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建设8年回顾及展望  

2009-01-06 15:09:12|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中国科技史杂志》28卷4期(2007)

 

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建设8年回顾及展望

 

江晓原

 

 

摘 要

  本文回顾了中国第一个科学史系——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8年来的建设历程,介绍了该系目前的有关情况,并对科学史学科在中国的发展建设做了较为乐观的展望。

 

 

  各位好。我结合自己的体会,回顾一下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的建设情况。

 

1、在高校搞科学史,难!

  我自己是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毕业的,毕业后一直在中科院系统工作(我在中国科学院上海天文台工作了15年)。所以最初我对在高校搞科学史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切身的体会。当然我知道在高校搞科学史是很难的,几乎所有在高校从事科学史研究和教学的人,都会面临这种问题。比如说学校里对自己不重视,自己处在某种边缘化的状态中,却又被迫要按照主流的标准衡量自己,而且边缘的学科经常几面不讨好,等等。咱们实话实说,在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是中国搞科学史条件最好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条件能够与这里相比,所以这个所是非常令人羡慕的地方,像一个学术绿洲一样。而在高校搞科学史,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当1998年上海交大来跟我洽谈时,叫我调过去,我起先并不想去。在此之前我已经谢绝了三所大学的邀请,我一直在天文台工作。我觉得在高校里搞科学史,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后来交大向我展示了某些前景——有可能建立一个科学史系。这个前景对我的激励是很大的。如果去了,就可以建立科学史系。我知道我们很多的前辈都曾经想建科学史系,但是一直没有建起来。所以当我看到有这种可能性的时候,我确实有点心动,就决定去了。后来,我竟真的把这个系建立起来了。

 

2、在上海交通大学建立科学史系,幸运

  我可以谈一点在这个过程中的体会。我觉得最大的体会是,你要说服领导,你要设法让你的领导相信,建立一个科学史对这个学校来说是有益的,是符合他心目中某些愿景的——当然这都是真实的。我那时候整整打完了一个墨盒,整天在我家的打印机上打印各种各样的报告,写给学校里面的各个部门,让他们相信建立一个科学史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有益的。

  这个系的建立得到了科学史所的大力支持,所以这个系是科学史所和交大联合建立的。这个系终于在1999年3月9日正式成立。刚才中国科大科学史系的领导胡化凯教授说要感谢我,这个我自然愧不敢当,不过当我们系成立的消息传出的时候,对他们的校长起了很大的刺激作用,因为他们学校自己搞了那么多年的科学史,最后居然中国的第一个科学史系不是他们的,而是上海交大的。他们的校长态度立刻转变——校长遂自任科学史系主任,马上建立了中国第二个科学史系。

  这个行动本身是很戏剧性的,在这里我得坦率的说,在国内高校中,中国科大、内蒙师大搞科学史的资历都比我们长的多,这些点上的朋友们都在这里,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我们学校最先成立了一个系,现在我们一直可以说,我们是中国第一个科学史系。尽管实际上在高校比较正式的搞科学史,上海交通大学最多也就是第四个,但是第一次建立了一个科学史系,就成了所谓的“全国第一”了。

 

3、科学史系建设的重点:人才

  我们建系的时候,完全是白手起家。事实上,那时我只带着钮卫星教授(当时还是讲师),就是两个人去创建科学史系的。我改编了交大原来的一个研究所。建系的第一年,我几乎不做别的事情,我把所有的教务都交给我的副系主任去做,我自己整天去寻找人才。我引进的第一个人才是当时郑州大学文博学院的院长关增建教授。为了要引进关教授,交大的人事处长和当时的院长到郑州大学去做工作,备受冷眼,但是还是想尽办法把关教授挖来了。后来我又引进了数学史专家纪志刚教授。这样,在比较短的时间里,我们这个科学史系就建立起来并初具规模了。

