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三十年媒体之变迁:电台·电视·互联网  

2008-08-29 16:04:32|  分类: 好发议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8年8月26日《解放日报》

 

三十年媒体之变迁:电台·电视·互联网

 

江晓原

 

电台

  去年偶然和一位在电台工作的朋友聊天,她很随意地对我说,我们如今主要是为高收入者做广播节目。她一句随意之言,我听了忽然觉得挺新鲜。因为我从小留在脑海中的印象,电台广播是最大众化的媒体,接收成本可以接近为零——农村在村口的大树上挂一个扩音喇叭,全村的人就都可以听到了;在城镇家庭,一台收音机也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我就问她,为什么你们现在主要为高收入者做节目?她却反问我:你家里现在还有收音机吗?我一想,真的,我家里早就没有收音机了。这丝毫不奇怪,许多家庭都是如此,因为收音机的功能已经被电视机完全取代。

  于是问题马上就清楚了:既然老百姓家中已经很少有收音机,电台当然也就没有必要为他们制作节目了。

  现在电台只剩下一个群体成为他们的主要听众——那些有车的人。他们在开车的时候不能看电视,只能听广播。就国内目前的情形来说,有车的人基本上是高收入者(尽管他们当中有些人不肯承认)。这里只有出租车司机是一个例外,但是在开车听广播的人群中,这个群体所占比例已经很小,而且随着私家车的快速增加还在迅速变小。

 

电视

  广播已经从面向广大公众变成主要为少数高收入者服务,这立刻使我想到了电视受众的变迁。

  电视机大致从“文革”后期开始进入国内城市市民家庭。开始的时候,只有那些属于社会上层的家庭才会拥有电视机——主要是因为电视机价格昂贵,一般市民家庭还买不起。此后则开始了两个相反的趋势:市民家庭的收入越来越高,而电视机的价格越来越低。在这两个趋势持续作用的30年中,电视机从少数家庭的奢侈品,逐渐变为一般家庭的“大件”之一,再变为如今几乎所有城镇家庭的日常家用电器。

  与此相对应的是电视观众的变迁。这不仅是从一开始时的少数上层家庭,到如今普及到几乎所有的社会成员,更重要的是,如今中低收入阶层成为电视节目最主要的观众。因为看电视是最便宜的娱乐方式,和昔日的电台广播一样,接收成本几乎为零。而社会上层人士一方面闲暇时间通常总是很少,另一方面他们还有许多别的娱乐(他们支付得起那些娱乐的成本),看电视对他们来说已经可有可无。所以有人认为,现在每天收看电视时间最长的群体,是下岗人员和退休人员。

  许多学者一直在批评电视节目的低俗化趋势,其实根本原因就在于电视受众的变迁。很多年来,电视行业中一直流传着一个“秘诀”——假定你所制作的节目的观众是一个13岁的孩子。也就是说,假定电视观众的文化修养和审美品位,平均只有小学程度。如果考虑到这个“秘诀”有不够尊重电视观众的嫌疑,也可以换成一种更温柔的表达方式:由于电视观众观看电视节目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寻求娱乐和放松,,而不是为了寻求教育和思考,所以他们在电视机前通常只愿意表现出小学文化程度。

  既然如此,如果我们的电视节目摆脱不了“收视率”的指挥棒,那就无法可想,只有顺着低俗化趋势运行了。

 

互联网

  与作为媒体的电视相比,作为媒体的互联网具有更大的监管难度和更高的受众参与度,因此它所能提供的娱乐和放松功能,大大超出只能单向接收的电视节目。

  如果说,这30年来,电台广播受众经历了由低变高的过程,电视节目受众经历了由高变低的过程,都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将这种变迁对比起来看,仍然有些意思的话,那么对于国内互联网这种媒体十多年来的变迁,则直到今天仍被许多人所忽略,以至于在许多人脑海中还残留着严重的错误印象

