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十字》:科学怎么越来越让人不放…  

2009-12-12 13:24:00|  分类: 二化斋图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9年8月《科幻世界》

 

《十字》:科学怎么越来越让人不放心呢?

 

江晓原

 

《十字》:科学怎么越来越让人不放…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天花曾经是人类“消灭”的第一个致命传染病,1979年10月26日,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宣布,全世界已经消灭了天花病,并为此举行了庆祝仪式。这个胜利经常被用来证明“人定胜天”,也是科学主义最心爱的凯旋曲之一。科学主义的宣传还曾许诺:人类将来可以消灭所有有害病毒,从而让自己生活在一个生物学乌托邦之中(现在仍然有许多人持有这种想法)。

  但是实际上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目前世界上仍有两个戒备森严的实验室里保存着天花病毒,一个在俄罗斯的莫斯科,另一个在美国的亚特兰大。本来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在1993年制定了销毁全球天花病毒样品的具体时间表,但是后来因病毒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们在这个问题上发生了争论,这项计划被推迟了。一些科学家认为,天花病毒不应该从地球上完全清除。因为在未来研究中可能还要用到它。美国政府已向全世界表示,反对销毁现存的天花病毒样品,理由是美国必须作好对付生物恐怖威胁的准备,为继续研究对付天花的手段,必须保留这一病毒样品。

  《十字》的幻想故事就是从那个俄罗斯的实验室开始的。

 

  一个优秀的病毒学家,花费数十年时间,纠合一小批顶级的国际同行,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这个组织的每个成员颈上都挂着一个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十字架,故不妨就以“十字”名之。而这个组织的目的,竟是在地球上复活“天花”病毒!而且,这个组织的创建者、极受成员崇敬的首领认为,为了达到他们的神圣目的,各种手段都是可以考虑的,比如欺骗、以色相勾引等等。

  《十字》的故事中表达了一种颇为激进的观点:即所谓“广义人权”,不仅要保护动物的“人权”,这种保护甚至可以扩展到病毒身上——地球上物种(包括病毒)的多样性是神圣的,人类应该尽一切努力保护这种多样性。

  所以,在地球上消灭天花,就是对大自然生态平衡的粗暴破坏,只会招致大自然更可怕的报复,天花灭绝后所造成的“真空”,很可能引发更为离奇的病毒(比如艾滋病)前来填补。因此“十字”组织决定在地球上人为散布一些弱化了的天花病毒,以恢复大自然的生态平衡,而人类整体也能够通过激发产生对天花的免疫功能而从中获益——尽管在此过程中某些个体有可能被牺牲。

 

  小说《十字》中的一个重要角色,孤儿美女梅小雪,在学习了生物学、病毒学等知识之后,产生了害怕的感觉,她对老师说,这科学“咋越学越让人不放心呢”?这句话也许正是《十字》这部小说的主旨。

  小说从两个方面,表现了科学正在“越来越让人不放心”。

  第一个方面是小说中的一条情节副线,那个名叫齐亚·巴兹的恐怖主义者,他是“利用科学做坏事”的典型,他在美国念了书,受了良好的生物学训练,却不顾一切地策划和实施生物恐怖袭击,不惜自身充当“生物学人肉炸弹”,成为人类公敌。小说中此人的行动,恰好图解了美国国防部前副部长弗莱德·查尔斯·依克莱在《国家的自我毁灭》一书中所担忧的局面——恐怖份子利用生化武器、核武器实施大规模的恐怖袭击,将有可能导致美国国家机器的瘫痪和崩溃。所以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正在给所有国家的生存带来威胁,它还能让人放心吗?

  第二个方面则是“十字”组织的激进立场——要故意在人群中散布天花病毒。

  小说中的女主角梅茵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角色,她是“十字”组织的首领“教父”养大的孤女,对“教父”的所有指令都不折不扣地执行,为了完成任务甚至可以牺牲自己的色相。她后来在中国秘密培育出弱化的天花病毒,并在中国实施散布(只导致了一人死亡),为此她触犯了中国法律,她坦然接受惩罚,入狱十年。

  然而,梅茵的行动和“十字”组织关于地球生态平衡的理念,也逐渐得到了许多人的认同。在小说的故事中,中国政府后来对“十字”组织的研究采取了低调容忍的立场,并利用这个组织的研究成果,帮助制止了齐亚·巴兹在日本东京发动的疯狂的生物恐怖袭击。梅茵刑满出狱后,被“十字”组织成员们拥戴为第二任首领,她在中国生活工作,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学者。

 

  不过这部小说的微妙之处在于,对于其中梅茵等“十字”秘密组织的成员来说,要想简单地给他们贴上“唯科学主义”或“反科学主义”的标签,都相当困难。梅茵、她的义父、她的情人和丈夫等等,其实应该算是“仁慈的科学主义者”或“开放的科学主义者”。他们可以接受“广义人权”之类的动物保护主义乃至“病毒保护主义”观念,但他们在天花问题上的立场,却也未尝不可以被科学主义引为同盟军。事实上,“十字”组织的激进立场,本身就像走钢丝那样处在正义和邪恶的分界线上,很难让人放心。

  非常有趣的是,小说中还出现了一个叫赵与舟的角色——有些读者已经“索隐”出此人物的原型。作者让赵与舟扮演极端科学主义的代言人,而其人的冬烘之气,又有点像伽利略《关于托勒密与哥白尼两大世界体系的对话》中僵化的亚里士多德主义代言人辛普利邱。作者对赵与舟基本上是揶揄和怜悯,但有时仍然掩饰不住对这个角色的厌恶,比如说他“倒更恰如一个散发着灾难气息的男巫”。在赵与舟的立场上看来,天花的消灭当然是科学的伟大胜利,而且科学还将乘胜前进消灭更多的病毒。因此“十字”秘密组织的所作所为,在赵与舟看来是十恶不赦的罪行,所以他只盼着见到梅茵“被烧死在正义的火刑柱上”。

  总体来看,《十字》借助奇情异想的故事情节,对人性、道德、科学的善恶、要不要敬畏自然等等问题,都作了深刻的思考。足以名列近年国内原创科幻小说中最有思想深度的作品之一。

 

  《十字》(科幻小说),王晋康著,重庆出版社,2009年3月第1版,定价:28元。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