  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有8年了。现在我们科学史系共有专职教师10位,其中9位具有博士学位,其中有5位教授、4位博导。另外我们还有3位兼职博导,一位就是在座的清华大学刘兵教授,另一位是北京大学的王阳元院士,还有一位是我们交大的历史系主任曹树基教授。他们都是经过上海交通大学校学位委员会正式确认的兼职博导。刘兵教授已经在我们这里带过几个博士了。

 

4、科学史系现状及我们的工作情况

  我简单介绍一下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的一些情况。我们现在有一个二级学科的科学技术史博士点,有两个硕士点(一个是科学技术史,一个是科学技术哲学)。两个是理科的,一个是文科的。当时学校里也有人有异议,说怎么有可能文科的点、理科的点都弄在一个系里面,到底算文科呢?还是算理科呢?

  现在我们系在学校里是算在文科系列里面的。但是我们有两个学位点,我们的科学技术史硕士、博士点按照国家指南是理科的,却也放在我们科学史系里面。因为我向校领导说,这个科学史系就是一个边缘的系,就是交叉的。因此这些文科的东西、理科的东西放在一起不仅没有问题,而且是大有好处的。

  我们现在有30多个在读博士生和硕士生。到今年9月份开学的时候,我们会迎来我们系历史上最多的一届新生,共17位(9位硕士生和8位博士生),届时我们科学史系的学生就会增加到50多人。

  在我们这里比较强的研究方向是:天文学史、物理学史、数学史。另外还有科学传播、科学的社会学研究这样的方向。还有一些方向也有专人在做,比如建筑史、生物学史等。整个现状还算可以。

  上海交大对科学史系还是比较支持的,尽管我们总会觉得支持得还不够,但是人要知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在全国高校里面还算可以。

  我们的生源情况还比较好。那是因为上海这个地方,本身对一些学生有吸引力。有一些学生,他们就是冲着上海这个地方考到我们这里来的,所以我们这里的研究生还是有不少名校出身的。比如有一个北大的学生考到这里来,面试的时候我们问她,你为什么要来读科学史?她说因为听了吴国盛教授的课,就喜欢上了科学史,可是结果她却考到我们这里来了。我以前一直不敢告诉吴国盛教授,怕他生气——他辛辛苦苦打动了的北大学生却考到我们这里来了。在高校的科学史系中,我们的生源可能算是比较好的。

  现在科学史系成了我们交大这样一个工科名校的一块文科品牌。比如说在人文学院,科学史系是人文学院中实力最强、影响最大、教授和博导最多的系。现在学校讲量化考核,讲省部级的项目、国家级的项目之类,我们学院有不到20项省部级以上的项目,其中16项在科学史系。因为是一个文科的品牌,所以在学校里还受到一点重视。

  当然我刚才说了,边缘学科通常总是不会受到足够的重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科学史系怎么生存呢?

  第一是开课,这个比较重要。我们系的教授们,能够上非常好的科学史的课,这是他们给交大本科学生开的课。科学史这个课程成为我们系一个比较重要的任务,因为交大好几个学院将科学史定为本科生的必修课。

  第二,我们有独立的分学术委员会,我们的硕士点、博士点,就在我们人文学院的分学位委员会下管理。这个分学位委员会的主席一直是我担任的。所以我们这里就不会面临着学生学位论文做物理学史要送到物理系评审、做医学史要送医学院评审这种问题。

  另外我们也有不少科研成果。刚才张柏春副所长向大家显示科学史所作为国家队的成果,这个我们没有办法比。我相信在座也没有任何一个单位能够跟他们比。但是我们也做了一些有意义的工作。

  比如说,所里的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大书翻译一直在做,刚才廖育群所长告诉我们已经出了8本了,这肯定非常重要。但是我们做了一点“投机取巧”的事情:李约瑟他在生前就知道《中国科学技术史》这个鸿篇巨制是很难面向公众的,所以他找了一个叫罗南的人,将他已经出版的部分缩编为5册,这5册比较面向公众。现在李约瑟和罗南都已归道山,所以这5册东西变成一种绝版。上海人民出版社从剑桥大学出版社购买了这5册的版权,由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为主翻译出版,取名《中国科学文明史》。所以李约瑟的鸿篇巨制还未出全,但它的缩编本已经在2003年出齐了。

