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贵族天文学家的叛逆青春——关于第谷的往事之…  

2008-12-30 09:11:00|  分类: 科学外史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新发现》杂志2009年第1期

科学外史(31)

 

贵族天文学家的叛逆青春——关于第谷的往事之一

 

江晓原

 

 

  哥白尼之后,牛顿之前,在天文学上有过伟大贡献的人物,大家比较熟悉的当然是开普勒和伽利略。其实在16世纪的欧洲,名头最大的天文学家不是哥白尼,而是第谷(Tycho Brahe,1546~1601)。他曾经享受过丹麦王室提供的世界历史上独一无二的供奉——足以让此后所有的天文学家都妒火中烧。

  第谷又曾经和中国有过任何欧洲天文学家都不曾梦想过的特殊关系,但是他在当代中国公众中的知名度却非常之小——估计本文的读者中有不少人是头一次听说他的名字,他那些著名的天文学贡献也早已被今天的公众遗忘。

  第谷出身于北欧著名的贵族,这个家族曾在丹麦和瑞典繁盛了几个世纪。其父奥托曾任枢密顾问官,后来成为黑辛城堡的主人。奥托有五子五女,第谷是他的长子。不过第谷实际上由他叔叔抚养长大。

  第谷7岁开始由家庭教师上课,学习拉丁文和其它当时贵族子弟应该学习的知识。13岁入哥本哈根大学。这是路德派的大学,路德派宗教改革的精神导师梅兰希顿(Malancthon)在这里的影响几乎不逊于亚里士多德和经院哲学。

  第谷先学中世纪大学中的所谓“三艺”:文法、逻辑和修辞。这要求他学习希腊文语法、希腊—拉丁文学、雄辩术、亚里士多德的“辩证法”等等,还要学习拉丁修辞学著作和罗马著名尺牍作家的作品。随后他进入更高阶段的“四艺”:算术、几何、天文、音乐。第谷当年用过的一些书籍,包括一册《天球》(Sphaera mundi,Sacrobosco著)、一本医学手册、一部植物志、一册《宇宙结构学》(Cosmographia,Apian著)和一册《方位表》(Tabulae directionum,Regiomontanus著),都保存至今,可供今人推测想象一个16世纪大学生的学习光景。

  1560年8月21日,一次日食发生,在哥本哈根可以见到偏食,这一天象刺激了第谷对实测天文学的兴趣——这个领域将来要在第谷手中大放光彩。当时大学里并没有这样的课程,所以第谷自己搞了一册《星历表》(Ephemerides,Stadius著),自修起来。碰巧的是,这本《星历表》是以哥白尼日心体系为基础的。

  第谷是贵族子弟,不必为衣食、职位之类的俗事操心,所以他有条件先后在四个大学“游学”,尽管这种情景未必是他叔叔乐意见到的。

  在哥本哈根大学学习三年之后,他被送往莱比锡大学,他叔叔要他在那里学习法律。第谷此行居然有一个比他年长四岁的家庭教师“陪读”——家庭教师的任务是督促第谷全心全意学习法律,不让他旁骛到什么实测天文学上去。

  然而第谷对天文学的热爱却愈加炽烈起来,他省下钱来购买天文学书籍和仪器,并经常等家庭教师熟睡之后,偷偷钻研天文学。这时他又搞到了《阿尔方索星表》(Alphonsine tables)和《普鲁士星表》(Prutenic tables),前者以卡斯提尔的国王阿尔方索十世(King Alfonso X)命名,是基于托勒密地心体系的星表,在那时仍然是相对来说最优秀的;后者是哥白尼的追随者根据日心学说编算的。日后将以大型天文仪器建造驰名全欧的第谷,此时竟然只能偷偷使用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天球仪来熟悉星座。

  在莱比锡大学三年后,1565年,第谷离开了这所大学,此时恰好他叔叔去世,这使得第谷可以在天文学的世界中自由徜徉了。次年他来到罗斯托克,并考入当地的大学。罗斯托克大学是德国北部及波罗的海沿岸最古老的大学,当第谷进入时,这所学校已经在路德宗教改革的浪潮中接受了新教。在罗斯托克大学,第谷开始和一些搞炼金术、星占学、医学和数学的人时相过从,这些人对他日后的思想有所影响。现在他身边不再有家庭教师管头管脚,他观测了1566年10月28日的月食和1567年4月9日的日偏食。

  1566年底,20岁的第谷在罗斯托克大学上演了他一生中最八卦的故事:他在和另一个丹麦贵族决斗时被对方用剑削去了鼻子!从此第谷不得不一直戴着一个“义鼻”。这个假鼻子颇得那些富有八卦情怀的历史学家的亲睐,本来他们认为这个假鼻子是用金、银混合制成,但是当1901年6月24日人们打开第谷的墓穴时,却发现他的鼻尖部位有绿色锈斑,这表明他的“义鼻”中铜的含量很高。

  在罗斯托克大学三年后,第谷又考入了巴塞尔大学。这是他学习的最后一所大学。不过此时第谷的身份似乎和我们今天所熟悉的大学生相当不同:他已经不时在旅行中和一些天文学家会晤,并开始为朋友制作天文仪器。而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Frederick II)也已经正式给了他一个牧师会会员的职位。他此时的状态,也许有点类似于我们今天大学中的“博士后”位置。

  青年贵族第谷的婚姻也不是很正常。他从1573年也就是27岁起,就一直和一个名叫克丽丝汀娜的女子同居生活。他们共育有3子5女,其中有一个女儿后来嫁给了第谷的一位助手。这个女子的姓氏出身等等我们都一无所知,能确定是只有两点:克丽丝汀娜是她的名字;她没有贵族血统。虽然第谷一直和她生活到去世为止,克丽丝汀娜却没有正式的“名分”。不过按照古老的丹麦法律,一个女子若与某男子公开同居,并且“握有他的钥匙,和他同桌吃饭”三年以上,就被认为是该男子的合法妻子。

  父亲去世之后,第谷和大弟弟继承了父亲在家乡的领地,但整个家族中极少有人对他的科学热情持赞同态度。在沉溺于化学实验——那个时代通常和炼金术难分彼此——长达一年半时间之后,1572年的超新星将第谷拉回天文学轨道。这颗超新星后来被称为“第谷超新星”,第谷通过对它的观测和研究在国际天文学界崭露头角。

  在数年的旅行和讲学之后,第谷在天文学方面的名声越来越大。1576年,可能是由于黑森伯爵的推荐,丹麦国王弗雷德里克二世将丹麦海峡中的汶岛赐予第谷,并拨给巨额经费,命他在岛上建设宏大的天文台。

  一个世界天文学史上的神话开始了……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