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高罗佩《秘戏图考》与《房内考》之得失及有关问题-1  

2009-02-12 11:23:40|  分类: 二化斋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中国文化》第11期(1995)

 

高罗佩《秘戏图考》与《房内考》之得失及有关问题(2008修订版)之一

 

江晓原

 

 

   荷兰职业外交官高罗佩(R. H. van Gulik),[1] 因撰写《秘戏图考》[2] 及《中国古代房内考》[3] 两书而驰名欧美与东方,由此奠定他作为汉学家的学术和历史地位。两书先后问世迄今已数十年,在此期间这方面的研究已有许多新进展;则今日回顾高氏两书,就其得失及有关问题作一专题研讨,既有必要,亦饶趣味。

 

 

一、“两考”缘起,及其作意、内容与结构

 

   高氏生前先后在世界各地出版论著、小说、译作及史料凡十六种,从这些出版物足可想见其人对古代中国及东方文化兴趣之深、涉猎之广。[4] 其中在欧美最为风靡者为高氏自己创作之英文系列探案小说《狄公案》,[5] 自1949年出版起,至今在美、英等国再版不绝。书中假托唐武周时名臣狄仁杰,敷演探案故事,致使“狄公”(JudgeDee)在西方读者心目中成为“古代中国的福尔摩斯(S.Holmes)”。高氏对古代中国社会生活、风俗民情及传统士大夫生活方式之深入理解,在《秋公案》中得到充份反映——此为撰写“两考”必不可缺之背景知识。

   “两考”之作,据高氏自述,发端于一“偶然事件”。[6] 高氏在日本购得一套晚明春宫图册《花营锦阵》之翻刻木版[7] ——中国色情文艺作品收藏家在日本不乏其人,高氏也热衷于搜藏及研究晚明色情文艺,认为这套印版价值甚高,遂着手将其印刷出版。起先只打算附一篇关于中国春宫图艺术的概论,及至动笔撰写,始觉洵非易事,还须了解更多关于中国古代性生活、性习俗等方面的知识;因感到在此一领域并无前人工作可资参考,[8] 高氏只好自己来作“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功夫,于是有《秘戏图考》之作,1951年印行。数年后,此书在学术界引起一些反响与争论(参见本文第五节),高氏自己也发现了一些新的相关资料,方思有所修订,适逢荷兰出版商建议他撰写一部“论述古代中国之性与社会”的、面向更多读者的著作,于是有《中国古代房内老》之作。[9]

   《秘戏图考》全书共三卷。

  卷一为“一篇汉至清代中国人性生活之专论”,又分为三篇。上篇为中国古代与性有关的文献之历史概述冲篇为中国春宫图简史;下篇为《花营锦阵》中与图对应之二十四阙艳词的英译及注解,主要着眼于西人阅读时的难解之处。

  卷二为“秘书十种”,皆为高氏手自抄录之中文文献。第一部份系录自日本古医书《医心方》卷二十八之“房内”、中医古籍《千金要方》卷二十七之“房中补益”,以及敦煌卷子伯二五三九上的《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10] 第二部份为高氏搜集的明代房中书《纯阳演正孚祜帝君既济真经》、《紫金光耀大仙修真演义》、《素女妙论》,以及一种残页《某氏家训》。第三部份为两种春宫图册《风流绝畅图》、《花营锦阵》之题辞抄录。又有“附录”,抄录若干零星相关史料,最重要者为四种色情小说《绣榻野史》、《株林野史》、《昭阳趣史》及《肉蒲团》中的淫秽选段。

  卷三即全书最初方案中的主体——《花营锦阵》全册(二十四幅春宫图及各图所题艳词)。此外在卷一中,还有选自其它春宫图册的春宫图二十幅.其中十幅系按照晚春宫图木刻套色彩印工艺在日本仿制而成。[11]

   考虑到《秘戏图考》后两卷内容不宜传播于一般公众之中,高氏未将该书公开出版,仅在东京私人印刷五十部。全书自首至尾,所有英、汉、梵、日等文,皆由高氏亲笔手书影印。高氏将此五十册《秘戏图考》分赠世界各大图书馆及博物馆。他认为“此一特殊专题之书,只宜供有资格之研究人员阅读”。[12] 他后来公布了此书收藏单位的名录,但只包括欧美及澳洲之三十七部,而“远东除外”。[13] 根据现有的证据,中国大陆未曾获赠。

   《房内考》在很大程度上可视为《秘戏图考》卷一那篇专论的拓展和扩充。他打算“采用一种视野开阔的历史透视,力求使论述更接近一般社会学的方法”,[14] 意欲使两书能相互补益,收双璧同辉之功。《房内考》分为四编,用纵向叙述之法,自两周依次至明末,讨论古代中国人之性生活及有关事物。为使西方读者对所论主题易于理解,还随处插叙一些王朝沿革、军政大事之类的背景知识。因《房内考》面向大众公开出版,书中没有淫荡的春宫图、色情小说选段、全篇的房中书等内容;若干事涉秽亵的引文还特意译为拉丁文。

 

(未完待续)

 


 

