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就《世界历史上的星占学》韩语版接受《东亚…  

2008-06-12 23:03:00|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8年6月5日韩国《东亚日报》

 

就《世界历史上的星占学》韩语版接受《东亚日报》记者访谈

 

江晓原

 

 

  我叫Jeong Yang-huan,是韩国《东亚日报》文化部记者。

  首先,恭喜您的著名著作《12宫与28宿——世界历史上的星占学》韩语版问世了。我觉得这部罕见的书很有意思,所以要在报刊上给韩国读者们介绍这部书和它的著者。为此,我要问您几条:

 

1. 江晓原先生,做为著名天文学者,您怎么会关注与星占学了? 那里有些特别缘起吗?

  其实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缘起。我毕业于天体物理学专业,但是因为长期研究天文学史,而天文学史与星占学的关系当然是非常密切的。在历史上,天文学与星占学几乎是无法分开的,那些最伟大的天文学家,比如托勒密(Ptolemy)、第谷(Tycho)、开普勒(Kepler)、中国唐代的李淳风、一行等等,同时都是那个时代最著名的星占学家。我们如果要弄清楚古代天文学的社会性质、文化功能以及它的运作情况,就必须对星占学有足够的了解。因为这个原因,我确实曾经对古代的星占学下过一番研究功夫。

 

2. 在世界历史上中国有最远久的星占学经验。您看来在星占学里有什么可贵的科学价值?

  用今天的科学标准来看,古代星占学留下的遗产中,最有科学价值的是那些天象记录,这一点在中国古代的史料中特别明显。中国古代的星占学家留下了作为星占学档案的系统的天象记录,这些记录可以用来解决当代的天文学课题。例如,中国当代最著名的天文学家之一,我的老师席泽宗院士,利用古代星占学档案考证新星和超新星遗迹,他的《古新星新表》是国际天文学界非常知名的成果。我本人也曾经利用古代的星占学史料,解决过困扰国际天体物理学界百余年的天狼星颜色问题。

 

3. 虽然现在可能是一个科学的时代,可是我想目前空前地兴旺着不少“非科学的”数术——星占和算命等等。您看为什么现代人仍旧倾向于这种“非科学的”数术? 而且请提示您对于这种数术所有的看法。

  关于这个问题,我做过一些思考。我认为,其实现代人很少真的相信这些非科学的数术,他们只是喜欢谈谈这些事情而已。人们在理性可以做出决策或选择时,绝大部分人都会听从理性;只有当理性无法做出决策时,人们不得不依靠某些超乎理性的原则来做决策,这时非科学的数术才有可能会成为决策依据,或者会成为提供心理安慰的理由。

 

4. 通过《12宫与28宿》,您要给读者们什么启示? 请略述一两个大意。

  我想要给读者的启示之一,恰好和你上面的那个问题有关。我在书中分析了一些古代非常著名的星占学事例,在那些事例中,星占学家显得非常神奇,他们仿佛真的能够通过星占而预知未来,但是实际上,我的分析表明,他们只是掌握了足够的天文学知识,同时又掌握了重要的政治和军事情报,再加上他们的经验和智慧,所以做出了正确的预言而已。

  我分析的著名星占学事例,还可以给读者另一个启示,那就是,虽然古代大多数人是迷信的,但是某些领袖和星占学家,在利用星占学达到他们的目的时,他们自己心里是完全明白的。这就是古人所说的“圣人以神道设教”——利用星占学之类的神秘事物,来达到教化百姓、引导百姓的效果。

 

5. 我觉得该本书里您侧重于西洋星占学的历史和意义,但是关于中国星占学方面的说明有点不足之处。我想,既然古代中国“天”念的主要特点在于抽象性,那么,归纳于抽象性一般规矩的“四柱八字”也可能包含在“天学”——或者“星占学”——的范围之内。可是,看来您所定的星占学概念是太限制在“观察天象”这一活动之内的。对于这点您的看法怎么样?

  你的感觉是正确的。最初这本书只是讨论西洋星占学的,因为关于中国古代的星占学我已经另外专门写过一本书《星占学与传统文化》,但是出版社希望我将中国古代星占学的主要内容也包括在本书中来,他们感觉这样本书会显得更完整。我听从了出版社的建议。所以本书中对中国星占学的讨论比较简要。

  中国古代的“四柱八字”算命法,其实与西方的“算命天宫图”(horoscope)起着完全相同的作用——即根据人出生的年、月、日、时,预言个人一生的祸福。但在中国古代,这完全在星占学的范围之外。因为中国古代的星占学是由皇家垄断的,它专门用来预测国家大事的,包括战争胜负、王朝更迭、年成丰歉、自然灾害等等,帝王的个人安危有时也包括在内。但一般平民的安危祸福,绝对不是中国古代星占学的对象——中国的星占学理论体系中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项目和占辞。

 

6. 老实说,现在韩国读者们还不太熟悉您的名字。所以请您介绍自己——比如说,除了《12宫与28宿》以外您最得意的著作,或者您最近注重什么方面的工作等等。

  那就厚颜介绍一下我自己吧。我现在是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的系主任,我是中国第一个天文学史专业的博士(1988年),也是中国大学中第一个科学史系的创建者(1999年),现在还担任着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的副理事长。在研究天文学史的同时,我也研究性学史,我也是中国性学学会的发起人之一。我已经出版了40多种著作,自己觉得比较重要的有《天学真原》(The Truth of Astrology and Astronomy in Ancient China,1991、1995、2004)、《天学外史》(An Unofficial History of Astronomy in Ancient China,1999)、《性张力下的中国人》(Chinese Under the Sexual Tension,1995、2006)、《回天——武王伐纣与天文历史年代学》(Yesterday Once More: King Wu’s Conquest Over Yin and Astronomical Chronology,2000)等。最近几年,我对于科学幻想电影和小说有浓厚的研究兴趣,一直在报刊上撰写这方面的评论专栏。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