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高罗佩《秘戏图考》与《房内考》之得失及有关问题-4  

2009-03-04 21:24:44|  分类: 二化斋学术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中国文化》第11期(1995)

 

高罗佩《秘戏图考》与《房内考》之得失及有关问题(2008修订版)之四

 

江晓原

 

 

五、“两考”与李约瑟及“上海某氏”

 

   李约瑟撰写《中国科学技术史》(Science and Civilisation inChina)第二卷时,见到高氏赠送剑桥大学图书馆的《秘戏图考》。他不同意高氏将道教采阴补阳之术称为“性榨取”(sexualvampirism),遂与高氏通信交换意见。李约瑟后来在其书“房中术”那一小节的一条脚注中述此事云:

   我认为高罗佩在他的书中对道家的理论与实践的估计,总的来说否定过多;……现在高罗佩和我两人经过私人通信对这个问题已经取得一致意见[59]

  高氏似乎接受了李氏的意见,他在《房内考》序中称:

    《秘戏图考》一书中所有关于“道家性榨取”和“妖术”的引文均应取消[60]

  然而高氏在同一篇序中又说:新的发现并未影响《秘戏图考》中的主要论点,“李约瑟的研究反倒加强了这些论点”。[61] 而且《房内考》在谈到《株林野史》、《昭阳趣史》等小说时,仍称它们的主题是“性榨取”——只是说成“古房中书的原理已沦为一种性榨取”,[62] 算是向李氏的论点有所靠拢。

   《秘戏图考》至少八处提到一位“上海某氏”,此人是春宫图和色情小说之类的大收藏家。高氏书中谈到的《风流绝畅》、《鸳鸯秘谱》、《江南消夏》等春宫图册都是参照他所提供的摹本复制;他还向高氏提供了明代房中书《既济真经》、小说《株林野史》等方面的版本情况。

  对于他们之间的交往,高氏记述了不少细节,如关于春宫图册《鸳鸯秘谱》的摹本:

   该摹本是上海某收藏家好意送我的。他每幅图都让一个中国行家备制了六个摹样,一个表现全图,另外五个是每种不同颜色的线条的合成。他还送给我一个配图文字的摹本,以示书法风格。……我尤其要感谢这一慷慨襄助[63]

  此人还告诉高氏,《鸳鸯秘谱》中有六阕题词与小说《株林野史》中的相同,但是;

   不幸的是,在他赠给我一份关于那部画册的内容和词后署名的完整目录之前,我们的通信中断了[64]

  由于此人要求高氏为其姓名保密,所以高氏在书中始终只称之为“上海某氏”、“上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家”等等。至今尚未能确考此神秘人物究竟为谁,[65] 也不知在此后中国大地掀天巨变中,特别是在“文革”十年浩劫中,此人和他的珍稀收藏品是何种结局?[66]

 

六、关于“两考”中译本

 

   “两考”问世之时,正值中国大陆闭关锁国,《秘戏图考》未曾获赌自不必言,《房内部原版是否购入也颇成问题。[67] 信息是如此隔膜,以至“文革”结束后,有的饱学之士闻有高氏之书,仍如海外奇谈。[68] 所幸近年中外文化交流日见活跃,“两考”已相继出版中译本(1990、1992,详见本文注2、3)。

   如仅就此两中译本而言,《房内考》的价值要超过《秘戏图考》。首先,在《房内考》全译本已经出版的情况下,再出现在这个《秘戏图考》中译本意义不大——该译本已删去全部《花营锦阵》和其它所有真正的春宫图,以及所有的色情小说选段。那篇专论现在成了主体,而这篇专论中的几乎所有主要论点和内容在《房内考》中都有,且有更多的发挥和展开。再说高氏当初欲令“两考”相互补充,就在于《秘戏图考》中有春宫图和原始文献,今既删去,就无从互补了。其次,在编校质量上,《秘戏图考》中译本也有欠缺。比如对所引古籍的句读标点,高氏手抄原版也有几处小误,但中译本有时却将高氏原不误者改误;[69] 又如多处出现因形近而误之错字,等等。

 

   本文之作,要特别感谢台湾黄一农、许进发两先生惠然帮助提供珍贵资料。

 

1994年4月28日定稿

2008年8月12日再次修订

 

(全文完)

[59] 李约瑟:《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二卷,北京·上海:科学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页161。

[60]  本文注3,页XIV。

[61]  本文注3,页XIII。

[62]  本文注3,页316。

[63]  本文注2,页174。

[64]  本文注2,页137。

[65] 友人樊民胜教授猜测,此人可能是周越然。周氏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据说以淫秽色情书籍之收藏闻名于上海。周氏也确实发表过这方面的文章,例如“西洋的性书与淫书”(载《古今半月刊》第四七期)等。

[66] 高氏身后留下的收藏品,包括书籍2500种,共约一万册,倒是成了他母校莱顿大学汉学院的专门收藏。其中想必包治这位“上海某氏”送给他的那些春宫图摹本。

[67] 《房内考》中译者李零在“译后记”中说,1982年前后他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见到一册,“听说是由一位国外学者推荐,供中国学者研究马王堆帛书医书部份作为参考”。

[68] 参见施蛰存:“杂览漫记·房内”,《随笔》1991年6期。

[69] 例如《繁华丽锦》中“驻马听”曲末几句(中译本页215,页219~220;原版卷一,页200)、《花营锦阵》第廿一图题辞末两句(中译本页263、页426;原版卷二页158~159)、《既济真经》前言之中数句(中译本页375;原版券二页91)等多处,皆缘于对旧词曲之格律、古汉语常用之句式等未能熟悉。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