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传播科学需要新理念——《走近科学史…  

2009-12-24 11:20:00|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近科学史丛书》,江苏人民出版社,2009

 

传播科学需要新理念——《走近科学史丛书》总序

 

江晓原

 

 

  传统的“科普”概念,在18、19世纪曾经呈现过不少令科学家陶醉的图景。

  那时会有贵妇人盛妆打扮了,在夏夜坐在后花园的石凳上,虔诚地聆听天文学家指着星空向她们普及天文知识。那时拉普拉斯侯爵为他的“受过良好教育的”读者写了《宇宙体系论》这样主题宏大的科普著作,大受欢迎,他去世时已经修订到第六版,其中新增加的七个附录中居然有两个和中国有关(一个是关于中国古代“周公测影”的数据,一个涉及元代郭守敬测算的黄赤交角数值)。

  至少在19世纪,衣冠楚楚的听众还会坐在演讲厅里,聆听科学家面向公众的演讲。这样的场景让科学家感觉良好。在科学家和大众媒体的通力合作之下,营造出了科学和科学家高大、完美的形象,这种形象在很长时间里确实深入人心。

  基于20世纪50年代之前中国公众教育程度普遍低下的现实,在中国形成的传统“科普”概念,也是一幅类似的图景:广大公众对科学技术极其景仰,却又懂得很少,他们就像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仰望着从天而降的伟大的科学家们,而科学家则将科学知识“普及”(即“深入浅出地”、单向地灌输)给他们。这一很大程度上出于想象的图景,也曾在很长时间里让中国的科学家和“科普工作者”相当陶醉。

 

  然而,上面这番图景,到今天早已经时过境迁。

  有些今天的中老年人士,感慨“科普”盛况不再,常喜欢拿当年《十万个为什么》丛书如何畅销来说事,他们质问道:为什么我们今天的科普工作者不能再拿出那么优秀的作品来了呢?其实这种质问也是“伪问题”——因为当年的《十万个为什么》到底算不算“优秀”,是一个必须商榷的前提。事实上,如果将当年的《十万个为什么》和今天的同类书籍相比,后者信息更丰富,界面更亲切,早已经比《十万个为什么》进步许多。

  而当年的《十万个为什么》之所以创造了销售“奇迹”,那是因为当时几乎没有任何同类作品,故《十万个为什么》客观上处于市场垄断的状态。其实这种特殊机制下的“奇迹”在改革开放之前并不罕见,例如,“文革”结束后最早恢复出版的科普杂志之一《天文爱好者》,也有过订阅量超过百万份的辉煌记录。而今天国内的科普类杂志,能有几万份的销量就可以傲视群伦了。

  从更深的层次来思考,则另有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第一个是,在以往的一百年中,科学自己越来越远离公众。科学自身的发展使得分科越来越细,概念越来越抽象,结果越来越难以被公众理解。

  第二个是,中国公众(至少是广大城镇居民)的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最基础的科学知识都已经在学校教育中获得,对以《十万个为什么》为代表的传统型科普作品的需求自然也就大大消减了。

 

  所以基本上可以断言,传统“科普”概念已经过时——它需要被超越,需要被包容进一个涵义更广、层次更高的新理念之中。

  这个新的理念何以名之?有几个不同的名称,目前都在被使用:“科学文化”、“科学传播”、“公众理解科学”、“科学文化传播”等等。

  随着科学取得的成就越来越多,它从社会获取资源变得越来越容易,它自身也变得越来越傲慢。许多科学共同体的成员认为,科学不再需要得到公众的理解——它是那么深奥,反正一般公众也理解不了,广大纳税人只需乖乖将钱交给科学家用就行了。

  对于这种局面的批评和反思,早在20世纪下半叶就在西方发达社会中出现了,并且在大众传媒中逐渐获得了相当大的话语权。这种让科学共同体的某些成员痛心疾首的现象,其实未尝不可以视为一种进步。今天,科学家既然已经接受纳税人的供养,他们当然有义务让纳税人——亦即广大公众——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事?这些事有什么意义?这些事对公众和社会的福祉是有利还是有害?

  在这个新理念中,科学知识固然应该得到准确的、同时又是通俗的讲解——如果公众需要这种讲解的话,但与此同时,科学技术与社会、文化、历史等方面的关系,包括科学技术的负面作用、科学技术在未来可能带来的灾祸,我们应该怎样看待科学技术等等,也都是重要的内容。这是一幅科学与公众双方相互尊重、相互影响的互动图景,它取代了以往那种“科学高高在上,公众嗷嗷待哺”的单向灌输(普及)的图景。

  最后还有一点值得特别强调:如今任何一本优秀的科学文化书籍,都不必讳言自身的娱乐作用。如今“娱乐”对于科学来说不是耻辱,相反应该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因为随着公众受教育程度的持续提高,以及互联网带来的便捷信息,公众中已经极少有人会需要靠“科普”书籍去寻求工作、学习或生活中问题的解答。现在他们之所以愿意披阅一本与科学有关的书籍,经常是为了寻求娱乐——当然多半是智力上的娱乐。

 

  这套《走近科学史丛书》,就是实践上述“科学文化”理念的新尝试。各位作者皆为科学史界卓有成就的名家,书中所谈,除了科学技术本身,亦涉及与此有关的思想、哲学、历史、艺术,乃至对科学技术的反思。这种内涵更广、层次更高的作品,以“科学文化”称之,无疑是最合适的。

  前几年Discovery频道的负责人访华,当被中国媒体记者问道“你们如何制作这样优秀的科普节目”时,该负责人立即纠正道:“我们制作的是娱乐节目。”仿此,如果《走近科学史丛书》的出版人被问道“你们为何要出版这套科普书籍”时,我建议他们也立即纠正道:“我们出版的是科学文化书籍。”

 

 

江晓原

2009年9月20日

于上海交通大学 科学史系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