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日食的意义:从《日食求言诏》到《…  

2008-07-28 16:43:00|  分类: 科学外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新发现》杂志2008年第6期

 

日食的意义:从《日食求言诏》到《祈晴文》

 

江晓原

 

 

  日食这种相当罕见的天象,在现代人看来,只是一种自然现象,当然也有一些科学意义,较大的如,相传1919年爱丁顿爵士率队进行的日食观测验证了爱因斯坦关于引力导致光线弯曲的预言——现在我们知道,那次验证在相当程度上是不合格的,真正合格的验证要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才最终完成。

  如今日食更多时候被当作一种“科普活动”的节日,常年被媒体冷落在一边的天文学家,在日食的前后几天,会有难得的机会在媒体上露露面,谈谈日食的科学意义。

  说句开玩笑的话,要是唐代有电视节目,那被请到电视上露面谈日食意义的,就会是僧一行之类的人物了。但是他们肯定主要是谈日食的“文化意义”——因为在中国古代,日食这一天象,被附上了太多的政治和文化。

  古代皇家天学家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预报日食。此事非同小可,如果失职,就有被杀头的危险!最著名的记载见于《尚书·胤征》:

  惟时羲和颠覆厥德,沈乱于酒,……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啬夫驰、庶人走,羲和尸厥官,罔闻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诛。政典曰: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

  此即著名的“书经日食”。羲和(相传为帝尧所任命的皇家天学官员)因沉湎于酒,未能对一次日食作出预报,结果引起了混乱。这一失职行为给他带来了杀身之祸。注意这里“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预报日食发生之时太早或太迟就要“杀无赦”)之语,若古时真有这样的“政典”,未免十分可怕。从后代有关史实来看,这两句话大致是言过其实的。

  要是觉得“书经日食”毕竟属于传说时代,尚难信据,那还可举较后的史事为例,比如《汉书》卷四“文帝纪”所载汉文帝《日食求言诏》:

  朕闻之:天生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谪见于天,灾孰大焉!朕获保宗庙,以微眇之身託于士民君王之上,天下治乱,在予一人,……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其不德大矣。今至,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匄以启告朕。

  汉文帝相信日食是上天对他政治还不够清明所呈示的瞥告,因此下诏,请天下臣民对自己进行批评,指出缺点过失——类似于现代的“开门整风”。

  将日食视为上天示警,这一观念在古代中国深入人心。所谓示瞥,意指呈示凶兆,如不及时采取补救措施,则种种灾祸将随后发生,作为上天对人间政治黑暗的惩罚。以下姑引述经典星占文献中有关材料若干则为例:

  (日食)又为臣下蔽上之象,人君当慎防权臣内戚在左右擅威者。(《乙巳占》卷一日蚀占)

  无道之国,日月过之而薄蚀,兵之所攻,国家坏亡,必有丧祸。(同上)

  人主自恣不循古,逆天暴物,祸起,则日蚀。(《开元占经》卷九引《春秋纬运斗枢》)

  《史记》卷二七“天官书”所言最能说明问题:

    日变修德,……太上修德,其次修政,其次修救,其次修禳,正下无之。

   “修德“是最高境界,较为抽象;且不是朝夕之功,等到上天示警之后再去“修”就嫌迟了,“其次修政”就比较切实可行一些,汉文帝因日食而下诏求直言,可以归入此类。再其次的“修救”与“修禳”,则有完全切实可行的规则可循,故每逢日食,古人必进行“禳救”:在天子,有“撤膳”(减少公款吃喝)、“撤乐”(暂停音乐伴奏)、“素服”(不穿豪华礼服)、“斋戒”(不和美女上床)等举动;在臣民,则更有极为隆重的仪式。《尚书·胤征》中羲和未能及时预报日食之所以会引起混乱,就是因为本来应该事先准备的盛大“禳救”巫术仪式来不及举行了。

  不过,到了后世,如果日食预报失败,也有“转祸为福”之法,例如《新唐书》卷二七“历志三·下”记载:

  (开元)十三年十二月庚戌朔,于历当蚀太半,时东封泰山,还次粱、宋间,皇帝撤饍,不举乐,不盖,素服,日亦不蚀。时群臣与八荒君长之来助祭者……不可胜数,皆奉寿称庆,肃然神服。

  东封泰山,即所谓“封禅”,被认为是极大功德,历史上只有少数帝王获得进行此事的资格。归途中预报的日食届时没有发生,被解释为皇帝“德之动天”,所以群臣称庆。但毕竟不可否认,这次日食预报是错误的,对此如何解释?

  唐代僧一行——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几个天学家之一—有著名的《大衍历议》,其中讨论当食不食问题,对于上引玄宗封禅归途中这次当食不食,他的解释是:“虽算术乖舛,不宜如此,然后知德之动天,不俟终日矣。”他表示相信,在上古的太平盛世,各种“天变”可能都不存在(这是古代天学家普遍的信念):“然则古之太平,日不蚀,星不孛(不出现彗星),盖有之矣。”在他看来,历法无论怎样精密,也不可能使日食预报绝对准确,因为:

  使日蚀皆不可以常数求,则无以稽历数之疏密;若皆可以常数求,则无以知政教之休咎。

  这是说,如果日食完全没有规律,那历法的准确性就无从谈起;但如果每次日食都有规律可循,那就无法得知上天对人间政治优劣所表示的态度了。我们甚至还可以猜测:这次错误的日食预报本来就是故意作出的——目的就是向群臣显示皇帝“德之动天”。

  即使到了20世纪,“科学昌明”的年代,关于日食也还能找出相当“文化”的八卦来。例如,1936年的日食,各国派出观测队前往日本北海道北见国枝幸郡海滨的一个小村庄枝幸村进行观测,当地的小学“枝幸寻常高等小学校”为日食观测时能有晴天而贴出了一篇《祈晴文》。其中谈到日食在科学上的重要性,以及此次观测机会之“千岁一遇”,因此祈求上天降恩放晴。天文观测本是科学,求雨祈晴则是迷信,但在这个具体事件上,两者竟可以直接结合起来——以迷信形式,表科学热情,真是相当奇妙的事情。

 

日食的意义:从《日食求言诏》到《… - 江晓原 -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图片说明:

  1936年日本“枝幸寻常高等小学校”为各国观测队顺利进行日食观测而张贴的《祈晴文》,见《民国二十五年六月十九日日全食北海道队观测报告》。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