  又如,我们前不久刚推出一套《萨顿科学史丛书》,那天在清华大学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廖育群所长看到这套书,他感叹说,这书怎么被你们做了呢?这应该由我们科学史所来做的呀。我说你们没有空做的小事情,我们就想着做做,补苴罅漏嘛。

  我们也出版了两种科学史通史教材,一种是我主编的《简明科学技术史》,前几年由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出版,新的一种是我主编的《科学史十五讲》,2006年在北大出版社出版,这两种教材都已经被包括清华大学在内的许多高校选作科学技术史课程的教材了。《科学史十五讲》已经第四次印刷了,全国许多学校都在使用。

  我们系的师生写论文还是比较努力的,我相信大家现在都努力,没有人敢不努力,因为要量化考核嘛。所以这两年在科学史最权威的刊物上,《自然科学史研究》上,可以看到不少我们科学史系师生们的文章。从全国范围看,我们还是算比较努力的。

  另外我们博士生已经招了八届,今年九月将要入学的是第九届。以往也毕业了一些非常好的学生。我们的学生有去出版社的、去媒体的、也有去政府部门的、去公司、甚至去国家安全部门的。还有相当大的一批人,是选择了在高校做老师,这样也传播了我们这里的理念。

  我们系有一点稍微特殊些,就是我们系的一些教师和学生,都跟媒体打交道比较多,因为我一直鼓吹“跨文本写作”,所以师生当中有一些人具备了这种能力,具有能够为大众传媒写作的较强能力。这样就扩大了我们科学史学科的社会影响,这对于我们的科学史事业,整体上也是有好处的。

 

5、展望中国高校的科学史学科发展前景

  当然,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还是一个很年轻的系,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中国科大、内蒙师大、西北大学比,资历比他们浅,我们非常注意吸取他们的长处。

  我个人认为,中国应该有更多的科学史系。吴国盛教授以前就讲过,北大有可能建立一个科学史系,他曾经说希望2006年底能建立起来,但看来这个事情还不是那么容易。我刚才说了,在高校要建一个科学史系是比较困难的。建议吴国盛教授回去也准备用掉一个墨盒,多写些报告。

  我还知道,复旦大学也想建立科学史系。他们设想的路径和吴国盛教授的几乎一模一样。他们已经找人来试探过我,问我能不能考虑“动一动”。他们介绍的思路,也是想从哲学系里面长出来。所以吴国盛教授已经有了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了。我们都希望吴国盛教授加紧把北大的科学史系建起来。如果北大、复旦都有了科学史系,肯定对中国的科学史学科是非常有益的。以前好像南开大学有的学者也曾经起过这个念头,他们也跟我联系过。但是一般来讲,这个事情要做成确实是不容易的。

  说到展望,我就不展望那些具体的事情了,我知道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事。我就是希望看见有更多的高校,特别是像北大这样的名校,把科学史系建立起来。科学史系如果建立得很多,科学史这个学科壮大了以后,对科学史所来说,是有好处还是有坏处呢?我以前听说有些人认为是有坏处的,其实这是完全不对的。因为地方团队如果变得更大了,实际上只会进一步增强和提高科学史所作为国家队的地位。事实上,科学史所也是支持在高校建立科学史系的——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的科学史系和科大的科学史系就都是科学史所支持建立起来的。我相信,这种共同繁荣的前景,是值得我们大家期待的。

  (附注:文中的一些具体数据,已经更新到最新状况)

 

Retrospect and Outlook

of

Department for the History of Science& Philosophy of Science of Shanghai JiaotongUniversity

since

1999

 

Jiang Xiaoyuan

 

 

ABSTRACT

    The essay makes a retrospect of Department for the History ofScience & Philosophy of Science of ShanghaiJiaotong University since 1999, including current situations of thedepartment and a positive outlook into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the history of science in China.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