  互联网最初进入中国时,它是百分之百的高科技的象征,只有在某些高级科研机构才能够接触它、使用它。

  记得上个世纪90年代,我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工作,作为“中央直属机关”的上海天文台,那时已经可以使用互联网。但那可不是一件等闲之事,首先是只能到天文台的“机要”场所——计算机机房——中才可使用。进第一道门要脱鞋并换上专用的拖鞋,进入安静的、有专人管理的机房之后,我们只能在早期那种没有硬盘的终端上,与国际互联网连接。给远在美国或北京的同行发送一份“电子邮件”,那是一种陌生的、带有一点刺激性的体验。早期的电子邮件,即使是发给国内同行的,也只能使用英文。

  上面这一幕场景,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给许多人留下了一个深刻印象——只有科技精英才有可能成为网民。

  但是,互联网发展的速度,不是人们预先能够想象的。

  如果你今天去问年轻网民,“瀛海威”是什么?许多人已经茫然不知所云。但是,在中国互联网行业中,这个名字曾经是何等的如日中天如雷贯耳啊!1995年创建于北京的瀛海威(当时的名称是“北京瀛海威科技公司”),被认为是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当年瀛海威在中关村曾有一块名垂青史的广告牌,上面写着:“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而那两句宣传口号“坐地日行八万里,纵横时空瀛海威”则经常印在公司的简介手册和宣传品中。

  我曾是瀛海威来上海攻城略地拓展市场时首批“赠送”的注册用户之一,还和当时意气风发的总裁张树新女士一起座谈过。那时我女儿还在念小学,我让她在瀛海威自己开发的在线聊天软件中尝试上网聊天(用电话线拨号上网),她敲入了她生平第一句上网聊天的话:“嗨,我在这儿。”立刻有一个人回应了:“你在干嘛?”竟把我女儿吓了一跳——她以为这句话是在责问她。

  曾几何时,“出生太早”的瀛海威灰飞烟灭,而在它身后,互联网却以惊人的速度在中国普及。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07年的统计数据,中国网民总人数已达到1.62亿,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美国的2.11亿)。

  由于互联网发展实在太快,那种“互联网=高科技”、“网民=科技精英”的早期印象,仍然残留在许多人的脑海中。所以“网民”这个词汇,与“股民”、“彩民”、“烟民”、“市民”等等词汇所唤起的联想是不同的,“网民”听起来更现代、更科技、更高级,容易让人产生“IT行业”、“科技精英”之类的联想。有些官员在上述早期印象的影响下,也经常将“网民”的意见看得比“市民”的意见更重要。因此作为“网民”似乎是一件比作为“市民”更光荣的事情。

  然而,实际情况却已经完全改变了。

  CNNIC的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每年发布两次,被认为是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权威报告之一。在2008年1月17日最新发布的《第2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有一系列数据显示了目前中国网民的成分构成:

  从收入上看,74%的网民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

  从学历上看,互联网使用人群正迅速向低学历人群扩散。大专及以上的网民比例,已经从1999年的86%,逐年下降至2008年的36.2%。也就是说,目前63.8%的网民处于中等及以下文化程度。

  从职业上看,学生所占的比例最大,为28.8%,无业和自由职业者的比例为22.5%(自由职业者只占很小比例),两者之和为51.3%。

  上面这些数据表明,中国网民——当然集中在城镇地区——的主体已经变成蓝领和没有工作的人。所以有杂志文章说,如果今天你遇见一个网民,那么此人最大可能是一个月入不到1500元、只念过中学的打工仔。

  有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经常被人们忽略,即网民参与网上活动是匿名的。大家都知道,一个人在匿名的情况下,会表现得更为愤激、更为极端、更不负责任。所以“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这句名言,实际上隐含着的潜台词是:在匿名情况下,有些人在网上的表现可以突破人格底线。今天的互联网之所以被许多学者斥为“垃圾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它已经成为许多网民发泄的场所。

  如果说一个电视观众在电视机前通常只愿意表现出小学文化程度的话,那么一个为了寻求娱乐、放松乃至发泄的网民,又处在匿名情况下,他愿意表现出什么文化程度呢?在这种情况下,对于网上所呈现的“民意”,究竟应该怎么看待呢?

 

附图说明:

  《三联生活周刊》2006年第14期的封面。这一期的主打专题是“网络暴民”。

 三十年媒体之变迁:电台·电视·互联网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