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费城印象:抵制全球化  

2009-11-07 09:12: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9年11月6日《第一财经日班》

 

费城印象:抵制全球化

 

江天一

 

 

  虽然费城没有美国最高的楼,最豪华的赌场,最惬意的海滩,却有一些无法复制的魅力——深扎于城市的历史文化里。这座被当地人昵称为Philly的城市,逃脱了全球文化同化的灾难,仅此一处,限量发行。

 

  背着行囊到达费城的时候是北美阳光最华丽的七月。石子路,红砖,满眼的绿色。独立宫,弗兰克林,弥漫着古味的街道。这一个个片断交叉在一起,描绘出美国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费城。

  费城是宾夕法尼亚州最大的城市,全美人口第六,但却只有排名第三的芝加哥人口的一半。费城早期的殖民历史,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很多有别于全球一体化的特色。正是在这座古旧但不衰老,丰富但不压抑的城市里,找到了美国难能可贵的“独特性”。

  踏上费城的街道,第一感觉就是贴心。何故?因为很多人行道上都铺了红砖,有别于车行道那冷冰冰的水泥地。斑马线也是由红砖铺砌成的,别小看这个不起眼的区别。过马路的那一刻,会明显地觉得行人优于车辆,这种感觉在硬邦邦的斑马线上可是找不到的。而整个城市也因为这些漂亮的地砖,形成了一套通用的体系。相比于六七十年代城市扩张化的产物——大片大片的高速公路,如此贴近行人的设计无疑让城市居住者惬意很多。

  说到费城,不得不提到一个人了——本杰明·弗兰克林。我们可能了解更多的是避雷针那些发明,但对于美国朋友来说,他就是红色革命里的重要人物之一。国父,独立,自由,这些关键词在费城是不会嫌多的。背包旅行的第一站就是弗兰克林故居(FranklinCourt)。不同于一般的故居,这幢3层的小“楼”没有门窗,没有屋顶,也看不到一片墙。准确地说,这是一处遗址,因为房子于1812年被夷为平地,考古过程中发现了一部分地基,再加上相当有限的历史资料,可以确定出房子的基本轮廓和形状,但立面和细节却完全不得而知。1976年,正值美国独立200周年纪念,建筑师文丘里(RobertVenturi)担负起这一困难的设计任务:重建富兰克林故居。他并没有依照脑海中的想象或当时的普遍情况进行重建,也没有用完全特异的形式来强调反差;文丘里另辟蹊径,采用了非常抽象的手法来建立起空间和尺度感——用白色的框架勾勒出外形,完全敞开的环境,非常解构但让人眼前一亮的做法。绕着“房子”走,可以看到几处地基,边上有解说,还有通往地下博物馆的入口。这里同时也是费城著名的邮政博物馆所在地。

  文丘里是美国著名的后现代主义建筑师。后现代主义常被打上“象征”“符号”烙印,譬如文丘里在纽约的AT&T大厦,用断裂的山花来戏?(nue?lue?)地表达其对古典主义的观点。同样地,在富兰克林故居的设计中,建筑师用极其抽象的手法表达他对场所感的认知:在废墟中重生的,有着相同骨架,却完全丢弃了任何表皮,用虚空来表现不复存在的实体。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手法的确比假想重建要巧妙不少。

 

  作为早期殖民地之一,费城不同于其他大城市的咄咄逼人,细心点就能发现欧洲小镇那细腻的风味。在我奔赴革命圣地独立宫(IndependenceHall)的路上,瞥到不远处的铺地忽然变成了鹅卵石。顺着鹅卵石,发现了一条古老精美的小巷子——Elfreth’sAlley。看了介绍才知道,我偶然闯入了全美最古老且仍在使用中的巷子。自从1702年开始使用,这里先后住过300多户人家。如今却只剩下三十来户。小巷很短,一眼就望到尽头。中午的太阳很耀眼,喷洒在活泼的红砖上,和青葱的盆栽上。每栋小房子都刷着各色油漆,虽然大体形状相似,但不同个体的细节设计都体现着居住者的个人喜好。相比冻结在博物馆的估计展览,这里的建筑还在呼吸着,在继续服务着费城人民,传承和费城文化的。另外,在这里能看到美国新英格兰地区特有的地下室入口,如同酒窖一般,木条钉成的木门下面是厨房所在,佣人专用,和主屋分开,以示等级差别。直到后来房屋有了连接地上地下的内部楼梯,这样生动的部件就消失了。

  对我这样的艺术爱好者来说,每个城市的艺术博物馆都是朝拜圣地。费城也不例外。这座博物馆可谓是名副其实的“朝圣”:坐落在宽阔笔直的FranklinParkway尽头,建在山坡上,用百来级宽广的踏步作为其宝座,显得地位格外崇高。和美国大部分城市的艺术博物馆相似,这所建筑有着新古典主义的外壳,但对于色彩的选择却有些与众不同。黄褐色的石头在阳光闪烁下让人想起古希腊神庙的粗犷与优雅并存。柱头和山花都色彩鲜艳,不同于古典复兴阶段人们对于古典建筑的误解——纯白的大理石。艺术馆的外部环境设计很用心,大台阶的另一侧是起伏的地形,搭配纯美的河流,异常动人。隔着斯库尔基尔河,隐约能看到树丛中掩映的小别墅,浪漫自由的形态和艺术馆正面端庄的大台阶形成了有趣的对照。在艺术馆里饱“餐”一顿之后,暮色已近。离开时依旧沿着大台阶朝圣,此时的台阶却有了完全不一样的面貌。跑台阶的,做撑起的,沿着坡道跑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各种肤色,都不亦乐乎。艺术馆到了休息时间就成了运动天堂,从白天的庄严典雅摇身变成活力四射。

 

  最后一天的旅行主题是费城大名鼎鼎的常春藤院校——宾夕法尼亚大学(University ofPennsylvania)。校园整体如同其它常春藤学校一般——成片的绿荫加上古老优美的教学楼,过滤掉了很多城市里的浮躁气息。设计学院的楼毫不起眼,灰色的混凝土外壳,散发着理性建筑的气息。1924年,梁思成先生就是在这幢楼里日夜为蓝图而奋战着。设计学院正对面遥相呼应的是1889年建造的费舍艺术图书馆(FisherFine ArtsLibrary),红砖雕砌,建筑细部丰富精彩,非常地吸引眼球。该楼起初是美术系学生的地盘,由于当时建筑系不收女学生的关系,林徽因小姐便进入美术系,仍然主修建筑课程。如今看着这两幢没有生命力的建筑,竟觉得梁林两位的性格正如同建筑风格一般,微风吹过婆娑树叶,恍惚间就回到八十年前,留下微凉的回忆让我们去咀嚼。

  回到本文开头所说的“独特性”,也可以说是文化扩张,西方国家的拿手好戏。在国内我们会看到来势汹汹的星巴克哈根达斯沃尔玛好莱坞,愤恨它们吞噬了我们宝贵的传统。来到美国,才看到这同化过程对其自身文化也有相当消极的副作用:太多太多的城市千篇一律,标准化的服务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便捷,却同时失掉了文化认同感。这一现象促使着美国人民频繁的搬家,也反过来受其影响。也许你会问:那费城是没有星巴克麦当劳么?很遗憾,不是。但难能可贵的是,费城一直在努力维持着其丰厚的文化艺术历史,抵抗着全球化的毒性。在这里,物质的舒适性可以和文化的独特性共存。但为了保持这个平衡,必须付出格外多的精力在文化维存上。

 

 

 

  评论这张
 
阅读(3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