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复制娇妻》:幻想世界中的东风西…  

2008-04-24 22:45:00|  分类: 亲近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8年3月5日《中华读书报》

 

《复制娇妻》:幻想世界中的东风西风

 

江晓原

 

 

  有一次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戏言:中国古代没有科学的时候不缺乏想象力,现在有了科学反而缺乏想象力了。当时那位美女记者要我举出古代中国具有想象力的例子,我就举了《西游记》、《封神榜》和《镜花缘》。上面的戏言固然有些过激,但从唯科学主义扼杀人们想象力的角度去理解,却也不是完全荒谬。

  没想到最近连续遇到两个媒体采访,话题恰恰都与此有关,令我对《镜花缘》中的想象故事刮目相看,感到李汝珍的幻想相当超前。

一个话题是由一部韩国影片引起的:娶一个机器人做太太如何?好不好?行不行?还有一个话题是关于在公众脑子里植入芯片,以便统一思想,这样做的合法性及合理性问题。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就看过的两部同名影片《复制娇妻》(The Stepford Wives,1975、2004),里面正好将这两个话题结合在一起了。2004年的翻拍的新片较原先那部在思想上有所深化,可惜仍未达到我希望的境界。不过我们如果借用影片虚构的故事框架,往下思考,还是相当有趣。

 

  在1975年版的《复制娇妻》中,故事大体是这样:一群苦于妻子不贤惠不温柔的丈夫们,聚居在一个小镇上,他们在镇上秘密复制贤惠温柔的妻子,然后过着幸福的生活。他们的复制娇妻,个个都是男人心中梦寐以求的理想女性:容颜秀丽,身材惹火,天天打扮得时尚而性感,白天温柔贤惠操持家务,晚上上了床则变成风情万种的风骚荡妇。这秘密被最后一个到来的妻子发现,但是为时已晚,她自己也被复制。对于娇妻如何复制这样的科学问题,影片采取了虚写的办法,基本上完全回避了。而原先的妻子们,则似乎是被谋杀了。影片在男人们的胜利中闭幕。

  到了2004年版的《复制娇妻》中,故事变成这样:同样是一群苦于妻子不贤惠不温柔的丈夫们,同样聚居在一个小镇上,复制贤惠温柔的妻子。不过这次“复制娇妻”的手段有所交代,是在妻子们的脑中植入芯片——科幻毕竟是最讲究与时俱进的嘛。

  为了夸张植入芯片的效果,影片交代,这些妻子原先都不是等闲之辈,不是大公司的CEO,就是高级“白骨精”,来到小镇之后,脑中被植入芯片,就此性情大变。从原先事事要强,在单位指挥男性,控制男性,在家里则凌驾在窝囊废老公头上的女强人,一变而成为世界上最温柔贤惠的妻子:她们安心操持家务,殷勤相夫教子自不待言,更会千方百计将自己打扮成老公喜欢的样子(看到女性为自己打扮,原是最能打动男性的),甚至努力学习老公喜欢的性技巧,白天扮演的是贤惠妻子,晚上上了床则变成火辣情人,夜夜将老公迷得死去活来。

  脑中植入芯片的秘密,终于被最后到来的一对夫妻发现,原来这个故事还真说来话长。

  却说有一位著名的女科学家,事业上勇猛精进,全力拼搏,谁知丈夫竟和她的年轻助手悄悄相爱,女科学家怒火中烧,愤而杀死了二人。此事对她刺激实在太大,她抛下原先献身追求的科学事业,决心利用她掌握的技术,在人间创造一个男欢女爱的乌托邦!于是来到这个小镇“创业”,弄出这个在妻子脑中植入芯片的乐园。而她的现任丈夫迈克——此间丈夫们的领袖——则是一个由她创造出来的机器人!

  影片的故事情节急转直下:最后来到的那位丈夫消除了众妻子脑中的芯片,他的妻子则杀死了迈克,女科学家眼看她一手创建的乌托邦毁于一旦,万念俱灰,竟追随迈克而去。众妻子反抗,反将众丈夫脑中植入了芯片。影片结尾时,众妻子重新做回女强人,她们的一众“上海丈夫”则乖乖在超市购物,商量着怎样讨好自己家中的河东狮子。

  和1975年版本相比,新版虽然变成在女人们的胜利中闭幕,其实思想仍然没有多少深度。为什么我们不考虑一下这样一种结局呢——如果妻子们原先脑中的“贤妻良母”芯片并未取出,而丈夫们脑中又被植入了“上海丈夫”芯片,那将会出现什么光景?

 

  我随口问身边一个“80后”小美眉:你看我上面设想的局面会怎么样?小美眉想了一下说:那样的局面是不会长期存在的。这答案当然不能让我满意,但是对于我们的思想实验,却也有一点推进。

  她的认识,其实就是《红楼梦》中林黛玉的认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这句名言,既经常被用来描述夫妻之间的关系,也曾被伟人用来描述政治上两大阵营之间的关系。其要点似乎是:平衡是无法稳定(持久)的。

  而我所设想的局面,会不会就是小说《镜花缘》中的“君子国”呢?那是一个“礼乐之邦”,国中“耕者让畔,行者让路光景,已是不争之意。而且士庶人等,无论富贵贫贱,举止言谈,莫不恭而有礼,也不愧君子二字”。在君子国的市场交易中,卖主力争是要付上等货,受低价;买主力争的是要拿次等货,付高价。

  “君子国”的要点,似乎在“好让不争”四字。

  以前那些分析“君子国”的文章,都众口一词指出那是不可能真的存在的,原因是人类的本性不可能没有私心,不可能真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但是如今在科幻世界中有了“植入芯片”的手段,人类的本性已经可以随意改造,对于“君子国”这个乌托邦的前景,就可以重新思考了。

  “君子国”的问题在于,“好让不争”在逻辑上有缺陷——当双方都要“让”的时候,就会变成一种新的“争”(所以在小说《镜花缘》中,君子国中的每一单市场交易都极为麻烦,都要旁人“作好作歹”相劝说合老半天才能成交)。小美眉断定这样的局面难以持久,似乎就和这一点有关。

  在林黛玉的认识中,贤妻良母配大男子主义的丈夫,或女强人配“上海丈夫”(我只是借用这个词汇,希望上海的丈夫们不要生气),都是可以稳定的;而贤妻良母配“上海丈夫”或女强人配大男子主义的丈夫,就都会争执不下,最终演变成或许形式相反但其实本质相同的荒谬局面。

 

  至于在公众头脑中植入芯片来控制思想、改造人性的任何方案,我都坚决反对。我认为那样就剥夺了人的自由意志,人将不复为人。

再说,这种用途的芯片中的程序谁来写?那个写程序的人不就会变成上帝(或魔鬼)了吗?这种植入手术谁来做?做的时候如何保证没有奸人上下其手?做手术的人自己要不要被植入芯片?他的植入手术谁来做?……我们一上来就会面临许许多多难以解决的问题。况且如前所述,即使真的实施了芯片植入,也会产生荒谬的后果。

  这种在人脑植入芯片控制思想的想法,只有极度的独裁者才会喜欢。幸好希特勒当政时这种技术尚未发明出来——这可比原子弹厉害多了!如果希特勒掌握了这样种术,弄得全球遍布他的“满洲候选人”(Manchurian Candidate——因一部同名科幻影片而形成的英语成语,指被人“洗脑”之后丧失了自由意志,完全听命于他人的人),那将成何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