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东边日出西边雨——江晓原的网易博客

 
 
 

日志

 
 

江晓原就《科学史十五讲》接受《科学时报》…  

2007-01-28 16:08:00|  分类: 年年岁岁一床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载2006年12月28日《科学时报》
 
江晓原就《科学史十五讲》接受《科学时报》访谈
 
问·钟 华
答·江晓原
 
 
  问:在《科学史十五讲》的封面上写着萨顿的一句话“在人文学者和科学家之间要建一座桥梁,这座桥梁就是科学史”,您怎么看这句话?
  答:在萨顿的时代,人文跟科学的疏离还不是非常严重,但是萨顿已经看到了这种端倪。所以他所主张的新人文主义就很重视科学和人文之间的桥梁。现在看来,他的想法极具远见,事实上,在他说了这句话以后,并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所以后来的事情愈演愈烈,桥梁非但没修起来,河倒越来越宽阔起来了。在西方的传统中,这种割裂还不那么严重。在中国就特别严重,因为我们的教育,很早就分科。连中学就分文理科,硬把这两者割裂。
  所以现在,萨顿提出的问题又有了新的意义,现在科学与人文之间,除了没有足够的沟通,关系也变得不友好起来。现在有些人认为人文不再具有与科学平等对话的权利了,在这种情绪下,我们再看萨顿的桥梁一说,就有新的意义。其实,两者首先要有沟通和了解,才会有良好的关系。所以,在当下,科学史就变得更重要了。事实上,这几年科学史在公众中的知名度提高了很多,这也不仅仅是靠少数人努力的结果,他们的努力也是顺应了这股潮流,主要是社会有这个需求。作为理工科的学生,学习科学史就等于是给他们留了一个接口,可以跟对岸的人有所沟通。这些迹象都表明,还是有很多人认识到了科学史的重要性。
 
  问:书中,您提到了科学史中的“内史”和“外史”,这两者的关系如何?现在的科学史学界对它们的认识是否也存在着问题?
  答:在以前的科学史和科学哲学界,有一些人把自己当成科学的附庸,或者是科学中比较边缘的一部分。在这种定位下,当然要以做内史为主,才能符合这种定位。所谓内史,就是科学发展过程中,内部的事情,通常都是一个又一个的定理是怎么被证明出来的。在早先的科学史中,这个确实是非常必要的,而且,早期的时候,科学史就是科学家晚年自娱自乐的东西,到了他们晚年创造力下降的时候,他们改而回顾自己的辉煌岁月,或者讲一讲前人的发展。这不是专业的科学史,是早期的科学史研究的局面遗留下来的传统,所以最初科学史肯定是有很多“内史”内容的。就是今天,内史的内容也是很重要的,它是基础。但是外史,它本身是科学史发展的必然结果,随着理论的发展,人们觉得如果我们还总是局限在内部讨伦一些问题的话,有些问题是不能得到合理的解决。这时候,我们要考虑外部的因素,比方社会的因素、文化的因素,等等,它们跟科学间的相互作用和关系,当人们考虑到这些因素的时候,外史就出来了。
  而且如果采用一些比较激进的观念的话,甚至可以认为“内史”和“外史”的界限现在都已经被消解掉了。本来我们认为科学结论、定理都是客观的,外面有一个客观世界,这个世界有它的规律。现在我们把它发现出来了,它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只是反应了客观世界的规律。在这样的认识下,内史当然是可以成立的,但是现在像科学知识社会学这些新的理论,认为所有的科学知识都有社会建构的成分,也就是说有人的主观成分在里面。即使任何一个知识,也有社会建构的成分,这样的话,对任何科学知识进行讨论,都不能忽略它的社会文化背景,因此,所有的科学史都是外史,根本就不存在纯粹的内史。这种观点当然是比较激进,我在书中也没有这么提,但是,从科学史发展的趋势来看,从内史扩展到外史是必然的。实际上,萨顿呼吁要修一座桥,没有外史的话,这个桥怎么能修起来呢?
 