[1] 高氏1910年生于荷兰,3至12岁随其父(任军医)生活于印度尼西亚,种下热爱东方文明之根芽。中学时自习汉语,1934年入莱顿(Leiden)大学攻法律,但醉心于东方学,修习汉语、日语及其它一些亚洲语言文字。1935年获博士学位。此后奉派至日本任外交官。高氏四处搜求中国图书字画、古玩乐器,并成珠宝鉴赏家;通书法及古乐,能奏古琴,作格律诗。1942-1945年间在华任外交官,与郭沫若、于右任、徐悲鸿等文化名流交往。高氏渴慕中国传统士大夫生活方式,自起汉名高罗佩,字忘笑,号芝台,名其寓所曰“犹存斋”、“吟月庵”;并于1943年娶中国大家闺秀水世芳为妻。1949年又回日本任职。此外还曾任外交官于华盛顿、新德里、贝鲁特、吉隆坡等处。1965年出任驻日大使,1967年病逝于荷兰。

[2]  Erotic Colour Prints ofthe Ming Period,With An Essay on Chinese Sex Life from theHan to The Ch’ing Dynasty;B.C.226-A.D.1644.Privately published in fiftycopies,Tokyo,1951。《秘戏图考》为高氏自题之中文书名。中译本:《秘戏图考》,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92。

[3]  Sexual Life in AncientChina,A preliminary survey of Chinese sex and society fromca.1500 B.C.till 1644A.D.Leiden:E.J.Brill, 1961,1974。《中国古代房内考》为高氏自题之中文书名。中译本:《中国古代房内考》,李零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内部读物);更正式的版本:商务印书馆,2007。

[4] 高氏十六种出版物一览如下:

   1、《广延天女,迦梨陀娑之梦》(Urvasi,a Dream of Kalicasa,梵文英译),海牙,1932。

  2、《马头明王诸说源流考》(Hayagriva,the Mantrayanic Aspect ofHorse-cult in China and Japan, with an introduction onhorse-cult in India and Tibet);莱顿,1935。此即高氏之博士论文。

  3、《米布论砚》(未芾《砚史》之英译及注释),北平,1938。

   4、《中国琴道》(The Lore of theChinese Lute),东京,1940。

   5、《嵇康及其〈琴赋〉》(Hsi K’angand his Poetical Essay on the Lute);东京,1941。

   6、《首魁编》(中文日译),东京,1941。

   7、《东皋禅师集刊》,重庆,1944。

   8、《狄公案》(Dee GoongAn);东京,1949。

   9、《春梦琐言》(Tale of aSpring Dream),东京, 1950. 明代色情小说,高氏据其在日本所搜集之抄本印行。

  10、《秘戏图考》,见本文注2。

   11、《中日梵文研究史论》(Siddham, an Essay on the history of Sanskritstudies in China and Japan),那格浦尔(Nagpur,印度),1956。

   12、《棠阴比率》(英译及注释),莱顿,1956。

   13、《书画说铃》(英译及注释),贝鲁特,1958。

   14、《中国绘画鉴赏》(Chinese Pictorial Art as viewed by 1heConnoisseur),罗马,1958。

   15、《中国古代房内考》,见本文注3。

   16、《长臂猿考》(The Gibbon in China, An essay 1n Cbinese animallore),莱顿,1967。

[5] 《狄公案》系列共中篇15部,短篇8部,在大陆已有中译全本,译者为陈来元、胡明。译文仿明清小说笔调,流畅可读。陈、胡两氏之中译本在大陆又有多种版本,较好的一种为山西太原:北岳文艺出版社,1986。近年且有将《狄公案》故事改编为同名电视连续剧者,然去高氏原著中典雅意境颇远。盖高氏《狄公案》之作,既借用西方探案小说之技巧,并渗有西方之法律、价值观念,同时又济之以对中国古代社会文化之体察玩味,颇有中西合璧之妙。

[6]  见本文注2,页I。

[7] 《花营锦阵》原为蓝、黑、绿、红、黄五色之套色木刻印本,高氏所购为单色翻刻之木版。《秘戏图考》之英文书题为《明代春宫彩印》,其实全书四十余幅春宫图中仅十幅为彩印,其余三十多幅——包括作为该书最初主体的《花营锦阵》全册二十四幅在内——皆为单色,似略有名实不甚副之嫌。

[8] 与此有关的西文著作当然也有,但高氏认为这些著作充斥着偏见与谬说,故完全加以鄙弃,谓:“在这方面我未发现任何值得认真看待的西方专著,却不期然发现一大堆彻头彻尾的垃圾”(lfound no special western publication on the subject worth seriousattention,and a disconcertingly large amount of purerubbish)见本文注③,页XI-XII。

[9]  见本文注3,页XIII-XIV。

[10]  《医心方》,日人丹波康赖编撰(成于 984A.D.)。《千金要方》,唐初孙思邈撰。《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唐白行简撰(约作于800A.D.):对于此一文献之专题研究,可见江晓原:《〈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发微》。《汉学研究》九卷一期(1991)。

[11]  本文注2,页XI。

[12]  本文注2,页X。

[13]  本文注3,页360。

[14]  本文注3,页XIV。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