报》上用过,后来又被我用来做了我一本文集的书名。这句诗来自卢照邻长篇歌行《长安古意》,其末云:“寂寂寥寥扬子居,年年岁岁一床书,唯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裾。”这一直是我喜欢的意境。

 

科学不是上帝,技术倒像魔鬼

——关于《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

 

江晓原

 

 

  尼尔·波斯曼(NeilPostman)的名字,在中国还不算响亮——考虑到他思想的深刻性和前瞻性,应该说是太不响亮了。

  波斯曼1982年出版《童年的消逝》,1985年出版《娱乐至死》,1992年出版《技术垄断:文化向技术投降》,构成他著名的“媒介批判三部曲”。在这三部曲中,波斯曼的思想越来越深刻,观点也越来越激进,终于达到发聋振聩的境界,成为我们这个时代最有力的批判者之一。

  我们中间的许多人,至今仍将科学作为无条件崇拜的对象。在宗教的上帝被抛弃之后,科学开始扮演新的上帝角色。至于技术,可以说就是这位新上帝麾下的众天使,它们簇拥在新上帝前后,或俯首听命而实现其旨意,或主动效力而达成其事功。科学之新上帝既然被视为至善至美,技术之众天使自然也就被想象成“诸恶不作,众善奉行”。于是科学技术被视为神圣,甚至要凌驾于一切别的知识体系之上。

  然而在波斯曼看来,科学当然不能、也不应该扮演上帝的角色,技术则更是善恶并陈,经常介于天使与魔鬼之间。

  波斯曼将人类文化分成三种类型:“工具使用文化”、“技术统治文化”、“技术垄断文化”。在他心目中,“工具使用文化”似乎最令人满意,“技术统治文化”已经不太好但还可以接受,“技术垄断文化”则使他痛心疾首深恶痛绝了。在写作本书的1992年,他认为世界上只有美国一个国家进入了“技术垄断文化”,这样的判断到今天肯定需要修正了,因为早已经有更多的国家进入了这种文化。

 

  所谓“工具使用文化”,是指工具只被用来做两种事情:一是解决物质生活中的迫切问题,比如耕地之类;二是为“符号世界”(精神世界)服务,比如建造教堂之类。“无论是哪一个目的,工具都不会侵害(更加准确地说,发明它们的目的不是要侵害)它们即将进入的文化的尊严和完整。”波斯曼认为,欧洲直到中世纪仍然基本上是这种文化。

  到了“技术统治文化”中,“工具在思想世界里扮演着核心的角色,一切都必须给工具的发展让路,……社会世界和符号象征世界都服从于工具发展的需要。”现在工具不再能够被整合到文化里面去为文化服务了,而是向文化发起攻击,它们自己试图成为文化,以便将原先的文化取而代之。波斯曼相当赞成马克思关于“蒸汽机是革命力量”之类的思想,在他看来,机械钟、印刷机、望远镜等等,都有着类似的“革命”作用。不过波斯曼并不会喜悦地赞颂这些革命工具,事实上,他甚至从哥白尼的革命学说中看出了消极的东西,以至于对于马丁·路德攻击哥白尼是“反对《圣经》的傻瓜”,他的评论是“路德比哥白尼的认识深刻”。

  大体上,我们平时所说的“近代科学”成立的时代,也就是哥白尼、伽利略、开普勒、牛顿的时代,就是波斯曼所说的“技术统治文化”的确立(而到18世纪末“技术统治论已经步入坦途”)。虽然他认为上面这些科学伟人并不是有意要“解除自己文化的武装”,“他们不可能想象一个没有上帝的世界”,但是他们客观上却做了这样的事。

  同时波斯曼也哀叹:“西方世界已经成为技术统治论的世界,不可能走回头路了。”不过“技术统治文化”虽然在波斯曼看来已经非常不好,“这是货真价实的失乐园”,但在他的思想中,这似乎还是可以容忍的——虽然文化在技术的攻击下已经开始丧失尊严,但毕竟还没有彻底失败,双方对峙的局面还能维持。

 

  而到了“技术垄断文化”,那就是波斯曼难以容忍的了。技术垄断论的思想源头,被波斯曼追溯到19世纪法国哲学家孔德(AugusteComte)的学说。波斯曼对“技术垄断”有如下的定义:一、“技术垄断就是集权主义的技术统治”;二、“所谓技术垄断论就是一切形式的文化生活都臣服于技艺和技术的统治”。他在书中用了一段别出心裁的比喻来形容“技术垄断文化”的表现:

  祷告可以用青霉素替代;认祖归宗可以用迁移搬家替代;阅读可以用看电视替代;受约束的困境可以用立竿见影的满足替代;罪孽感可以用心理治疗替代;政治意识形态可以用受欢迎的魅力替代;甚至弗洛伊德所谓痛苦的死亡之谜也可以找到技术来替代。

  在“技术垄断文化”中,技术是赢家,文化是输家,所以会出现“文化向技术投降”。然而,在唯科学主义上百年的宣传灌输之下,文化这一边往往看不到技术作为敌人的一面,反而还热烈欢迎技术,心甘情愿向技术投降,“在许多情况下,输家出于无知为赢家欢呼雀跃,现在的情况依然如此,这实在是令人困惑,使人辛酸!”

  在阐述了上述三种文化之后,波斯曼将他批判的矛头指向信息泛滥(这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有更全面的论述)、医疗技术垄断(这我们都或多或少都亲身领教过了)、电脑技术垄断(据说他本人一直拒绝用电脑写作)、唯科学主义等等。他对所谓“社会科学”的概念更是嗤之以鼻。

  波斯曼的观点虽然激进,但无论如何,如果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将技术看成纯粹“中性”的,确实是太幼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