  问:书中提到一个例子,就是“托勒密的天文学是不是科学?”这个问题涉及到科学与正确的关系,这也是科学史中很重要的一点吧?
  答:我们以前被灌输的思想是,科学当然等于正确。其实,仔细一想,我们很容易就会同意,科学当然不等于正确。刘华杰说过一句话“正确对于科学既不充分也非必要”,有一阵我们找了许多对类似这样的双非结构,所以后来我在本书的思考题中设计了一个题目:“类似的‘双非’结构,你还能找出几个?”来启发学生的思维。
  正确的问题对于我们怎样理解科学的图景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认为只有正确的才是科学的话,科学的历史就不存在了。就眼下的这些东西我们能认为是科学,马上它就会进一步改变。这个问题的提出对于学科学史的学生,还是相当重要的,所以关于这个问题,我在导论中花了不少篇幅。
  我们以前把科学描绘成人类从一个成果走向另一个成果的单线的持续上升的图景,而库恩最早颠覆了这种单向进步的图景,他所说的科学革命,就是一个新的范式取代旧的范式,这种图景就已经是阶跃式了。
 
  问:关于这本书的体例,这15讲是怎么安排的呢?
  答:15讲是根据一般通识课的课时设定的。对我们来说,是怎么在这15课时里安排?在这本书里,跟以前的科学史教材明显不同的是,以前的书通常会把所有的古代的内容压缩在很小的部分,而且越到现代越详细,我们在书里至少花掉了一半的篇幅来讲近代以前的,这样,一方面构成一个比较平衡的结构,另一方面,因为古代的部分在以前的教材里都讲得比较简略,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加强了。
  现代的部分,我们也没有按以前那样,给它按照时间,比如17世纪、18世纪……这样讲下来,而是通过一些专题,一讲就是一个专题,这些专题,从时间来说,也是有顺序的,比如某个年代就是某个学科大放异彩的时代,比如说近代化学、电磁理论、数学的发现、能量守恒等等,基本也符合大致的时间顺序,但是我们抛弃了按时间讲,而是按专题讲,有它的好处。这样,老师上课的时候就会比较生动而有吸引力。
  我们并不希望在这15讲里向同学传递一个完整的科学史,我们认为没有这种必要,因为科学史通识课程所面对的学生,绝大部分将来并不从事科学史的研究工作,他们只是通过上这个课程获得一个接口,让他们在人文与科学之间有所打通。对一个文科的学生来说,上这门课也许能提升他对科学的认识;对理科学生来说,也能提升他对科学的兴趣。
 
  问:现在大家提出一个重写科学史的口号,《科学史十五讲》是否也是重写科学史的一个尝试?
  答:所谓重写科学史,我们的意思有两重,一个就是我们重新认识科学的历史,我们用一种新的眼光去看它;另一重意思是说,我们写一种新的科学史,这里面更多地着眼于技术上的,比如我们的结构,我们的叙事方法、着眼点。刘兵认为这本书是重写科学史的重要尝试,这句话确实也是恰如其分,它确实是我们的一个尝试。
  科学史中并不是每一部分都是那么引人入胜的,有些东西是很乏味的,在《科学史十五讲》这样的通识课程中,我们没有必要把这样很乏味的、也不是很重要的东西都面面俱到地去讲。所以我们的十五讲,就是一些重点,不再是平铺直叙的。这个结构也是我们实践的结果,本书主要作者是我们上海交通大学科学史系的三位教授,他们一直在学校面向本科生讲授科学史,原来就有丰富的经验积累,而且在这点上,我和他们的想法是非常一致的。《科学史十五讲》在这个方面也是做了比较大的创新。
 
  问:这本书希望给学生传递一个怎样的信息,或者希望他们能从中领会到什么?
  答:给学生传递的信息,我想主要是这么几点:一是,通过这本书,对科学发展的历程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但是我们给他们描绘的这个科学的图景,跟以前的科学史是不一样的,我们认为本书所描绘出来的图像更合理,更能打动人心。第二,就是让学生对科学本身产生兴趣,这一点在相当程度上还是做到了。而对科学产生兴趣正是萨顿要造桥的前提。在这本书中,我们对人文有比较多的关注,所以这本书即使给文科的学生看(那些公式可以跳过),效果也是相当好的。

  《科学史十五讲》,江晓原主编,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11月第1版,定价:30元。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