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SHC之旅·香格里拉篇(连载五)  

2008-05-15 16:38:00|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载“SHC频道”(www.shc2000.com
 
SHC之旅·香格里拉篇(连载五)
 
西门先路
  

9月21日(星期五)

  清晨离开中甸,往游虎跳峡及所谓“长江第一湾”。前者游人如织,颇乏趣味;后者不过在江边荒凉之处远眺,拍几张照片而已。

  途中被安排进一“藏家楼”购物,内有据称是从民间收集来的各种工艺品、法器、旧玉器等等。有一铜制金刚杵(藏传佛教密宗常用法器之一),制作粗劣,开价875元,B记者愿出50元,无法成交。Y教授则看中一翠玉小璧,经在柜台玻璃上划道检验,确为玉质,好坏虽无力鉴别,但小璧浑厚圆润,颇为可人,有心想要。藏女开价1200元,Y教授表示他只愿意出100元,又对旁的玉件各加臧否,藏女几次三番要他加价,还叫来领班,一同劝诱,皆无效果,最后真以100元成交。

  晚上到达大理,入住昆瑞大酒店。晚饭后已十点多,四人往酒店附近之风车广场──大理城中之标志性景观──散步。众人虽无睡意,但M副总编见广场有些少年喧哗游荡,疑为不良少年,惧生事端,大家遂回宾馆休息。

  在前往大理之长途行车后半段,爆发了此行中最激烈的争论,略述如下:

  先是谈到《大话西游》等作品之走红,以及此类作品究竟有何意义。B记者力言不乏深刻意义,且他本人就非常喜欢。H记者的态度稍微平和一点,但基本上和B记者站在一边。Y教授和M副总编则站在对立面,认为《大话西游》之类整个就是胡闹而已,即使有人从中读出什么意义来,那也只是读者在阅读过程中的再创造,不足以说明《大话西游》本身的价值。Y教授表示他几次试图读《大话西游》,但实在唤不起任何审美情趣,真正是难以卒读。双方在此问题上无法一致。

  由《大话西游》又谈到Z大影星,当然喜欢《大话西游》的也就喜欢Z大影星,认为《大话西游》是胡闹的也就认为Z大影星不过会胡闹而已。接着就谈到北京某著名大学请Z大影星演讲之事,Y教授和M副总编认为此事大大不妥,有损该校声誉;两位记者则认为此事很好,根本不会损害该校声誉。双方尖锐对立,为了支持自己的论点,开始诉诸花招技巧。争论直到晚饭结束,才告暂停──双方在此问题上同样无法一致。

 

9月22日(星期六)

  在大理上游船游洱海。洱海风光固然秀丽,但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个进行情感话题的浪漫情境。

  话题先从女性的发型开始。M副总编和H记者陈述了自己所喜欢的女性发型,H记者和B记者都谈到太太不愿按照他们的意愿选择发型之遗憾,遂生“同病相怜”之感。Y教授对喷发胶之发明与女性发型中留海之关系发表了卑之无甚高论的见解。发型问题之讨论固然有些言不及义,但为以下话题营造了气氛。

  由于开始涉及女性,前几日“帮助B记者戒烟”、“一缕情思一场梦”等话题又很自然地被提起。四人相约各讲一个自己少年时代与异性交往的旧事。B记者讲了自己大学时代暗恋一个漂亮女生的故事,H记者讲了自己大学时与一位外校女生之间的故事,Y教授讲了自己中学时代利用写班级日记拒绝女同学示爱的故事。相对来说较有审美价值的,是M副总编讲的“绿衣服的故事”:大学时代他常和一位女同学一起搞学生会工作,相处日久,渐生爱意,遂给那女同学写信,谓:若同意建立恋爱关系,请在某日晚会上穿那件绿衣服,结果晚会时那女同学迟迟不出现,令他忐忑不安;及至出现,则并未穿那件绿衣服。虽然女同学安慰了他,他还是感到颇为沮丧。H记者总结四个故事,发现焦点都在“表达方式”上。

  四个早年故事激起了谈兴,遂开始第二轮。这次B记者详细讲了他那屡屡入梦、令他梦醒流泪的梦中情人L姑娘的故事。L姑娘是他中学同学,才貌双全,多年来他一直爱着L姑娘,但L姑娘却只肯和他保持朋友而非恋人的关系。B记者纯洁得令人感动地表示,多年来对L姑娘的爱激励着他奋发上进。H记者讲述了中学时代“夜游雁栖湖”的故事──少男少女情窦初开,却又能够以礼自持,如今回忆起来,仍然颇有“甜蜜的惆怅”也。

  等到M副总编正要开始他的故事时,万里之外北京城中某著名大学的L教授却打来长途电话。L教授与此行四人皆极相熟,他本来也要参加此行,后因教务繁忙,只得忍痛取消。Y教授在电话中告诉他,此行中他的名字至少已经被大家提到过50次,但他这个电话却打得实在“不是时候”──M副总编正要开始讲述他的浪漫爱情故事,电话一来,岂非搅局?又告诉他洱海风光何等秀丽迷人,L教授则在电话那端哀求“不要再增加(他因未能参加此行而导致的)痛苦”。大家在电话中说笑了一回。

  第二轮浪漫故事未能完成,话题不知怎么忽然就转到正经事上去了──报刊对于接受采访的人士要不要付稿费?以前媒体有着神圣光环,媒体采访某人,似乎就是此人的极大荣幸,媒体恨不得向受访人收费;如今则受访人是媒体的“资源”,“资源”既被利用,有偿也就顺理成章。两位记者都表示他们现在尽量向受访人支付稿费──尽管数额还很低,有时即使格于规章制度无法支付,也会送一点小纪念品之类,聊表心意。

  下午往游蝴蝶泉──以当年电影《阿诗玛》为由头,完全人造的一个景点,谁知却游人如织,热闹之至。众人感叹“旅游心理学”看来真是值得讲求。

  离开大理继续行车,深夜11点半才到达昆明。再次入住新金花宾馆。

 

9月23日(星期日)

  离别的日子到了。 

  M副总编与两位记者回北京,Y教授则回上海。因Y教授的航班甚早,众人一起送他到机场,就在机场休息厅喝茶,又聊天45分钟。众人谈到北京某大报L总编,深谙世情,无为而治,虽是读书人出身,却无呆气,言下对他颇为佩服。又谈到著名的F博士,感叹他所做之事有些确实是利国利民,然而他的朋友却越来越少了。他好比一根锋利的狼牙棒──攻敌固然威猛,却也容易使身边的朋友受伤。Y教授依然对他颇为赞赏。

  令人回味的香格里拉之旅至此结束,众人相约回去后努力工作,尽早实现此行中激发出来的想法和选题。

 

附记一:

  2001年12月17日,国务院批准,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中甸县更名为“香格里拉县”。

 

附记二:

  2004年12月1日,Y教授的思想“与时俱进”,变得更为多元开放——他竟亲自联系安排了Z大影星在他供职的大学中的公开演讲,那天堪称盛况空前,受到全校同学的热烈欢迎,学校领导亦莅临现场。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