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关于曹雪芹的一部奇书和一场虚惊  

2008-07-22 09:39:56|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编辑学刊》2008第4期

 

关于曹雪芹的一部奇书和一场虚惊

 

江晓原

 

 

  因为我主编的《科学史十五讲》在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与北大出版社的工作联系就多了起来。有一次去北京,与编辑室的领导和编辑们见了面,承蒙他们热情招待,其中有一项是赠书——到他们出版社的样书间去自由挑选。我对书的贪欲当然远远胜于美食,当下喜不自胜,就随着两位编辑女士进了样书间。一番“大快朵颐”自不必說,挑了许多好书,编辑艾小姐随手帮我整理好,她说会为我直接寄到家里。

  我挑的书中有一部《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是汉声编辑室编的,八开线装彩印两大册,印刷装帧极其精美。包装也做得很特殊,硬壳打开就好像是风筝拼起来的,书本身就是工艺品。我怕这书邮寄的话在运输途中万一被野蛮装卸,会遭损坏,就对艾小姐说,这本我自己带回去。谁知这就弄出一场虚惊来。

  几天后我回上海,因为这部《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太大,无法放入我的小行李箱,所以我特别找了一个布袋来装它。在机场安全检查时,因我带着电脑,被要求开箱检查,结果我的行李箱被翻得很乱,我忙着收拾行李箱,就将《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给忘了。等我登机后安放行李,才猛然想起,宝贝书被遗忘在安检处了!

  我赶紧找空姐想办法,开始空姐说登机已经结束,按照规定你不能再离开飞机了。我告诉她这是我特别宝爱的珍贵图书,务必请她通融一把,空姐抬起玉腕看了看她那极小巧的坤表,说:你还有4分钟,如果你能够在4分钟之内回来,就没有麻烦。我谢了空姐,赶紧逆行奔往安检处。

  到那里一看,我的宝贝书还在桌子上呢,我一把拿到手里,这时安检处的小伙子当然就来过问了。我把情况简要说了一下,小伙子将信将疑,他问我:你怎么能够证明这书是你的呢?我说此刻确实不能,除非你打电话到北大出版社,让他们向你证实,前几天他们确实向我赠送了此书。但问题是,此刻只剩下两分钟了,我哪里来得及等待他的同意?我抓着装书的布袋就往回跑。那小伙子犹豫不决,不知要不要制止我,而我已经又跑进登机通道了。我赶回飞机门口,向空姐扬了扬手中的布袋,空姐报以嫣然一笑。我松了口气,总算又将这宝贝书拿回来了。

 

  这部《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顾名思义,当然不会是等闲之物——它的身世扑朔迷离,围绕着它又有许多争议。

  在“文革”后期,1973年,出现了《废艺斋集稿》的部分内容,在红学界引起轰动。当时提供的故事来自北京风筝专家孔祥泽,孔祥泽称:他在1944年曾目睹日本商人金田在中国收购到的据称是曹雪芹佚著的《废艺斋集稿》,并参加了摹抄(用描摹的方式抄出副本)的工作,《废艺斋集稿》中的第二册《南鹞北鸢考工志》专讲风筝的扎糊及图案描绘,他保存了当时摹抄的十六首风筝画诀、扎糊歌诀、序文和附录(残文)。红学家吴恩裕在《文物》杂志这年第二期发表文章,根据孔祥泽的口述及提供的摹抄资料,结合其他资料进行考证,认为《废艺斋集稿》确实是曹雪芹的佚著。

  吴恩裕文章的结论,首先在红学界引起了轰动,如果吴说成立,这当然是“二百年来的一次重大发现”(冯其庸语);其次在更大范围内也是相当轰动的。因为“红学”是“文革”中极少数在政治之外被允许讲论的学问之一(当然离不开政治的巨大影响),而《文物》是“文革”中极少数被允许公开出版的杂志之一(当然也离不开政治的巨大影响,常在前几十页登载政治文章)。那年我18岁,在一家纺织厂当电工,那时我就订阅着《文物》杂志,吴恩裕的文章我也怀着浓厚的兴趣读过,当然只是半懂不懂。

  但另一方面,吴说也引起许多了质疑。吴说所依据的材料原件现已下落不明,仅凭孔祥泽的口述及他提供的一小部分摹抄资料,就要论定曹雪芹真有《废艺斋集稿》这样一部佚著,也显得论据很单薄。

  对吴说比较严重的质疑,出于陈毓罴、刘世德的文章《曹雪芹佚著辩伪》(直到1978年才发表在《中华文史论丛》第七辑)。除了对孔祥泽所提供的史料来历细节方面的几点质疑之外,考据功夫做得相当到家,例如,针对孔祥泽所提供的《南鹞北鸢考工志》前曹雪芹自序中“是岁除夕,于冒雪而来”一语,陈、刘竟能想到去查阅乾隆二十一年(丙子年,公元1756年)的《晴雨表》,证明这年除夕北京地区没有下雪,“是岁除夕,于冒雪而来”一语不符合事实,故这篇署日期为“丁丑清明前三日”的所谓曹雪芹序,应是后人捏造之作。对于这样的质疑,吴恩裕后来回应说:《晴雨表》只能表明北京城东南角观象台上的雨雪记录,不足以证明那一天在北京西郊也未下雪。

 

  《废艺斋集稿》及其中的《南鹞北鸢考工志》究竟是不是曹雪芹佚著,实际上到现在也无定论,但这并不妨碍出版社做出一本非常漂亮的书。

  有费保龄其人,“热衷于风筝制作及放飞”,他于1963年在天安门广场放风筝时,认识了孔祥泽,共同的爱好使两人一见如故。在得知孔祥泽藏有《南鹞北鸢考工志》之后,费保龄根据其中的歌诀,绘制了一套精美的风筝图谱。1988年,这套图谱被台湾汉声的编辑见到,叹为至宝,立即决定编辑出版。汉声看来一点也不怕慢功细活,这书编辑期间,他们的编辑多次远赴北京,与费、孔二人反复琢磨研究,直到1999年才完成出版。

  这就是这部《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的由来——我得到的是北京大学出版社与汉声联合出版的大陆版本。其中除了费保龄绘制的图谱,也收入了当年孔祥泽提供的所有摹抄资料,以及有关这些资料真伪争论的综述。故本书不仅是可供把玩欣赏的艺术品,也是关于三十多年前那场公案的参考资料。

  不管这部《曹雪芹扎燕风筝图谱考工志》是不是真和曹雪芹有渊源,有这么精美的一部书和他瓜葛在一起,不乏香草喻美人,宝刀配骏马的意味,应该也不会辱没曹雪芹吧?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